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智庫 參與塑造美國未來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美國各地的智庫和研究所,在更深層次上塑造美國社會的走向。阿克頓研究所國際部負責人赫伊津哈接受《超訊》專訪,表示研究所主要在美國傳播理念,把自由市場理念跟猶太教、基督教傳統對人的理解結合起來;同時,也激發商人在商業活動中更注重社會責任和社會參與。

智庫和研究所塑造美國政治走向

爲了爭奪總統大位,特朗普和希拉里正在爲11月的選舉纏鬥。現實政治衝突的背後,有不同的理念和主義在動員大衆。如果將目光從華盛頓白宮周圍移開,會發現散布於美國各地的各類智庫和研究所,在更深層次上塑造著美國政治的走向。

位於密歇根州大激流城(Grand Rapids)的阿克頓研究所(Acton Institute)便是其中之一。十九世紀英國歷史學家、政治家阿克頓勛爵「Lord Acton」,以其「權力導致腐敗,絕對權力導致絕對腐敗」的名言,在包括中國在內的當代世界享有很高的聲譽。他被視爲自由主義歷史上最偉大的人物之一。追尋阿克頓理念的阿克頓研究所,以「推進一個自由和有德性的社會」爲使命,主張這個社會要「以個人的自由爲特徵,幷由宗教原則來維繫。」

自美國建國以來,無數類似阿克頓研究所這樣的機構,參與塑造著美國的命運。阿克頓研究所國際部負責人托德·赫伊津哈(Todd Huizinga)說,阿克頓雖然不是一個政治組織,但重視更基礎的理念教育問題。阿克頓通過每年所舉行的研討會,影響美國衆多其他小型NGO組織的領導人,阿克頓也重視對世界各地宗教領袖、企業家和大學教授的思想啓發。每年一度爲期四天的「阿克頓大學課程」,會吸引世界各地的人士前來參加,將阿克頓的理念傳播到全世界。

一生經歷複雜的羅伯特·斯瑞克(Robert Sirico)神父,於1990年創建阿克頓研究所。年輕時候,他曾是信仰社會主義的左翼青年,後來投身天主教,成爲神父。阿克頓研究所雖然不是政治組織,但斯瑞克個人却深度介入美國公共輿論的辯論,他也是由經濟學家哈耶克(Hayek)創立的歷史久遠的國際自由主義組織朝聖山學社(Mont Pelerin Society)的成員。在8月份一篇文章中,他對當前兩位候選人都表示失望,他贊賞的領導人是里根和戴卓爾夫人。

羅伯特·斯瑞克一直爲自由市場辯護,反對無責任感的政府設置條條框框壓制財富創造者。阿克頓研究所聯合了理念接近的人,致力於恢復自由經濟的法則。斯瑞克相信,經濟自由化是其他方面自由化不可缺少的支撑,比如言論自由、宗教信仰自由等。托德·赫伊津哈在進入阿克頓研究所之前,曾在盧森堡、布魯塞爾、漢堡、慕尼黑等地擔任美國外交官,出任過美國駐歐盟使館政治參贊等職。他最新一本書《新極權的誘惑:全球治理與歐洲民主的危機》(The New Totalitarian Temptation: Global Governance and the Crisis of Democracy in Europe),探討了當前歐盟的理論困境。如其書名所示,他認爲作爲烏托邦的歐盟,正在讓個人落入國家控制的危險中,這是新極權的誘惑。托德的觀點,也是在呼應守護自由市場的理念。

作爲羅伯特·斯瑞克以及哈耶克這一思想流派的最大對手,英國經濟學家凱恩斯曾說過:「實幹家自以爲他們不受理論的羈絆,可他們却常常是某位已故經濟學家的奴隸」。特朗普和希拉里究竟是哪些理論家的奴隸,目前還不明朗。但類似阿克頓研究所這類推動思想理念的民間機構和智庫,對現實政治的影響是真實但隱微的。近日,托德·赫伊津哈接受《超訊》專訪,以下是訪問摘要:

阿克頓研究所國際部負責人赫伊津哈
阿克頓研究所國際部負責人赫伊津哈

超訊:阿克頓機構這麽多年推廣這些理念,外界對阿克頓有什麽回應呢?

赫伊津哈:你看2016年的「阿克頓大學課程」就知道了,大激流城不是一個很中心的城市。但世界各地的人來這裏參加這個會,這是一個積極的回應。今年是第12年,每一年人數都在增加,今年有1100人。

超訊:從成立至今,阿克頓研究所在美國之外有什麽成就呢?

赫伊津哈:這個機構從一開始就非常國際化,在羅馬的辦公室到現在有15年左右的歷史。另外還有國際部。我們的國際部主要關注歐盟和拉美,都在推動一些項目。

超訊:那麽在美國國內呢,又有有什麽成就?

赫伊津哈:我們主要是在美國傳播理念。阿克頓的一個貢獻就是把自由市場的理念跟猶太教、基督教傳統對人的理解結合起來。同時,我們也在激發創業者和商人在商業活動中更加注重社會責任和社會參與。像很多社會一樣,美國也是,大家對商界和商人的看法,就是以爲他們只要賺錢,是負面的。但是他們自己並不這麽想。我們想讓人們看到商業活動的積極作用,它是創造就業的,以及讓財富增加、讓社會繁榮的。

超訊:在美國類似阿克頓這樣,做理念推動的民間機構多嗎?

赫伊津哈:阿克頓把兩種理念聯合在一起是獨特的。幷沒有其他的機構這樣做。有一些機構、智庫强調自由市場,但幷不重視猶太、基督教的信仰傳統。也有一些機構重視信仰傳統,但又跟自由市場有脫離。

超訊:運作阿克頓這樣一個機構,背後需要什麽樣的力量?

赫伊津哈:需要多年的積累,需要構建一個參與者的網絡。你可以看到,在「阿克頓大學課程」的會議上,主題非常的廣泛,什麽都有。就是因爲每個加入到這個關係網絡裏的人,都會帶來一些新的思考。我們不是讓他們跟阿克頓的思想一樣,而是要他們有自己的東西。所以,話題、認識,反思的範圍會越來越廣。我們希望中國也是,希望中國人能有自己的問題意識和自己的話題,跟理念結合在一起,這樣會更充實更豐富,不是硬套某個理念。

超訊:中國社會,對自由和德性的需求,可能比美國更爲急切。在中國運營類似阿克頓這樣的機構,需要什麽樣的條件呢?

赫伊津哈:這應該讓中國人自己去决定,我只能給一些泛泛的建議。還是注重商業層面吧,不管是商家、員工和顧客,讓每一個人都有同樣的尊嚴。要有商業的倫理去規範商業活動。■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