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來,加沙地帶一直是巴以衝突的最前線,幾乎每次巴以雙方產生摩擦,加沙總會成為熱點地區,在國際新聞中的曝光率極高。最近,加沙又頻頻生亂,上演了一系列大動作,引發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

據以色列軍隊新聞處的消息稱,當地時間12日晚間,巴勒斯坦加沙地帶武裝組織持續向以色列境內發射火箭彈。根據以國防部的最新數字,自當天下午4點30分起,加沙地帶已陸續向以境內發射了300多枚火箭彈。以色列南部防空警報持續鳴響,提醒居民巴勒斯坦方在不斷炮擊,並要求邊境地帶居民進入掩體或避難所。

截至12日晚7點30分,以色列軍方的“鐵穹”導彈防禦系統已擊落約60枚火箭彈。大多數炮彈落入以南部地區的開闊地帶後爆炸,但仍有部分落入居民區,造成19人受傷和一些建築受損。傷者中一人傷勢較為嚴重。

4年以來最激烈的巴以衝突

據悉,當地時間12日晚,在遭受加沙地帶逾200枚火箭彈襲擊後,以軍開始採取報復式軍事行動。根據以色列國防部發佈的聲明,在12日晚間,以軍先後出動戰鬥機、直升機及坦克對加沙地帶70多個目標發動襲擊,包括軍事崗哨、火箭彈發射點等。以軍認定這些目標均屬於哈馬斯(哈馬斯是巴勒斯坦伊斯蘭抵抗運動的簡稱,是目前佔領加沙的武裝組織,目的主要為解放巴勒斯坦人民,收復所有被以色列佔領的領土)及加沙其他武裝組織。

而根據加沙當地媒體報導,一家名為“阿克薩”的由哈馬斯支持的電視臺在這次空襲中也被摧毀。截至目前,以軍襲擊已造成加沙當地3人死亡,多人受傷。

針對以軍採取的報復襲擊,哈馬斯發言人法齊·巴爾胡姆(Fawzi Barhoum)在一份簡短聲明中表示,以軍對加沙地帶電視臺及民用建築的襲擊已經越過了紅線,哈馬斯方面將其視作“侵略”行動升級的信號,加沙境內的武裝組織因此將加大回擊的力度。

而這將導致兩邊一來一去的惡性循環:以色列在加沙地帶向哈馬斯目標發動攻擊, 觸發哈馬斯向以色列南部邊境發射大量火箭, 以色列以更多空襲回應, 令雙方的衝突進一步加劇。

據一些外媒報導,這次交火是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雙方自2014年戰鬥以來,爆發的最激烈的衝突。為了避免衝突進一步惡化,聯合國也緊急進行介入。聯合國中東特使表示, 正努力斡旋, 呼籲巴以雙方停止發射火箭及空襲, 讓敵對雙方都要克制。

據悉,此次衝突的原因要追溯到以色列上周日(11月11日)在加沙的一次軍事行動。在行動中中,以軍打死加沙境內一名指揮官。巴武裝人員與其交火,打死一名以軍軍官,另有一名以軍軍官受傷。以軍戰機在掩護其地面部隊撤離過程中炸死6名巴武裝人員。所以12日加沙向以色列邊境地區發射火箭及迫擊砲,就是針對前一天以色列軍事行動的報復襲擊。

加沙炮火連天,巴以兩國領導人也各自發聲了。據巴勒斯坦國家通訊社(Wafa)消息,正在科威特訪問的巴勒斯坦總統阿巴斯發表聲明,譴責以軍的軍事行動,指其進一步破壞了地區穩定,呼籲國際社會立即進行干預。巴勒斯坦解放組織法塔赫也發佈聲明,指出以色列須為此輪加沙地帶持續衝突承擔全部責任。

另據以色列媒體消息,以總理內塔尼亞胡已經結束了同國防部長利伯曼及以軍高級將領長達四個多小時的磋商,並已做了相關決定,預計要等到當地時間13日才會對外公佈。正在巴黎進行訪問的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也立即取消行程,緊急返回以色列。

巴以衝突最前線,加沙難逃戰爭宿命

一直以來,加沙似乎都是巴以衝突中最慘烈的戰場。這一次空襲也不例外,夾在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之間,當地的居民們一直飽受戰爭之苦。

