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待喚醒的「新香港人」意識

文/鄧飛(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主席)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在香港社會芸芸眾生的身份認同當中,有自知自己是新移民的,卻少有自認是「新香港人」的;更有自知自己是新移民而有自卑感和焦慮感的,卻少有自認是「新香港人」而充滿自信心和自豪感的。如果香港新移民 在融入社會的過程中,仍舊停留在從新移民到香港人這種脫陸入港式的被動同化心態的話,不可能指望他們能以「新香港人」的身份意識為香港社會注入新的、健康的社會動力和價值資源。

政府應提升新移民的工作能力,協助在社會能自力更生。
政府應提升新移民的工作能力,協助在社會能自力更生。

上述的話說得非常刺耳,有論者可能反駁道:今天的新移民已經不是過去那種弱勢經濟和教育背景的了,海歸和來港讀大學的內地人士也越來越多,他們不可能如舊時的內地新移民那樣處於自卑的心理狀態。好,我們看看一些數據:

先看直接從內地移民到香港的統計。根據2011年特區政府統計處發表的數據顯示,內地來港人士中擁有專上學歷的比例是16%,低於全港27.7%的水平;擁有高中學歷的比例是28%,也低於全港31.4%的水平 。這個統計數據雖然是針對2011年之前的,但由於單程證配額相對比較穩定,每日單程證配額為150個,實際使用大約140個左右,每年有四萬多內地新移民,故此這個統計比例能夠反映一個比較長期穩定的內地新移民教育背景。更值得關注的是,上述統計報告還揭示了一個非常重要的就業現象: 50.2%的內地新移民是留在家中料理家務,也就是不就業的家庭主婦,遠高於全港22.2%的水平。如此教育背景和就業狀況,能夠對新移民人士有過高的社會參與要求嗎?

港漂十年累積不到十萬人

然後再看看內地來港入讀大學和最後選擇留港工作定居的,也就是俗稱的「港漂」。根據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UGC)歷年年報統計顯示,過去十年,來港讀大學的內地學生有增無減,從2004年3362人,大增至2014年的11610人。另外,內地生畢業後留港發展而獲批簽證的數字,亦逐年上升,由 2008年2653人,增至2014年9714人 。但是,獲批簽留港發展的內地畢業生未必人人從此定居香港,有不少中途離開香港回到內地或到海外,到底有多少港漂最後定居香港超過七年成為永久性居民呢?無論是特區政府,還是民間團體和學術機構,居然都沒有任何統計數據。因此,只好估計每年大約有幾千人,十年累積下來也不到十萬人。

港漂在港生活環境狹
港漂在港生活環境狹

最後看看從海外留學學成來港定居工作的,也就是俗稱的海歸人士,包括在香港專上教育界從事高等教育工作的,以及從事工商專業工作的。根據香港海外學人聯合會的統計,截止至2010年,持工作簽證來港工作的海歸人士也是逐年上升,從2006年1125人,到2010年的5118人 。這是一批教育程度最高,工作專業性最高的人士,應該最為符合對「新香港人」界定的合理期望。不過,人數也只是每年幾千人,比內地來港讀大學的人數還要少,與整個內地新移民人數相比就更少了。上述三類「新香港人/來自內地新移民」的人口比例大約是四萬多:九千多:五千多,這已經是對後兩者作最樂觀估算的了。

新香港人/來自內地新移民這個群體本身內部的教育程度、生活經歷和工作背景就已經是天淵之別,如何能夠期望他們能享有共同的一個身份認同,繼而享有共同的、有別於本地出生港人的價值理念認同呢?有論者認為,至少他們都有一個共同之處,就是都來自內地,有內地的教育和生活背景。好了,有共同的內地背景,來到香港就有共同的身份認同和價值觀念嗎?

脫陸入港的心理需求強

根據香港城市大學公共政策學系葉健民教授的研究顯示,內地新移民人士(這裏主要指上述第一類,並未包括港漂和海歸)內地移民在不少議題上的看法,其實和本地出生人士的取態相差不遠,並且隨着居港時間增長,兩者的立場更有明顯的同化趨勢。為什麼會這樣呢?原因可以有很多,除了本身處於弱勢而又時刻面對本地社會歧視的新移民人士在脫陸入港的心理需求方面比港漂和海歸要熱切得多之外,香港媒體的因素也是決定性的,因為本地出生的港人和內地新移民其實都是閱讀香港本地的報章媒體,自然在對香港和中國內地的新聞認知方面,乃至在價值觀方面就日益趨同了。「新香港人」中的內地新移民人士,他們的價值理念隨著在港生活的時間越長,其實就越趨於本地香港人或者說「舊香港人」認同,新則未見其外現,舊已成型而入之。

剩下的就是港漂和海歸這兩類人數少但相對強勢的「新香港人」,香港集思會在2013年發表過一個針對港漂的調查報告,發現針對近年的陸港矛盾,大部分「港漂」認為很正常,主要源於殖民地歷史、地方保護主義、兩地文化習慣差異、港人對生活不滿的發洩等。他們一般對陸港矛盾處之泰然。值得留意的是,「港漂」雖被香港的教育制度及工作環境吸引,但同時流動性極強,問卷調查的結果指出,超過7成「港漂」打算短期內留港工作,但只有28%受訪者認為香港是長遠理想發展地點,39%長遠選擇返內地 。「港漂」,既然心態仍舊是漂泊過客式的,那又如何能以主人翁的意識,積極投身參與到香港社會的各種事務當中去呢?最後是精英中的精英:在港海歸,有關這個群體的調查幾乎沒有過的!唯一可憑常理推測的是,哪裏有更好發展機會,哪裏就更吸引他們。正如錢學森先生所言:科學無國界,但科學家有祖國。同理,海歸人士無論去到哪裡,再廣闊的國際視野仍舊扎根於深厚的家國情懷,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但面對當下日漸沆瀣污濁的香港社會政治氣氛,分屬清流的海歸精英,看不慣而憤慨的有很多,但很難要求他們捲入這種泥漿摔跤似的港事之中。

基層、港漂、海歸,三者各有所思所慮,這樣一個新香港人群體,客觀共同背景是有(內地因素),但主觀的身份意識和價值理念卻仍未有效建構。同時,香港反對派已經吹響了要爭取新移民選票的號角,強勢的香港核心價值又挾主流媒體之優而傳播整個社會,如何建構新香港人的獨特身份認同和價值理念,才是「新香港人」這個提法得以為香港社會貢獻正能量的關鍵所在。最後,姑且穿鑿附會,以節選《水滸傳》中魯智深的一首佛偈作結:忽地頓開金繩,這裏扯斷玉鎖。咦!……今日方知我是我。■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