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個香港來的外來者,也當上了江南華西村的主人。本來以為這只是偶然而為,但事實上,在華西村,人人都可以做主人是村黨委書記吳協恩根深蒂固的價值觀,是他村民當家作主的民主理念。

過去,作為華西村的村民有好待遇,起碼住上別墅、開上好車、年底分紅吃穿不愁。很多人羡慕華西村,大多是沖著華西村民先富起來。不過,今天的華西村,要成為村民,要成為主人,先要有認同感,要認同華西精神,認同華西共同富裕的價值觀。華西人均年收入已超過九萬人民幣,成為人人贊訟的「天下第一村」,那可是幾十年憑理念苦出來,幹出來的。

那是在華西村主辦的「華西青年智慧論壇」上,我被請去在第六期論壇上作了「信仰、信念,信心、信任、信譽——華西五信價值觀」主題演講。這是華西村很著名的內部論壇,是思想交流,汲取知識的平臺。也是培養年輕人的講堂。一個最基層的村級單位,村民的演講水準讓人刮目相看。每一期論壇吳協恩都會出席,並作總結發言成為慣例。

筆者在第六期華西青年智慧論壇上演講

第七期「華西青年智慧論壇」 我又有幸被邀請參加並且發言。這天晚上,吳協恩也到了,但他沒有和我們一起上前坐第一排。他的腳不慎扭傷,就悄悄坐在最後,方便把腳擱起來減輕痛楚。

第七期「華西青年智慧論壇」

「華西青年智慧論壇」是華西的重要活動,每次各級村幹部都到場。開始由年輕人作演講,村裏的長者、幹部作點評。後來,吳協恩說了,這是一個表達思想、觀點的好平臺,不能只是青年講,村裏的長者、幹部都應該輪流上臺講,年輕人也可以來點評,「因為大家都可以作主人」。作華西的主人,吳協恩講了:「五湖四海,一個都不能拉下」。華西的主人,不僅是因為有投票權,還表現在表達權和受人尊重的權利。

那天晚上論壇開始,吳協恩書記沒有出現在第一排。我發覺,沒有村民為此感覺好奇、感到奇怪。論壇如常進行,書記吳協恩在與不在完全一樣,一直到晚上十點鐘結束。在緩緩往會場外走的人流中大家才看到吳協恩在後排起身一拐一拐往外去的身影。

我最後一個發言,變為第七期論壇的總結,這原來是吳協恩書記在活動最後點評的時刻,卻由我這個外來人代替了。事前,沒有人告訴我:這晚,我的時刻很重要,還以為就是一個普通發言。實際上卻是代替村幹部作了主人。

村裏的重要活動,即使吳協恩腳傷了,他也完全可以拐著腳上臺講話,表示受傷了還關心著華西村民、關心著華西的活動。他沒有這麼做,也根本不需要。

因為,事後我還在為代替了吳協恩書記作總結而不安時。吳協恩平靜地告訴我,書記只是華西村的代表之一,在華西村,人人都可以成為主人!在華西人看來,「你平時做的好,在這個論壇上你講的好,你有信仰,你認同華西的價值觀,你就可以是華西的主人。」

吳協恩讓華西村村民人人當家作主,不管你是否本土出生,只要在華西村生活、工作,認同華西,為華西做過貢獻的,都可以成為主人,這不是一般講講的口號。

每年「八一」建軍節,華西複退伍軍人的表彰大會,就是讓那些為華西發展作出貢獻的退伍老兵們深感做華西主人驕傲的時刻。

吳協恩請作出貢獻的複退伍老兵上台,介紹他們的事蹟、為他們頒狀,讓他們感受到作為華西村主人的驕傲。一位河南來打工的複退軍人趙春橋評上優秀退伍軍人,受到表彰的他感受到脫下軍裝依然是最可愛的人。吳協恩還把他十多年未見的老父老母從河南老家接來了,趙春橋感動的跪在父母面前泣不成聲,場面感人。吳協恩書記對我說:「不把老父母接過來,老人年紀大了,真不知何年何月能相見,我不能怠慢這些為華西作出貢獻的主人啊!」

還有受到表彰的退伍軍人最最想念的老戰友,這一天,不僅出現在華西村的螢屏上,還意想不到的出現在華西的舞臺上。幾十年未見的戰友擁抱在一起,臺上台下的老兵都流下了感動的眼淚。

讓村民當主人,吳協恩重視儀式,大家有主人的感覺;讓自己和村民處於平等地位,書記不坐第一排,他又忽略儀式。時時處處,吳協恩書記牢記村民當家作主的理念。

(Visited 3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