我相信馬克思說「按需分配」的共產主義不但會出現,甚至會出現比大部份人想像來得早。

歷史唯物主義認為上層建築由經濟基礎決定,而說到底,經濟基礎是由科技決定。歷史唯物主義,其實是科技決定論。

所以,共產主義毋須等待資本主義總危機,全球無產階級革命,只要科技成熟,自然水到渠成。

之前我在這裡也分析過,清潔能源無成本源源不絕供應,有機無機物質輕易生產,而生產由機械人根據人類要求進行——人類只須掌握了上述三項科技,便無須工作,各種物質垂手可得,達到「按需分配」的境界。

現在看來,我們只要突破核聚變、燃料電池等科技,能源供應便不再短缺。三D打印和生物科技的深化,各種機械人的普及,廉價小規模生產各種物質將不是問題,個人及小社區可以自給自足,物質有如空氣,市場自然萎縮,最後消滅,私有制也因而變得沒有意義。

按目前科技發展的速度,上述條件於本世紀內當可以滿足,甚至於我國第二個一百年時已經見到雛型。

我們如今已經認定了可見未來的科技發展趨向,並且定了促進發展的規劃。奇怪的是,我們竟然毫無意識要調整上層建築,以適應和反過頭來促進未來的經濟基礎。

去年北歐和加拿大推出「最低收入」的新政,是朝這方向的嘗試,但可惜完全碎片化,大失意義,而且很難持續。

要保證越來越多人的最低收入,要求政府越來越大的支出。要是沒有稅收方面相應持續增加,政府將很快破產。

我曾經在這裡指出過,政府一方面要鼓勵研發和使用機械人,同時又要從機械人使用企業中抽重稅,通過提供公共產品和轉移支付養活日漸眾多的富裕勞動力。這兩者是有矛盾的。

我們需要在公共財政上作系統性的創新。  

(Visited 2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