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光山規模大,法師、信眾多,但在生活、弘法方面井井有條,星雲大師的管理發揮了很大作用 。星雲大師說他的管理思想就是「不管理,無為而治」,佛光山強調制度領導、唯法所依,大家有共識,共同認可,遵守制度。 

星雲大師

每逢新春佳節,星雲大師都會揮毫以墨寶給眾人送上新年祝賀。撰寫春節墨寶,以為人類祈福,祝願世界和平。而他對新一年的美好祝福,是要將愛遍灑人間。每年的「四個字」充滿著星雲內心的感悟,而且每年都體現了這個時代的精神,反映了星雲大師慈悲為懷的心境:「慈悲喜捨遍法界,惜福結緣利人天,禪淨戒行平等忍,慚愧感恩大願心。」 

送給2018年的春聯一筆字是「忠義傳家」。狗年的祝福,以「忠義」來表達吉祥祝福極為傳神,發人深省。星雲大師曾說:「世間上最可貴的情操,就是忠義,忠於感情、忠於責任、忠於友誼、忠於領導等。對上要忠,對下要有義,人我關係的情義,天地之間的道義,社會人群的仁義,宇宙養我、育我的恩義;我明白忠義、感謝忠義、實踐忠義,忠義是為得度第一法」。 

星雲大師一生忠於國家、忠於朋友、忠於佛教,從來沒有一絲動搖;星雲大師一生有情有義,行義護義、無數眾生受其大愛恩澤。社會公認大師一生就是忠義的典範。只有社會有情有義,社會才能祥和,道德才能重整。 

星雲大師猶如人生的教科書,他的一言一行,都會讓人受益匪淺。在過去的十多年時間中,有幸與星雲大師多次的訪問,每一次訪談都是一種人性的醒悟,人生的超越。 

星雲大師的管理思想 

近年,星雲大師年事已高,很少再見大師接受媒體訪問。不過,大師的「聲音」依然通過媒介在傳播,激勵人生,給人奮進的力量。 

記得最近一次採訪星雲大師是2014年的9月份。因為在不同場合與佛光山的法師們相處,看到佛光山法師、信眾都喜樂融融,生活、弘法井井有條。一個在世界各地有300多處寺院或機構的佛教團體,在世界各處有成百上千萬信眾的宗教組織,凝聚力來自哪裏?星雲大師的管理思想又是什麼?帶著這個問題到高雄佛光山拜會了星雲大師。 

高雄佛光山

大師聽說我想了解他的管理思想和管理奧秘,不經意中流露出「這不很重要」的表情。在大師認為,佛光山大眾的歡喜、快樂、有序,不是因為有什麼管理,而是「佛光山的人靠的都是自覺、自我要求,是自己找到角色和地位,認識自己我應該怎麼樣。」 

不過,星雲大師補充了一句:「自覺之後,有用、沒有用,有大用還是小用,我不知道。總之,待人要好、待人要尊重,要有平等心,不能有你是高等,我是低等的心態。我們在一起都是平等,吃的平等、用的平等,不要有差距,不要有對立,不要有高低。但在倫理上,你是長老,你是有負責任的,我是擁護你的,這個要他自覺了解,不是我教他的。教他,他不一定服氣,是自己感覺到要這樣做,他就心甘情願了。」 

問題是如何才能做到心甘情願?記得早年訪問星雲大師,他說,剛出家時,還是一個寺院掃地的小和尚,也會心有不甘,嘀咕:「為什麼只做掃地的活?」 

或許才開始都要有個過程,但星雲大師強調了精神,那就是:「要有信仰、信念。」對團體有信心,對未來有信心,對現實感到公平,對示範的人要敬重、要效法。因為大家都勤勞,也不講假期,也不要待遇,他自然感受到「無」、「沒有」的日子很好過。 

星雲大師講到,有很多朋友,在「沒有」的時候,大家都是好朋友,到了「有」的時候,就斤斤計較了。「我有《十修歌》:一修人我不計較,二修彼此不比較,三修處事有禮貌,四修見人要微笑,五修吃虧不要緊,六修待人要厚道,七修心內無煩惱,八修口中多說好,九修所交皆君子,十修大家成佛道,若是人人能十修,佛國淨土樂逍遙。你幫我去頌揚。」 

說到這兒,星雲大師要一旁的慈容法師唱給我聽,為了信眾便於記熟,容師父說,可以用幾種曲調來唱,有山歌快板、有揚州調等。 

《十修歌》教導自我修鍊 

問星雲大師,你的這些思想又是如何形成的? 

