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群的婦女靜默地在雨中穿行於城市的街道。她們身穿紅色斗篷,頭戴白色軟帽,低垂著頭,就像從吉利德(Gilead)的場景裏走出來一樣。吉利德是作家瑪格麗特•愛特伍(Margaret Atwood)在1985年所著的反烏托邦小說《侍女的故事》裏構建的政教合一父權社會。

然而,這是發生在布宜諾斯艾利斯的真實一幕。女示威者於當地星期三要求墮胎合法化。在阿根廷,因非法墮胎導致的併發症是危及產婦健康的主要因素。

據美聯社消息,遊行至阿根廷首都的國會大廈時,一名示威者朗讀了一封愛特伍親自寫的信。

「沒有人想要墮胎,即使是在安全合法的條件下。」這位加拿大作家寫道。

「但也沒有人想看著孕婦因非法墮胎而倒在浴室地板失血過多而死。那我們應該做點什麼?」

抗議者在布宜諾斯艾利斯身著侍女裝。

在全球很多地方,婦女權益的倡導者,尤其是關注生育權利與墮胎議題的人,正將侍女裝作為運動的象徵。這個來自《侍女的故事》小說及其同名改編電視劇的形像正在遊行、示威和社交媒體上走紅。

跟據亞馬遜網站的統計,愛特伍這部1985年的小說是全美2017年最多人閲讀的書。Kindle和有聲書的銷售記錄顯示這本書在美國的48個州高居榜首。毋庸置疑,由伊麗莎白•莫斯主演的同名改編電視劇在Hulu播出,很大程度上為這本書帶來新一波熱度。活動倡導者指出,特朗普2017年1月就職上任總統後,人們對婦女權益的擔憂也促使了對此書的關注。

競選期間,共和黨對女性進行不雅評論的視頻流出。特朗普關於”要對墮胎婦女有所懲罰”的言論亦引起了墮胎合法化支持者的警覺。特朗普隨後解釋說,要懲罰醫生及醫護工作者,並非孕婦。

與此同時,墮胎合法化反對者對特朗普提名佈雷特•卡瓦諾為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法官候選人感到高興。一旦通過,保守派將佔高院多數席位,反對者希望推倒1973年羅訴韋德案在全美範圍內墮胎合法化的判決。

墮胎合法支持者擔憂艱難爭取到的婦女生育權利受到威脅。愛特伍的反烏托邦是這種擔憂的殘酷具像,一幅婦女受盡壓迫的速寫。小說作者在她的個人推特賬戶上多次突出提到這些遊行抗議。

「唐那德•特朗普的最高法院任命佈雷特•卡瓦諾是對我們艱苦爭取到的基本權益和自由的直接威脅。」全國墮胎及生育權利行動聯盟(Naral)墮胎合法化美國小組說道。該組織致力倡導婦女生育權利和墮胎合法化。

從2017年三月,Naral在德克薩斯州的活躍分子間歇性穿著侍女服在德克薩斯州政府大樓發起遊行示威反對墮胎非法化的立法。這系列遊行是侍女遊行在現代首次獲得國際關注的其中一個典例。

「這並不是Naral德克薩斯分部首次用到特殊裝束。」Naral德克薩斯分部時任執行官海瑟•巴斯比去年告訴The Verge。

「早在2015年,我們中就有人穿著醫生袍遊行反對另一項墮胎限制。我們預感這種做法行之有效,然後電視劇播出隨之引發原著小說的又一股熱潮,所有一切都是完美的結合。」

隨著侍女裝遊行走向全球,多個記錄類似遊行的Facebook小組和推特賬戶應運而生。

多倫多的侍女裝抗議者

2018年2月,克羅地亞婦女權益倡導者穿著類似紅袍遊行抗議其政府不簽署《伊斯坦布爾公約》,該公約旨在消除對婦女暴力和家庭暴力。克羅地亞議會四月投票通過簽署公約。

今年五月,穿著侍女裝的遊行者夾雜在貝爾法斯特抗議北愛爾蘭墮胎禁令的遊行隊伍當中。在都柏林,成功促使愛爾蘭共和國歷史性公投推翻墮胎禁令的運動發起者當中,亦有身著紅衣白帽的女性。

美國總統特朗普七月初訪問英國。在倫敦,國際特赦組織的一位婦女人權項目經理基婭拉•卡普拉羅,身在聲討特朗普的遊行隊伍當中。和她一起參與遊行的朋友穿著侍女裝。在遊行集結地,他們還遇到了身穿類似服裝的其他抗議者。

卡普拉羅告訴BBC記者:「我很早前讀過這本書。」

「我覺得這本書越來越不反烏托邦。當我一聽說會舉行遊行示威,我知道我一定會穿上侍女服。」

「這種做法的象徵意義非常強大,那就是不要一味將女性作為生殖工具生殖的工能。這告誡我們需要小心謹慎。」

卡普拉羅女士出生在意大利,現居倫敦。自1978年義大利公投,懷孕90天內的墮胎在她的家鄉合法化。然而,在這個天主教主導的國家,醫護人員有權因宗教原因拒絶實施手術。義大利約有70%的婦產醫生拒絶實施墮胎手術,這一數字在過去20年裏顯著增長。

「這不僅發生在美國,它發生在世界各地。」卡普拉羅女士說。

(Visited 11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