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端新技術 塑造生活新形態

文/王亞娟 紀碩鳴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雲時代」已來臨
「雲時代」已來臨

香港電影《寒戰II》中,周潤發飾演的立法會議員在徒弟歐咏恩死後手機毀壞的情况下,在雲端上找到其生前調查到的關鍵證據——一張照片,一舉識破前警務處長蔡元祺的陰謀,劇情安排扣人心弦,也顯示出了雲端處理的特色,將雲端在數據存儲領域的强大優勢推到了台前。事實上,雲計算領域的發展由來已久,它爲人類生活提供的便捷也遠遠不止這些。

早在1961年,當人工智能之父麥卡錫提出「計算可能有一天會被組織成一個公共事業」時,他可能尚未被大多數人所理解。然而十年後的今天,其預言在雲計算時代成爲現實,這場技術變革正席捲全球。世界範圍內雲計算市場規模已逾1800億美元,它不僅提供前所未有的工作方式,更有可能重塑人類的商業模式乃至社會形態,宣告「雲時代」的來臨。

「雲」——互聯網的另一種說法,指計算機群,每一群包括了幾十萬台、上百萬台計算機。這片「雲」能組成强大的數據中心,從而發揮出無與倫比的計算與存儲能力。個人工作、生活與商業行爲都能變得「在線化」,一旦接入「雲」系統便能迅速按需求進行數據運算,我們終於不再因爲電腦硬盤被毀而束手無策。

現行互聯網的app生態
現行互聯網的app生態

類似於從古老的單台發電機模式轉爲電廠集中供電的模式,計算能力也能够作爲商品在市場上流通,像水電一樣,具備規模經營、使用方便、價格低廉、按需計費的特徵。最大的區別在於,「雲」是通過互聯網而非有形實體進行傳輸,能够支持用戶在任何位置使用任何設備獲取服務。這是繼1980年代從大型計算機轉變到客戶端與服務器的又一巨變,被視作第三次IT浪潮。

網絡上的溝通壁壘

中國企業長久以來被認作科學創新領域的「劣等生」,它們追隨西方技術或理念大量炮製産品,並以物美價廉爲優勢行銷海內外,但這一形象正在悄然發生改變。除了以阿里爲首的位於行業生態分布頂端的創新企業常常與全球科技巨頭搶風頭外,還有更多善思求變的創新者正在崛起,助力中國經濟携科技因子騰飛。Picowork公司最近就在雲端産品創新領域有亮眼表現,他們推出了世界上第一款雲端操作系統,且11項核心專利均獲國際專利受理局PCTA等評級。

當第一代網民沉浸在聊天室時,QQ和MSN帶來了更好的溝通體驗;當彼時被稱作「網蟲」的人們熱衷於上論壇時,Facebook則構建出一個有趣的社區生態。互聯網的進化,時刻追隨人們的需求,正是這種人與人之間溝通社交的需求塑造了當今互聯網的生態。

Picowork台北技術團隊
Picowork台北技術團隊

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互聯網的盛宴,太多的傳統領域被改造成爲下一個風口。但浪潮過後,IT大佬們群雄割據,大舉圈地圍城,構建出一道道强大的閉環。他們親自消除原本的信息不對稱,如今又在平等的信息流動根基上建築起了一座座圍城,成爲新的不對稱根源。如果說信息通訊技術的發展爲人類溝通提供了極大的便利,那麽它也讓人們對於通訊方式有太多的選擇。於是,伴隨著信息爆炸、渠道分散,溝通壁壘産生了。

設想一下,假如一部手機裏安裝了市場上所有通訊類App,聽來似乎「有恃無恐」,但使用者隨時隨地想要找到通訊錄名單裏的任何人真的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嗎?賬號封閉是社交産品的本色,比如Whatsapp、Wechat、Line各自爲陣,井水不犯河水。你無法通過一個平台找到另一個的註册用戶,你能够决定自己使用何種工具,但無法左右其他人。社交和溝通因無法突破平台的限制而形成壁壘。

