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首都國際機場,是中國最繁忙的國際空港,每天有大量航班在這裏起降,無數旅客來來往往。在旅客中,明星屬於一個特殊的存在,他們所到之處前呼後擁、一呼百應。

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由於明星受關註程度很高,一條以明星為中心的機場追星利益鏈悄然形成。

明星私人信息被明碼標價

粉絲想要到機場接機或者送機,必須提前知曉明星的航班,那麽這些明星的航班信息又是從何而來呢?

記者在微博上輸入關鍵詞「明星航班行程」,搜索到一些販賣明星私人信息的博主,這些賣家會在微博上發布明星出行的時間和地點,想了解具體的航班信息,需要私信賣家。

記者以粉絲的身份加上了一個賣家的微信,個人簡介顯示對方從事航班在線查詢工作,目前正在招代理。

查看這名賣家的朋友圈後,記者發現對方不只販賣明星的航班信息,還出售明星的遊戲賬號、音樂App賬號、微博小號、微信號等,甚至包括手機號和身份證號,並且全部用拼音縮寫表示。對於含敏感詞的信息,賣家一律不予以回覆。

另據了解,這些明星的私人信息,因為種類不同,價錢不等。一般微信號和手機號的標價都是88元。

「黃牛」販登機牌助粉絲刷關

除了販賣明星的私人信息,賣家還提供「刷關」服務。

刷關,是粉絲機場追星常用的手段之一:粉絲得知明星的航班信息後,購買相近時間段的機票,過安檢,陪著明星一起候機,把明星送上飛機後,再出來退票,只損失二三百元的退票費。

記者通過相關賣家進一步了解到,不同於以往購買機票再退票的刷關,還有一種方法是使用賣家口中的「刷關卡」。只要花200元,把個人的證件信息提供給賣家,就能拿到一張「刷關卡」。

從賣家提供的圖片中,可以看到所謂的「刷關卡」就是一張電子登機牌。

賣家稱,「只是讓你刷關刷進去,跟著明星,送他上飛機,但是你不飛就可以啦。正常情況下你沒有機票是不能過安檢的,但是刷關的話,就可以刷進去」。

記者通過航空公司客服了解到,每位旅客只有一個登機牌,登機牌上的信息和飛機上的座位都是一一對應的。也就是說,飛機上的座位,如果被「黃牛」或其他人動過手腳的話,可能會對應兩張或多張登機牌,只有通過正規渠道購買機票的旅客,登機牌上的信息才是有效的,而花費200元從「黃牛」手中購買的「電子登機牌」(刷關卡),只能通過安檢,進去看偶像而已,不能用來登機。

同一架航班、同一個座位的信息竟然出現在兩張登機牌上,難道不會被查出來嗎?

記者向賣家提出了質疑。賣家稱,「不會,那麽多人都刷,為什麽你會被查出來?這肯定是不會被查出來的,因為刷關本來就是和航空公司合作的」。

記者翻閱了賣家的朋友圈,發現一張聊天記錄截圖,內容大意是:北京,抓了三十多個sg(刷關)的,未成年人給家長打電話,成年人罰款,第二次拘留+罰款2000,第三次,禁飛一年。

記者就此圖向賣家求證,並表達了自己的擔憂。

對方告訴記者,「我們做這個刷關很少被抓到。上次之所以被抓,是因為大家都在傳這個明星的航班,明星太火了,而且因為有些人刷的次數太多,所以就被抓了」。

在溝通過程中,對方多次強調自己的「刷關卡」是和航空公司內部有合作,不會出問題。

今年7月11日,中國民用航空局專門下發了《關於加強粉絲接送機、跟機現象管理的通知》,其中有一條就是要嚴格內部人員管理,嚴防內部人員進行工作以外的信息查詢並利用職務之便泄露知名旅客的行程信息。強化保密意識,加強保密教育,簽訂保密協議。