早幾年,星雲大師的老母親上山來,大師年數也大了,可以說是兩個老人的對話。講到過去的家庭,說出各自的感受,大家都是真心相待,他說:「我們的家庭就是不比較、不計較。」 

我脫口而出,那個時候窮,也沒有什麼可以計較的吧?  

星雲大師立馬答道,「窮」才好,我現在也要讓佛光山窮、弟子窮。這樣大家才懂得要奮發努力。過去講國富民窮,但我們的團體和個人要窮才好,把錢用於文化、教育、弘法。如果團體太膨脹了,不好,大家會爭著做「領導」。 

容師父在一旁補充:我們常常用《十修歌》跟信徒解釋如何自我修鍊,比方不計較,心裏會舒服,反而人會自在,因為計較也不能得到多少。為了讓信眾用這十種方式自我修鍊,帶來平安幸福的人生,就叫他要背起來,用唱的比較容易記得,可以讓他自己去領悟。 

容師父表示:「師父講的管理是自我管理,自己管理自己。一般的管理是上面主管來約束、同事之間的約束,但這樣容易互相有矛盾。」 

制度,才能真正起到約束的作用;因為制度是大家遵守,不是針對某一人的。佛光山強調制度領導、唯法所依,不是星雲大師訂出來的,而是大家有共識,共同認可的。 

星雲大師強調,有一個重要的佛教用語:「發心」,指的是開發自己的心,開發慈悲心、開發好心、開發向上心。「發心很重要。」我在眾中,我是大眾中的一個,我不特別。我們這裏如果有哪一個要求特別的人,恐怕不容易生存,因為難與大眾融合。」 

我問:如果一個人想要特權,要求特別,如何糾正他?星雲大師回答:「他想要特權,想要特別,人就會不擁護他,因此他不敢,他一定要改變自己。我們這兒都要改變自己才能生存,不是要求人家改變,要改變自己跟大家一致。」 

大師接著說:「這其中,信仰和信念起了重要的作用。一般在家人,有所求,欲望多,要求放假,要增加薪水……。佛光山的出家人沒有什麼欲望,他覺得我做事就好了,我愛人就好了,不提升自己的欲望,只發展他的工作,提升他的成就。有成就,就會有很多人來讚美,他覺得活得很自在、很歡喜。」無意中,星雲大師道出了他的管理思想。 

在台北,經常有人搖著旗子、示威遊行,要求政府加薪水。佛光山也有很多員工,星雲大師跟他們開玩笑:「你們也可以搞個旗幟搖搖,到朝山會館前要求加薪。」當然,星雲大師了解他們不會這樣做,只是說笑。果然員工們都回答:「我們不要,在這裏不需要加薪水。」 

「為什麼不要加薪呢?」 

在佛光山,清晨出門,即使是一份掃地的工作,這裏許多師父們見到面,都會問候一聲:「老伯早!」在這裏,人格的尊嚴受到敬重,這不是金錢可以買到的。 

所以,彼此尊重很重要,就是得益,就是互利。這種尊重是發心,是自覺。 

星雲大師的管理思想就是「不管理」? 

大師說:「對,就是不管理,無為而治。」 

這種「無為而治」還體現在佛光山的民主管理中。宗教管理,歷來大多長老制,都是聽師父的,哪有民主?為什麼佛光山可以實行民主管理? 

其實民主選舉在佛光山,已經實行很多年了,這也是很自然的過程,由星雲大師自己做出示範。早期,佛光山宗長的任期是六年一任,大師原本做了二任之後就要交棒,時值初開山,經大眾會議再做一任,做了三任之後,就退居二線。現在的宗長是四年一任,由民主選舉方式產生。 

其實,開山的星雲大師在佛光山數十年了,沒有一個人不希望他繼續在位,他說:「大家都不要我下台,要我繼續領導。但是我不能,制度是我訂的,民主是我提倡的,我不能不遵循,不這麼做就沒有制度了,所以照做。大家自我要求的民主,意義不一樣,自我要求就是民主的效果。民主不是我的,民主是共有的。」 

大家自覺遵循制度 

佛光山民主制定的制度,大家都會自覺遵循。像在佛光山,出家人連剃頭的時間都是一致的,規定同一天削髮。如果哪一個人出來,頭髮和別人不一樣,他就會覺得彆扭了。 

制度是受大家尊敬的,星雲大師說:假如他們要改,也是可以改的,如果認為這制度不好,經過會議通過也就改了。會議是公眾決定的,共同決定要實行。他們也不會輕易改,要改,都是因為看到民意或情勢有需要,大家有共識。 

訪談到後來,星雲大師說了:「佛光山的管理,我覺得不重要啦,佛光山的管理,就是佛教的管理,就是讓人歡喜快樂,我們這兒天天過年啊!心無城府,沒有嫉妒、貪欲、怨恨這些東西,所以很快樂。」 