全球第一款同名雲端操作系統

人類對於溝通交流的需求是相似且永恒的,但人性决定了用戶會根據地區、文化、市場等多方面因素的差異而選擇不同的App。原本希望串聯人類的通訊産品將人類分割成一個個獨立的社區,穩定的使用習慣和對某個工具的依賴性阻礙了人際的自由溝通。既有的大量同質化App都在解决行爲交流的問題,整體社會的科技資源造成浪費。

應時而生,Picowork開始謀劃破局之術——他們推出了全球第一款同名雲端操作系統,是以關係作業爲導向,建基於雲端等特質的操作系統ROS(Relationalized Cloud Operating System)。這款雲端的軟件運算裝置,完全脫離硬件系統束縛,成爲獨立的跨硬件系統平台的雲端裝置。

Picowork主席張衛東
Picowork主席張衛東

該公司的主席張偉東說,「目前的硬件系統技術阻擋了整個社會的前進,我們就研究一個在Internet環境裏能構成整體社會環境的系統技術,即雲端操作系統技術。每個人買回一台裝有雲端操作系統的設備,軟件裝置連在雲端,既能保障自己的私有環境內部信息安全,又能與外部溝通互聯,把所有相關方都在雲端串聯起來。」

事實上,雲端運算有三個主要的工作,第一層是硬件,或者是伺服器、手機與電視等終端裝置。第二層是個人化的操作系統(OS),鋪設在雲端基建上。第三層是架設在雲端的各種內容和工具的服務。雲端操作系統不僅僅是互聯網的一種延伸,更架起軟件與硬件的橋梁,同時也對一些與一般民衆息息相關的生活方式進行了重塑。

人類科技發展至今,最能串聯人際互通的通訊工具有兩種:郵件和電話。想要發郵件的人,完全根據自己意願進行,無論對方是Gmail或Yahoo,只要有一個地址就可以發過去。打電話也一樣,不管運營商是China Mobile還是China Unicom,只要知道號碼就可以撥。

Picowork總技術長林俊孝說:「不同的郵件供應商、通訊供應商之間可以相互串聯,這在 Picowork的架構中就演變爲一個穿透性的概念。」簡單源於融合,重新讓溝通變回簡單的方法,便是搭建一個具備穿透性的互動空間,减少因工具繁多、技術壁壘所造成的溝通不暢。

Picowork技術長林俊孝
Picowork技術長林俊孝

App主宰的移動互聯時代,世界是割據的。爲什麽你不能用Wechat給Whatsapp打電話?顯而易見,兩家是同業競爭關係,要求各自佔領市場。另一方面,使用者界面設計方面,它們有個性化的設計來迎合不同用戶的需求。但核心問題在於技術層面,二者沒有標準化的溝通互動的作業環境,用以服務統一市場。

正如你沒有辦法拿Windows上的App到Mac上執行,也做不到拿Mac上的App到Android上使用,每一套操作系統都有自己開發應用的框架、語言跟相容性,不同系統之間也有屏障,要實現互聯互通必須要使不同作業系統之間找到一個統一的運算環境,這個環境正是Internet。

「當你把數據放諸到雲端運行的時候,所有設備都可以連接到雲端來作相應的雲計算。那麽,過去我們要解决的是跨不同作業系統、硬件相容性的問題,現在是把不同的軟件硬件全部連接到雲端的統一環境當中進行作業。」林俊孝說。

他補充道:「這也是Picowork自研發以來解决的最大技術難題——如何透過雲端的通透性,替不同的應用程式或者網站作延伸,透過標準的關係化的作業交流,幫個人和組織實現跨越式的交流,達成整體溝通環境的高效運轉。」不同於目前互聯網呈現各自壁壘式特徵的應用型生態,雲端生態可以是穿透性極强的,這是雲端互聯的包容性。

