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學近日研製出一種新型抗體藥物,能保護細胞不被愛滋病病毒感染。參與研究的港大學者彭劼接受《超訊》專訪,表示這種新藥有可能徹底清除潛伏人體的病毒,從而讓愛滋病毒感染者完全恢復健康,不需要持續吃藥。

長久以來人們談論愛滋病的時候,總是帶著絕望和恐懼的情緒。這種疾病被視作是洪水猛獸,一旦患上,就幾乎相當於被判了死刑,醫療界對此展開的研究可以追溯至上世紀20年代。

隨著生物科技和醫學研究的深入發展,很多曾經可怕的疾病也有了治療的希望。最近港大醫學院傳來的一則好消息,似乎給愛滋病的治療帶來了一股希冀。香港大學4月26日宣佈,該校研究團隊研製出一種新型抗體藥物,能保護細胞不被愛滋病病毒感染和清除愛滋病病毒。

香港的醫療水平長久以來一直處於世界領先的水平,這個事實毋庸置疑。但是一度以來,香港的科研能力遭到懷疑,有數據顯示香港在論文發表的數量上逐漸被亞洲其他國家地區遠遠趕超,正在進行的科研項目也少有成果出現。正當人們在糾結香港科研能力的時候,這個蓄勢待發的城市用一系列的成績來說話。此次愛滋病的突破性發現就是其默默耕耘的成果,愛滋病這一人類醫療史上攻克的難題,一經突破,將是里程碑式的發現。這對人類延長壽命和基因藍圖的構建都有影響。

《超訊》記者採訪了香港大學醫學院愛滋病與癌症研究方向的學者彭劼,他是年輕優秀的免疫和病毒方向的博士和研究者,目前他除了做研究還在香港科學園工作,主管醫學項目R&D。在和他的對談中,我們逐漸了解這次研究成果的重要意義。彭劼對愛滋病的完全治療懷著希望,更對香港醫學研究充滿信心。醫學的進步給人類的明天帶來希冀,香港科研的進步也將會給香港的明天帶來發展。

超訊:這種新型的抗體藥物對於愛滋病治療有什麼意義?

彭劼:目前愛滋病已經不是絕症,通過持續吃藥治療,可以把體內病毒控制在非常低的數量水準(甚至常規檢測不到的水準),從而讓愛滋患者恢復到正常生活水準,越早開始接受治療後期生活品質越高,甚至女性愛滋患者通過堅持吃藥控制病毒數量後是可以生育出健康嬰孩的。

但這裏面有個問題,就是必須要每天持續吃藥不能中斷,一旦中斷那麼患者體內的病毒又會爆發增長。其原因在於現有藥物,主要機制是通過阻斷病毒的核酸或者蛋白的複製過程,從而起到抑制病毒的作用,但都不能從感染者體內徹底清除病毒,病毒會長期潛伏在CD4+T細胞以及巨噬細胞體內。每天持續吃藥,不僅經濟開銷巨大,而且很容易漏服造成病毒數量反彈,最主要的缺點是長期服藥病毒很容易發生突變產生耐藥性,雖然可以通過多種藥物搭配交叉使用來延遲耐藥性的產生,但仍然有病毒數量反彈的風險。

港大愛滋病研究所(HKU AIDS Institute) 陳志偉教授的新型抗體藥物,在一部分小鼠體內實現了徹底清除潛伏在CD4+T細胞內的病毒。從概念上證明了這種新型抗體設計思路,在將來是有可能徹底清除潛伏在人體內的病毒,從而讓愛滋病毒感染者完全恢復健康,而不再需要持續吃藥抑制病毒。

就像前面介紹的,病毒除了會潛伏在CD4+T細胞,還會潛伏在巨噬細胞等其他細胞裏面。這次實驗中潛伏在小鼠巨噬細胞的病毒有沒有被徹底清除,目前還沒有數據。而且目前只是在小鼠上完成驗證,在靈長類動物或者人類上會不會同樣有效,還需要深入研究。如果順利,在未來三到五年內完成靈長類動物體內試驗,之後便可以計劃展開人體臨床試驗了。所以離真正的新藥上市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超訊:香港大學的這個團隊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這個愛滋病抗體研究的?前後經歷了多長時間?中間遇到了哪些困難?

彭劼:這個專案從最開始的構思到專案申請再到現在發表初步研究成果,前後經歷了8年,兩代博士生共同完成的。類似的專案,研究所還有很多。因為解決愛滋病目前有多種思路,除了通過新型抗體來治療,還可以通過調節人體自身免疫功能來實現,研究所的每一個碩士/博士生和博士後都有至少兩個專案以上,大家之間既有合作也有自己主要負責的。所以要說這次的媒體報導對團隊有什麼影響,一方面是社會對於基礎科學研究的關注,能夠鼓舞這些科研人員;另一方面就是名聲的擴大,有助於研究所之後的科研經費申請。

超訊:香港醫學研究乃至科學研究的現狀是什麼?

彭劼:至於香港的醫學研究與醫療水準,我覺得這是兩個需要分開討論的問題。醫學研究,以及其他的基礎科學研究,不論是整體現有水準還是人力資金的投入,在全球環境下來看都是相對落後的。這一方面是因為香港的科研起步晚,之前政府也不重視,近些年隨著港科院與香港科學園的成立,政府在政策與資金上才較之前有更多傾斜,但也不是很大。說一個具體的例子,香港政府的醫療相關的科研基金有HRMF,HCPF,HCPS等,但都是一年一期,這對於需要多年的基礎科研是十分不利的。因為一旦連續兩三年沒有明顯的結果進展,那麼後續基金申請就很困難了。

超訊:香港在世界上是醫療水平處於較高水準的城市之一,您認為是科研團隊的力量,還是政府幫助的支持,或是其他原因?

彭劼:香港的醫療水準高,我個人覺得首先是因為公立醫院私立醫院私人診所的三頭並進,政府醫療補助的高投入與商業醫療保險的發達,這樣可以讓每個階層的人都能享受到醫療保障。第二就是先進醫療器械與藥物引進制度。一種新藥的誕生,在世界各地都需要申請上市,不論是美國還是中國,都需要在當地進行完整的臨床實驗,也就是說美國FDA通過的藥物想進入中國上市,就得在中國再進行一次臨床實驗,反之亦然。這就大大減慢了新藥進入市場的速度,要知道臨床實驗短的需要三四年長的十幾年都有。

但香港就不一樣,對於新藥上市,只是審批國外已經批核過的新藥證明檔,所以新藥上市的時間大概只需要一年左右就可以拿到批准檔(當然,這樣做的根本原因還是因為香港缺乏先進科技與人才研製新藥,同時人口基數也不足以進行大規模臨床試驗)。另外,即使是香港暫時還沒有上市的藥物,也可以由醫生根據病人個案進行特殊申請,而不用等藥廠去跟政府申請。比如癌症治療新藥Keytruda在香港正式上市一年前,香港的私立醫院及診所已經開始常規使用了。 

(Visited 361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