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缺乏空間已不是什麼新鮮事,連年輕人或年輕夫婦欲與伴侶親密亦沒有空間。有香港酒店連同關注性問題團體調查發現,逾80%的受訪者在尋找地方與伴侶親熱時,面對着不同程度的困難;有香港投資者看準機會,興建智能時鐘酒店,希望為年輕人提供安全及平等性關係。

香港性健康平台“糖不甩”、本地關注性暴力團體“ 480.0性別與藝術空間”及本地一間時鐘酒店,於今年10月底至11月初,以網上問卷形式訪問201名18至35歲有性伴侶的年輕人,調查發現,31%受訪者認為在找地方與伴侶親熱或發生性行爲“非常困難”;近45%受訪者表示,每月會光顧時鐘酒店1至5次;47%受訪者表示,過去3個月最常親密的地方是家中;27%人是時鐘酒店,而選擇時鐘酒店的原因則為“家中有地方但有其他人”及“沒有地方”。

另一項有關香港青年住屋情況的抽樣調查顯示,18至34歲青年有超過八成與父母同住,只有7%是獨居或與伴侶一起居住。特區政府在2011年發表的數字顯示,香港有94.6%介乎15至24歲的年青人與父母同住,這比2001年的數字,增加約三個百分點。

毫無疑問的是,空間不足直接影響着年輕人的生活質量,根據2013年家計會及香港性教育會所做調查,逾八成人認為本港性活動空間不足夠。七成人曾經或想過在住宅以外的地方親密,近七成選擇到酒店、平民旅館或時鐘酒店,約兩至三成人選擇到公共泳池或沙灘、宿舍、公園、私家車、廁所、辦公室、學校、叢林等地方;可以看到,香港性生活空間短缺,已經成為一個需要正視的社會問題。

BBC曾經採訪一位“90後”香港青年Jenson,據他介紹,香港的年青人大多沒有太多的空間可言,只能等着家人甚麼時候不在家,才可偷偷叫女朋友到家裡親熱。但其實年青人和成年人都有性需要,只不過成年人大多有更多空間,而性需要又是一種很基本的要求。Jenson說,“如果香港年青人連基本需要都無法滿足,那麼他們如何追求更高一層的人生生活?”

智能時鐘酒店解決空間需求?

最近,香港有投資者看到商機,在油麻地興建智能時鐘酒店,為有性伴侶但沒有空間的年輕人提供地方進行親密行為。他們表示,有到時鐘酒店經驗,知道傳統時鐘酒店的格調和衛生環境較差。這間酒店整潔程度達五星級標準,客人甚至可以用紫外線檢查房間內整潔度。

酒店創辦人之一Jun 表示,該酒店選擇以智能方式設計,由訂房到使用房間都可透過電話完成,他們還自行研發的APP,顧客選擇訂房日期及時間後,APP會產生一個QR code。用家到達酒店時掃描QR code,便可取得房卡。酒店亦提供自動販賣機,售賣小食、飲品及各款安全套。以避免辦理入住時的尷尬感。

安全性是亦是該時鐘酒店關注的議題,該酒店就與香港關注性暴力團體「480.0性別與藝術空間」合作,提倡安全性行為。酒店特別設有“性同意”使用條款,希望客人訂房時留意,發生關係需要雙方共識。

“480.0性別與藝術空間”負責人表示,酒店員工已接受培訓,學習如何處理酒店發生的性暴力事件,亦教育員工多留意客人,特別是女方是否清醒,如有疑惑可主動詢問客人是否需要協助。同時,房間洗手間將於稍後時間安裝智能呼叫鍾,如房客遇到突發事件,可馬上通知酒店人員。他強調酒店提倡“有共識”的性行為,而且酒店訂房需要年滿16歲人士才可預定,酒店公衆地方亦設有閉路電視,員工會密切留意客人情況。

香港時鐘酒店林立

香港的年輕人需要性空間

就算時鐘酒店再有安全性,再注重智能化,真的能解決困擾香港年輕人已久的空間問題嗎?

事實上,香港時鐘酒店林立,除了非常著名的九龍塘外,旺角、尖沙嘴、灣仔一帶的唐樓及舊樓,一樣有不少時鐘酒店,但星期五、六往往需要排隊等候,大時大節還會出現“爆房”情況。 同時,時鐘酒店所能夠提供的“私人空間”極為有限,年輕人在社會打工,去酒店的頻率不會太頻繁,基本需求難以真正滿足。

另一方面,香港房地產市場歷經幾十年發展,房價基數已十分高昂。根據美國城市規劃諮詢機構Demographia發布的《全球房價負擔能力調查2018》, 2017年香港已經連續第八次成為全球房價最難負擔的城市,屬於“極度負擔不起”之列,供房負擔比例從2016年的18.1倍上升至2017年的19.4倍,這個數字意味着如果不貸款,香港人買房需要從不吃不喝18.1年變為為19.4年。

香港已經連續第八次成為全球房價最難負擔的城市

年輕人因為缺乏空間而要經常去時鐘酒店解決性需求,或需要再公共場合親熱,實在是社會的悲哀,但房價持續走高,價格誇張得“不切實際”,又拉動了房租的上漲,生存空間被進一步壓縮,如果連性生活的空間也缺乏,這座城市不斷累積的壓力就很難找到一個出氣口,只會越積越深,不少社會爭拗就是這麼來的。

(Visited 82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