在雲端,平台與工具的屏障都被消弭了。因此,你能透過視像、語音、文字等多種方式在同一空間即時地處理關係活動。一邊撥打視頻,一邊打字聊天,同時可以傳文件,多種溝通方式被融合到同一個環境當中,不同的工具也被串聯進來,在雲上形成了一個統一的互動空間。任何能上網的人,點入一個Picowork的鏈接便進入了雲端環境。一如網站首頁上那排簡潔的標語:「串聯任何人,溝通任何事。」

眼下,怕是App市場最糾結的時刻:智能手機帶來的人口紅利將盡,仿佛所有人們日常生活中該有的應用已開發殆盡,用戶們也同時失去了嘗試新鮮産品的動力。大多數的人手機裏早已有那幾個常用的App,對於花費幾分鐘的時間下載一款新App顯然缺乏興趣,新App要冒頭,機會似乎又比想像中更少。過於白熱化的疾速競爭使得開發者日漸走進死胡同。

日漸下行的App市場

問題不僅僅是這些。來自阿里巴巴的統計數據顯示,2015年,97%的應用都有漏洞,平均每個應用有87個漏洞。中國黑産從業人員已經超過150萬,黑産市場規模已經達到千億級別。

市場上甚至出現「App已死(Apps are dead.)」的論調。

App像早年的Web進入成熟期,淘金熱潮平息後,App産業何去何從?回到基本面,任何科技産品的本質都是服務,核心皆在於滿足用戶需求。可想而知,之後App形態的變動或延伸將同樣應運用戶需求而生。

對此,Picowork的理念是把各式App納入雲操作系統的開發框架,打破了App時代 「設計一個産品,一統天下」的妄想,而是希望「提供一個平台,與天下合作」。他們採取的策略是運用內容導入機制全線引入App,扮演牽引終端用戶與雲上生活的一根線。當用戶想要使用App實現某種功能時便能自動進入雲端環境,在Picowork的系統中進行個人作業並創造各種互動空間進行交流。借助這個平台,企業也可以從雲端環境中進入一個以需求爲導向的雲端生態系統,獲得所需服務與聯網體驗。

台灣大學資訊工程學系教授洪士灝談到軟件業時說,軟件如果沒有競爭力,可能連免費送人都沒人要,重點在於做出有競爭力的産品。産品可能是高超的演算法、高效率的軟硬整合運算技術、創新的系統架構、超好用的雲端服務、聰明絕頂的人工智慧。

此外一個不容忽視的問題是,當今幾乎所有終端系統、瀏覽器,以及在終端的應用插口,都在扒取終端用戶的私隠資料。有的會引導用戶授權進行,但更多的是暗中剽竊,這使得越來越多的用戶對個人桌面和行動系統喪失信任。

數據時代,雲端大行其道。大量信息和數據都開始在雲端被處理後,雲被攻擊的風險有增無减。隱私泄漏、服務斷網——越來越多的隱患讓雲安全也開始引起重視。斯諾登事件、美國icloud艶照門,更是把雲端服務的安全議題推上風口浪尖。

隱私安全和客戶透過現行終端系統和瀏覽器的信息互動,是否具備有效的保障,是企業更加擔心的問題。對所有的通話、短信和內容傳遞都具有高等級的加密保障彌補App的固有劣勢,是一款雲端産品應該具備的特點。Picowork在安全架構上,透過傳輸渠道、系統結構、通訊架構、部署環境四個方面,對整體運算環境提供了完整的加密及安全保障。

傳統的應用型産品通常不分國界,例如Facebook願景是Connect the world(連接世界)。且不說它是否真的能做到連接世界,起碼,溝通無邊界的公共平台會帶來很多公衆安全隱患,也讓一個國家或地區的管理者感到有心無力。因此Picowork設有分區設置區域導航服務及管理系統,來配合各地政府管理公共安全的需要。

關係化的作業系統

人存於世,無外乎兩個環境,內部和外部。衍生到互聯網語境中來說,便是個人活動與關係活動。「個人作業系統」原生於上世紀七十年代,八十年代IBM推出個人電腦PC後開始成熟和定型。其作業方式的本質是「個人作業模式」,只能透過開發産生類似關係的應用軟件,讓大家由各自的終端環境連線到某個應用,進入該應用環境實現某種「關係作業」,如通話、聊天、短訊、電郵、社交、分享等。