出家人的管理和在家人有很大的不同,現在的企業團體管理就是讓你出效率,強調要賺錢。而佛光山的管理是要大家歡喜快樂,目標不一樣。「我們不要人家替我做出什麼成績,替我建多少廟,替我賺多少錢,我們不要這個。我們要規矩、要道德,要大家歡喜。」這是佛光山的管理追求。 

星雲大師反覆強調:「我沒有什麼了不起,但佛教的管理了不起。我是以佛教的管理為本。」他要我把「六和僧團」記住、推廣,並一一加以解釋。 

星雲大師編著的寶典

六項大眾共同遵守的原則 

佛教稱出家人共住的團體為「六和僧團」。六和,是六項大眾共同遵守的原則,可以讓僧團安樂清淨、和諧無諍。是哪六項呢? 

第一、身和同住:在行為上不侵犯人,是相處的和樂。僧團的大眾,沒有你住高樓,我住平房;你睡大床,我睡在地下的情形,都是平等共居,和合共住。吃的、用的,大家都平等的。一樣的衣服,沒有特殊。 

第二、口和無諍:在言語上和諧無諍,是語言的親切。僧團大眾共同信佛、讚法、敬僧,必須做到語業清淨,彼此說話懇切,言語柔和,一切以理性為訴求。星雲大師說,講話不能講敵對的、刺激的,要朝好處想、朝好處說。 

第三、意和同悅:在精神上志同道合,是心意的開展。大家依止在同一信仰的基礎上,因此心意共通共有,不會「幾家歡喜幾家愁」,是普遍平等的歡喜。最後大家就共同歡喜。 

第四、戒和同修:在法制上人人平等,是法制的平等。僧團大眾受持戒法,進退有節,儀禮有據,上至住持大和尚,下至參學僧眾,一樣吃飯,一樣修持,一樣要威儀莊嚴,持戒守法。 

第五、見和同解:在思想上建立共識,是思想的統一。在佛教裏,佛陀是領導中心;法是三法印、四聖諦、十二因緣等,為大家共同依止、理解;戒律是共同遵守的規約。思想見解一致,即共同成就的前提。 

第六、利和同均:在經濟上均衡分配,是經濟的均衡。僧團大眾,不論是金錢或物資,乃至知識上,大家受用均等。 

星雲大師提倡人間佛教,而這些守則在社會大眾、企業管理中同樣適用,企業團體以此管理,社會就和諧了。「胡錦濤用了『社會和諧』,我呢,則倡導五和。」 

星雲大師對我說:佛門有謂「叢林以無事為興隆」,實際上要人和,才能無事。在僧團,平時以「六和敬」來維繫人事的和諧;對於社會大眾,我則提出「五和」的理念,即「自心和悅、家庭和順、人我和敬、社會和諧、世界和平」。 

依星雲大師所提倡的「五和」,是從小擴大,先從自我做起,能自心和悅後,再慢慢擴大到家庭,就能家庭和順,進而擴及社會,在與人相處上,人我和敬,自然就能夠社會和諧,甚至逐漸達到世界和平的目標。從自己開始,我心裏很高興、很快樂,窮也沒關係,但我很快樂。大師說:「這將來可以寫一本書的。」 

大師的中華文化佛教寶典 

說到這兒,星雲大師拿出一本書來──《獻給旅行者365日──中華文教佛教寶典》,然後讓我高聲朗讀他寫的序,大師深藏多年立志出版此書的心願躍然紙上。《365日》不是童話,也不是聖經故事,而是星雲大師呈獻給旅行者們的中華文化佛教寶典。 

這是一本星雲大師用了50年時間致力編著的寶典,至今才圓夢。早在50年前,他「就有志於此一工作」,讓眾生在一日又一日,一月又一月,一年又一年的人生旅途中,面對徬徨無助,悲歡離合、榮辱毁譽,成功的喜悅、失意的傷感時,有中華文化的勵志精神指點迷津予以相助。 

回到香港,我撰寫了《365日》讀後感:「星雲大師給你一生的寶典」,發表在香港《文滙報》副刊。 

星雲大師在大陸有一個文化教育公益基金會,他有一個設想,要選拔青年「好苗子」,以此讓年輕人得到提升、成長。那次臨分別時,大師囑咐我準備參與到年輕人的教育培養中。 

這幾年,無論是台灣,還是香港,年輕一代培養的重要性越來越受關注,回想星雲大師所言所行,他所關心的,他要做的,他急迫思考的,都是社會最關切的。 

星雲大師的管理思想,其實,就是縱貫人生的思想,是人生哲學的道理。   

(Visited 14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