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兩國在關稅問題上劍拔弩張之際,一艘滿載美國大豆的貨船正開足馬力,希望在中美兩國互征關稅前抵達大連港。如果不能趕上,就要多交幾千萬人民幣的關稅。

 美國時間7月6日淩晨0:01(中國時間7月6日12:01),美國正式實施對價值34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徵收25%的關稅。

美國總統特朗普星期四下午表示,如果中國採取報復行動,美國將啟動目前暫緩的對2000億美元進口中國商品的徵稅,之後再按照需要啟動目前暫緩的對3000億美元進口中國商品的徵稅。

美國國家統計局的資料顯示,美國2017年全年從中國進入的商品總額是5054億美元,也就是說,川普總統將準備對所有來自中國的進口商品增收關稅。

中國宣佈,會對同等價值美國商品加征相同額度的關稅。根据海关总署关税征管有关负责人的表态,中国对美部分进口商品加征关税措施已于北京时间6日12:01开始正式实施。但還沒有公佈反制的具體措施

7月5日,中國商務部發言人說:「中方絕不打第一槍,但如果美方實施徵稅措施,中方將被迫進行反制。」

美國把主要徵稅對象放在包括汽車、飛機和資訊通信技術等818項商品,將中國十分看重的高科技產品納入目標。中國作為報復,將對美國產的大豆、牛肉和汽車等545項商品徵稅。

《華爾街日報》說,美國出口商正在爭相在中國徵收反制關稅前將中國名單上的商品運往中國各地港口;北京已經有牛排館將美國牛肉選項從菜單上剔除;中國進口商開始增加進口巴西大豆,今年5月進口量較去年同期增加了30%……

經濟學家認為,因為中國對美國出口遠高於美國對中國的出口,美中貿易戰對中國傷害更大。但華盛頓智庫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加裏·赫夫鮑爾(Gary Hufbauer)認為,但由於兩國政治環境不同,川普面臨的國內政治壓力要高於習近平。

他說:「在政治層面,中國政府對中國人民把這場貿易戰描繪成是一場對抗美國人和美國政策的必要、愛國的責任,所以中國國內的政治代價會比美國要低。」

一位位於北京、長期關注中國政策的學者艾倫迪·埃克認為,一些依靠出口的城市或許會遭受最嚴重的影響。但他也補充說,當局正在制定防止危機全面爆發的舉措。

埃克認為,如果中美這兩個世界最大經濟體間的貿易戰耗時漫長並且拉入其他國家或諸如歐盟這樣的貿易集團,風險情形將會更為嚴峻,或將嚴重破壞全球供應鏈,並且可能影響中國的國家安全。

埃克在接受美聯社採訪時說:「如果全面爆發貿易戰,歐盟被牽扯進來並且有許多以牙還牙的情況發生,中國方面已經得出結論,這種情形或許使全球貿易價值下跌70%,受影響的不僅有經濟,國家安全也會受影響。由於中國需要能源,需要食物,他們正在進行國內改革,使其對全球市場更為依賴,這就是你們為什麼會看到中國更為積極的外交政策並且支持多邊體系。這與我們今天看到的或許不同。」

上海財經大學教授餘智表示,北京或許錯誤估算了關稅對出口商們本就已經極微薄的利潤所造成的損害。

餘智認為,第一階段針對中國技術出口的關稅造成的影響或許是可控的,但如果川普按其威脅使用的施加全面關稅,將大幅減少中國出口商們的利潤並將導致股市出現股票拋售。

他對美聯社說:「如果貿易戰進一步擴大的話,它還會對中國與外國的投資者的信心產生衝擊,導致他們拋售中國企業的股票,拋售債券,拋售人民幣,這會給我們的股票市場,債券市場與人民幣匯率市場造成很大壓力。」

2018年,川普關稅令此起彼伏,中國不斷接招。

今年1月22日,川普對來自中國的太陽能光伏產品和洗衣機徵收最高達30%的關稅。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太陽能板生產國。此舉引發中國不滿。

3月8日,川普政府簽署命令,以保護美國國家安全為由,對進口鋼鐵產品徵收25%的關稅,對進口鋁產品徵收10%的關稅。雖然中國鋼鋁產品對美出口並不大,但中國商務部官員說,美國是在濫用世貿規則中「國家安全例外」條款,是在對多邊貿易體系進行破壞。

4月初,中國宣佈對美國的7類128項進口商品中止關稅減讓,在現行適用關稅稅率基礎上加征關稅,對水果及製品等120項進口商品加征15%的關稅%,對豬肉及製品等8項進口商品加征25%的關稅。

6月15日,川普政府宣佈將對價值約500億美元的1100種中國產品徵收25%的關稅,並指出目的是為了對抗「中國製造2025」計畫。中國立刻反擊,宣佈將對美國商品徵收對等關稅。

6月18日,白宮要求美國貿易代表擬定一份清單,對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加征10%的關稅,並威脅,如果中國繼續反擊,美國將對額外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再追加額外關稅。

如果川普政府將這幾次徵收關稅威脅付諸實施,這將意味著中國對美國出口的幾乎所有商品都要面臨關稅。中國官方的新華社說,這將是「一場史無前例的貿易戰」。

(Visited 62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