然而,這類應用環境却由開發者管理,順理成章成爲公共性質的環境,與大部分企業管理並控制自有雲端平台的需求有悖,只有進入該應用環境的人們之間才能進行「關係作業」,這樣就有了環境「壁壘」。

Picowork的雲端操作系統突破了這種壁壘。你能想像的所有存在於線下的社會關係:教學、交易、服務、結算、傳播、經營等全部都能搬到雲端上來。這一切具備「關係事務作業」特質的活動,都能透過關係方在同一個互動空間進行直接、即時和同步的互動作業來協同完成。「不同於以往的硬件系統只能進行個人作業,若需進行關係作業則只能透過網絡進行傳輸。這要求我們必須要有新的運算系統,也就是關係化的作業系統。關係作業系統可以實現語音、視像、文字等介質在同一個空間裏的即時交流。」張偉東解釋說。

不同於以往的「手機互聯」,新的互聯網生態——同時包含個人作業與關係作業的「雲端互聯」生態應運而生。根據阿里研究院發布的《2015雲上創業就業趨勢研究報告》,目前,中國的軟件服務與井噴式增長的創業需求仍相去甚遠,而正在成爲公共服務的雲計算,可按需取用,能大幅降低技術門檻和IT成本,並將企業的創新效率提升300%。

大數據時代,溝通的暢通高效意味著更低的運營成本,海量的資料和飛速的運算是企業决策的致勝法寶。此外,隨著經濟全球化步伐的加快,大型企業還必須讓分布在各地的團隊有效配合。在一個不斷變「平」的世界裏,企業和機構必須考慮前所未有的競爭因素,而對它們來說,通訊效率的提升無疑意味著更高的生産率和競爭優勢。

總部位於台北的中華徵信所是一家提供全方位工商資訊的徵信公司,在台中、高雄、北京、上海等地有分公司,服務據點遍布兩岸。在以科技帶動企業發展方面,他們走在前沿。過去很長一段時間內,中華徵信所大力投資試用過各類雲端辦公應用,來促進公司內部的溝通效率。其副總經理余建中說:「以前我們使用skype在不同分公司之間進行員工交接或聯絡客戶進行通訊,但我們希望能聽到看到對方的同時,還能查閱資料、多人多工處理文件。」據其介紹,公司內部的溝通效率大增,一些交通、人力成本降下來了。遠程協同作業的技術能使他們减少據點、省下大筆辦公成本的需求成爲現實。此外,雲端産品所帶來的無紙化辦公也提高了生態效益。

中華徵信所副總經理余建中
中華徵信所副總經理余建中

類似情况的還有金融業。香港金融行業滑坡,原因之一是樓市走高讓傳統的以門店分布爲競爭優勢之一的銀行難以負擔高成本。儘快踏足雲端,不僅降低企業內部溝通成本,更使得全面高效的雲端化金融服務成爲可能。倘若客戶能隨時隨地在雲端享受查詢、轉帳、結算等各項服務,廣撒網式的門店分布不再是必需,經營成本將大爲下降,也能爲其它行業提供向雲計算轉型的範本。

在不久的將來,我們可能會看到這樣一種情景:採用雲端操作系統的保險公司,保險代理可以不再疲於奔命地去見客戶,而只用遠程透過雲端電腦來完成全部的溝通,並且因時間節省下來一個人可以完成幾倍於從前的工作量。這有可能帶來整個保險行業從業人員的大洗牌。

Picowork提高了溝通的强度

華威仲成是一家面向全球提供技術諮詢、軟件發展和培訓等服務的公司,他們多爲購買SAP軟件後需要後期專業支持的公司提供服務技術支持、諮詢、培訓等服務,其客戶通常規模較大,一般透過SAP系統與客戶、經銷商進行大量互動、溝通。該公司總經理陳俊仲說,「目前的應用,滿足個人的溝通需求還算足够,但企業運營要求的溝通强度是更高的。無論是我們客戶之間的互動,抑或他們與他們的客戶之間互動,大家都在期待有更好使用感的辦公産品,並且安全性要被保護,Picowork的出現剛好填補了這個空白。」

