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戰在上世紀90年代初蘇東崩潰而結束,中共就此作了深入的研究,免重蹈亡國亡黨覆轍。這是一個切入點,但未必完全有助我們面對今天的新冷戰。

 

從冷戰的角度看,冷戰就是資本主義和會主義兩個制度的競賽,亦即是兩條統一戰線的對壘。前蘇聯的失敗,直接的關鍵還不在於她制度僵化,貪污腐敗,而在於她眾叛親離。

 

南斯拉夫、匈牙利、東德、波蘭等一一背叛,統一戰線崩潰了,蘇聯終於連自己都失去了信心,要向資主義靠攏,搞「新思維」。

 

這確實是一個制度問題:前蘇聯對社會主義錯誤理解,再加上自己的帝國主義思維,把整個主義陣營按照其利益作中央計劃,粗糙的分工,弄到怨氣沖天。

 

而美國雖然同樣自私自利,但充分調動市場力量,以靜態的比較優勢,作陣營內部分工,矛盾容易協調。

 

這說明市場規律對資源調配,遠比中央計劃更合理和有效率。因此,我國改革開放,便正面肯定市場規律,並且認定社會主義與市場並無先天性的矛盾。

 

剩下來的另外一個制度問題,便是有沒有選舉「民主」。但是今天俄羅斯已經既不是一個社會主義國家,而且還有普選,但美國依然要針對她。可見這只是一個借口,美國說你是民主,你便是民主,說你不是,你便不可能是。

還有,有不完全統計,1946-2000年間,平均每9次選舉,便有一次受到外國干預,當中有70%是來自美國干預。

 

所以新冷戰完全不是制度和意識形態之間的競爭,而是美國赤裸裸的要維持霸權地位所挑起,新冷戰純粹是利益之爭。這就是新冷戰的本質。 

(Visited 4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