粉絲後援會管理層福利優越

記者在采訪中還發現,販賣明星信息之所以會日益普遍,是因為粉絲群有著巨大需求,他們在獲取偶像的航班信息後,以個人或粉絲後援會的形式前往機場接送機。其中,粉絲後援會作為一個人數眾多、魚龍混雜的群體,其內部存在著比較複雜的利益關系。

吳雨(化名)是一名大二的學生,高一時開始參加應援,觀看過許多明星的演唱會和路演,見過各種「大場面」。雖然混跡粉圈多年,但是吳雨從來沒有加入過正式的官方後援會。

「我都是自己找一些QQ群加入,正式的後援會要求太多了。我一開始嫌麻煩,讀書的時候沒有空,後來是喜歡的人越來越多不方便。要交會費啊,然後每年明星來當地,從接機到會場布置到送機全程,後援會的成員都要參與,打榜、投票、刷數據也要負責。」吳雨說。

據吳雨介紹,「就會費來說,有的是每年交一點,有的是一次性交多少,都不一定。內地的好像都不太多,大約在三四十元左右吧。港台的好像就有區別,有的可能一百多元。因為不同後援會的要求和福利都不一樣,所以都說不太準,而且這種東西就是你真的喜歡也就不會覺得貴」。

粉絲加入後援會,除了每年必須交納會費之外,每次有活動和接送機還需要額外交費。

「租大巴需要另交錢,或者這次應援需要的東西很多,像北上廣這樣活動多的地方可能花銷也大,其他的地方像二三線城市一兩年來一回,也沒有太多花銷。」吳雨說。

人數龐大的粉絲後援會內部並非雜亂無章,成熟的官方後援會往往都會設置財務、統籌、管理等部門。

吳雨告訴記者,「後援會的管理層和經紀公司都有直接溝通,有些後援會的官微直接會被公司接管當作半個官方號用。後援會的這些管理層一般就是年頭多、先組織起來的,但也有可能是後期能力不行被經紀公司換掉再指派的,也有可能自己脫粉爬墻」。

另據介紹,這些在後援會中身處高位的管理層,被稱作「粉頭」,既掌握明星資源和信息,又管理著後援會的大筆資金,是聯系經紀公司和粉絲的紐帶,福利十分優越。

後援會高層集資後卷款逃跑

但是並非所有管理層都是不求回報、默默付出的,後援會內部也存在貪汙現象。

「什麽情況都有,經常有團票集資之後高層卷款逃跑的事情發生。」吳雨說。

吳雨給記者舉了一個例子,在選秀類節目比賽過程中進行投票和應援,需要花很多錢,參與投票的賬號需要大批量購買,然後發送給打榜投票組。在這個過程中,因為一開始沒有人能預設花多少錢,所以會集資一筆錢,給後援會或者給負責的個站,讓他們拿這些錢去做應援或者打榜投票。但是因為比賽期間太忙了,沒有時間做賬目明細,所以後援會提出錢不夠時,說開一個賬號就開一個賬號。

「當比賽結束後,開始算這些賬目的明細時,就容易發現問題。比如,集資的錢沒有全部都用到地方,有可能管理層卷款逃跑。有的後援會在比賽剛結束就宣布管理層換人,或者是管理層自己以精力有限為由要求閉站,以上情況很有可能是管理層圈了一筆錢在手裏,怕被抓出來,所以閉站或解散後援會。」吳雨說。

吳雨告訴記者,她本來打算去送一次機的,後來臨時有事沒去成,現在是懶得去了。

「我那次就是打算刷關進去,想提前買張差不多時間段的機票過安檢,等明星登機了或者去VIP了,我就把機票退掉。其實我也有很熟的‘黃牛’,但是我不喜歡買刷關卡,不想暴露個人信息。機場接機現在也有規定了,大面積擁堵影響其他旅客出行會上黑名單的,而且我現在覺得接機其實挺影響藝人休息的,所以也就不愛去了。」吳雨說。

(Visited 35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