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月來美國連續發表的幾份文件,已經赤裸裸裸的對中國和俄羅斯表示敵意,並以此動員其國民一致地針對中俄。我們對國上下都要很清楚,和平和發展依然是我們奮鬥的目標,但是新冷戰已經正式開展了。

反觀我們內部,那些美國放個屁都是香的公知大V不說了,在專家學者之間,仍有不少人對美國抱着不同程度的幻想。

這難怪,自上世紀70年代中美修好開始,我們幾代人都生活在對美友善的輿論環境中,40多年沒有對美國作過即便一點點的批判。

與之同時,我們不斷宣傳美歐如何先進,我們要努力學習,接軌。

於改革開放初期,我國高層不少人像前蘇聯的戈爾巴喬夫那麼天真,認為只要行選舉民主和市場經濟,美國便會大力幫助我們。

時至今天,我國絕大部份國民的奮鬥目標,就是要過美式生活,雖然他們並不知道這是十麼一回事。他們只知道,美國就代表先進,美國就是好。

因此,我們當下對美國唯一的心防,只是日漸強大的民族主義,主要是過了三十多年好日子所養成的自信和樂觀。特別是年青一代的「小粉紅」,他們一經較大和較長的挫折,恐怕很難堅持其淺薄的自信和樂觀。

「四個自信」是需要鞏固的,只是到目前,我們連喊要自信都不多,更不說要真的自信了。

我們要面對下一階段複雜的中美爭,一定要同時做好武器的批判,和批判的武器,才能持續發展。 

 

(Visited 3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