許多人不知道的是,這裏不僅戰火連年,還一直是一座名副其實的“圍城”。雖然是巴勒斯坦的領地,但是2005年前都被以色列軍方佔據。早在2004年,以色列軍方就開始對加沙地帶實施陸海空“三位一體”的封鎖。

陸上,以色列加固了加沙地帶與以色列之間的隔離牆,以重兵把守,並在加沙一側畫出三百米寬的緩衝區,禁止任何人進入;海上,以色列海軍在加沙—以色列與加沙—埃及邊界處畫出寬1.5海裏與1海裏的禁漁區,並將加沙毗鄰水域的活動範圍限定在6海裏內,違者將被擊沉;空中,以色列空軍派出無人機在加沙地帶上空二十四小時巡航,一旦發現有可疑目標將立即開火。

雖然2005年以色列單方面通過了從加沙地帶撤離的決議,將加沙地帶交由巴勒斯坦權力機構管治,但仍然保留了對加沙陸上口岸、海上禁漁區與空域的管制權。

在主張武力複國的哈馬斯獲勝,取代較為溫和的法塔赫(即巴勒斯坦解放組織,PLO),成為巴勒斯坦執政黨後,2007年,哈馬斯就正式佔領了加沙地區,之後不斷增強武裝力量,並頻繁地向以色列發動襲擊。2008年,衝突升級,演變為加沙戰爭。

作為主戰場的加沙地帶成為一片焦土,近一萬幢住宅被毀,15家醫院與43家衛生服務站被嚴重破壞,800口水井被堵塞,約100萬人無電可用,直接經濟損失高達20億美元。即使在戰後,出於安全考量,以色列繼續對加沙地帶實施全方位的封鎖,並聯合埃及,在幾年內內陸續關閉了加沙地帶的所有七處口岸,不允許人員或物資進出,僅對重病患者與有限的人道主義救援放行。

如此一來,加沙地帶不僅難以獲得重建所需的物資,無法從戰爭中恢復過來,而且食物短缺、水源缺乏、電力緊張、土地污染與醫療條件惡化等各類社會問題日益突出,70%的居民靠著聯合國的救濟勉強維生。

如今,加沙地帶的失業率高達45%,生活在此的巴勒斯坦人生活水平改善無望。他們空有一身手藝與知識,也無法外出前往埃及或以色列務工,只能呆在遍佈加沙的難民營內蹉跎度日,看著自己的家園一天天地荒涼下去,環境逐年惡化。據聯合國2014年的一份報告預計,至2020年加沙地帶將不再適合人類居住。

而貧窮是極端主義與恐怖主義絕佳的溫床,越來越多在貧困下艱難求生的年輕人對現狀極為不滿,選擇加入激進的哈馬斯,與他們所認為的加沙困境的始作俑者——以色列決一死戰,由此一個死迴圈便形成了。

自去年3月以來,巴勒斯坦人在加沙地帶邊境地區開始舉行“回歸大遊行”以來,成千上萬名巴勒斯坦人聚集在加沙地帶與以色列交界地區繼續“回歸大遊行”抗議示威活動。一些示威者焚燒輪胎並向以方投擲石塊、燃燒瓶等,還有一些人試圖破壞邊境隔離柵欄。以軍士兵則向抗議示威人群發射催淚瓦斯並開槍射擊。

據巴方統計,巴以雙方自“回歸大遊行”以來的衝突已造成200多名巴勒斯坦人死亡、逾2.2萬名巴勒斯坦人受傷。而這些由哈馬斯引導的示威遊行,時不時就會爆發,就像一顆定時炸彈,懸掛在巴以之間,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成為戰爭的導火索。

而以色列對加沙地帶的封鎖如今更是形成了一個死迴圈:“重武輕文”的哈馬斯缺乏發展加沙地帶經濟,改善民生的能力,只會且只願將有限的資源用於走私軍火與發動襲擊上;而這勢必引起以色列的不安,缺乏安全感的以色列只得繼續對加沙地帶進行封鎖,在阻止哈馬斯獲得外界援助來發動攻擊的同時,加沙地帶的民生也因封鎖受到了極大的影響。

如此錯綜複雜的矛盾,難以解決,戰爭似乎就變成了加沙的宿命。而這裏無辜的居民,卻變為了長久的犧牲品。

(Visited 68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