華威仲成總經理陳俊仲
華威仲成總經理陳俊仲

結合産生價值——華威仲成需要跟客戶有效溝通,他們的客戶也需要在目前使用的SAP系統裏實現協同作業,Picowork的關係作業系統能滿足企業直接、即時、同步、便捷處理事務的需求。三者的有機結合,共同構建起一個技術服務上下游的關係,這種創新的效用正在操作過程中等待被驗證。

除了企業運營,明星與粉絲之間一對多的溝通模式也能在雲端更好發揮效用。2016年,直播、網紅成爲熱詞。演員莫少聰就建立了一個與粉絲互動的App平台,叫「少聰愛心行動」,全程直播今年他在青海的扶貧活動。據了解,這款App與雲端互聯,粉絲能和莫本人即時互動,在百度應用商店裏單日下載近萬。

而早在去年,周杰倫專屬個人App「Jayme」就强勢上線,成爲內地第一款偶像與粉絲親密互動的App平台。越來越多的明星傾向於打造自己的專屬粉絲平台,來實現分享作品、資訊推送、與粉絲零距離互動、出售作品及周邊産品的功能,掛靠某一社交平台開賬號的方式已無法滿足他們個性定制的要求。在雲計算技術的支撑與粉絲經濟的影響下,新的媒介形態隨之而來。個人建立自有的信息發布渠道,以自己的社會關係爲半徑構建一個圈子,充分激發內部互動關係的活力,成爲未來可見的發展方向。

台灣國立交通大學電機工程系暨科技與社會中心智庫研究團隊王莅君表示,雲端結合産業儼然成爲一大趨勢,運用雲端運算發展的機會,將有力帶動其它産業的發展,振興經濟。

5月25日,中國首個國家級大數據會議開幕,李克强總理、中外互聯網大亨齊聚貴州。這裏曾建設中國第一家省級政務雲平台「雲上貴州」,2015年已達到超過20萬伺服器的規模。李克强總理說:「大數據等新一代網際網路技術深刻改變了世界,也讓各國站在科技革命的同一起跑線上。中國曾屢次與世界科技革命失之交臂,今天要把握這一歷史機遇,搶佔先機,贏得未來。」

世界雲計算市場規模日益擴大
世界雲計算市場規模日益擴大

搶佔先機 贏得未來

7月14日,工信部副部長馮飛表示,雲端平台、大數據、智慧硬件等新科技改革,爲政策制定的大方向。7月19日,北京市經信委透露北京市已啓動「公共服務雲平台服務項目」,旨在把優質的雲服務輸送到真正有需要的企業當中去,創造大衆創業、萬衆創新的優良環境。

電影裏的黑科技正在成爲現實——你無須携帶任何設備,也不管你使用何種系統,無論何時何地,只要找到任何形式的終端登入Internet,分布在任何雲上的資料、應用、人際網絡全部唾手可得。

正如阿里巴巴把線下交易搬到線上,給數以百萬計的草根小本創業者提供一個在互聯網上進行經濟活動的平台,鑄就了一個龐大的阿里帝國,倘若教育、醫療、金融等等內容全部搬到雲端,抱著一台能上網的設備就可以上課、開會、看病、存錢,雲産業可能會重塑我們的社會關係,我們的生活形態可能會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

如今,距離谷歌首席執行官埃里克·施密特首次提出「雲計算」概念並篤定「它是下一代互聯網技術的方向」之時,已經過去了十年。IT大亨在雲計算領域百家爭鳴的態勢已經愈發明顯,中小企業也在走向成熟。雲端産業會以摧枯拉朽之勢席捲而來,還是細水長流般慢慢發展,我們還看不到答案。

可以肯定的是,一個嶄新的雲時代正向我們走近,這或許是社會形態重塑的一個新機遇。■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