屯門區議會議員陳文偉紮根社區,爲民服務十八年,最近更是努力推動屯門融入大灣區,在他看來,屯門具有巨大的潛力和優勢,可在創新創業上發揮更多作用。

屯門區議員陳文偉

區議員的一天是緊張而又充實的。11月15日這天,當《超訊》記者來到屯門區富泰邨陳文偉議員辦事處時,這裏早已經聚集了不少社區居民,有來看報紙的,有專程來問候早安的,還有尋求幫助的,來訪者絡繹不絕。陳文偉需要逐一溝通,處理社區事務。和記者聊上一會後,他又要匆匆趕去區議會開會。這樣的一天,他一過就是18年。

這樣的生活,陳文偉覺得很有意義。今年10月,他獲得了行政長官社區服務獎狀,這對他來說既是肯定,也是激勵。不過,陳文偉開玩笑說自己是「小人物」,不同於每日關注重大議題的立法會議員,他的工作更需要默默耕耘,紮根社區,盡最大努力讓這裏的居民過得更好。

日前,陳文偉接受《超訊》專訪,談及他區議員的工作以及香港所面臨的機遇和發展。陳文偉尤其關注青年工作和創科發展,在他看來,現在是香港青年融入國家發展的一個關鍵時期。同時,藉助港珠澳大橋和大灣區發展,屯門潛力巨大,未來能在創科中扮演重要角色。

在學習中培養家國情懷

在三歲時,陳文偉隨家人搬到了屯門居住,從此他和這片土地的聯繫再也沒有中斷過。屯門靠近深圳,陳文偉從小又愛讀中史,這就讓他對祖國大陸充滿著好奇和嚮往。

不過,和不少年輕人一樣,中學時的陳文偉也常把民主掛在嘴邊,支持民主派,對當時的中國大陸有著一定的偏見,一直到他大學時選擇去北京讀書。

陳文偉說,中學時成績並不是太理想,再加上沒有條件去歐美國家讀書,曾一度為自己的前途發愁。當時,有同學選擇去台灣讀書,還強烈推薦陳文偉同行。不過,他在思考了許久以後,還是選擇去首都師範大學完成自己的學業,他的一些想法也因此被改變。

「當時覺得內地的發展只會越來越好,自己應該去內地看看,再加上正好是97年前,對國家應該有更多瞭解,現在看來,自己的想法沒有錯。」陳文偉說,去到北京後,才發現九十年代的內地,除了基建和香港有差距以外,其他的差距並不太大,他身邊的年輕人,大多對未來十分憧憬,也為此不斷努力,讓他真正感受到國家是充滿生命力的。

因為父親有朋友在北京從事人大工作,陳文偉接觸了政治,耳濡目染之下,也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他說,自己不僅從中感受到了祖國的發展,還理解了「中國特色」這一概念,他開始覺得自己應該做一些事情,融入祖國的發展。「後來再去看香港一些民主派,發現他們只會在嘴上罵政府,沒真正解決問題,也不能真正讓香港變得更好,還是應該實幹一點好。」陳文偉說。

完成學業後,陳文偉返回了家鄉。他經歷了一段事業的迷茫期,但很快便找到了自己的人生方向。「1999年區議會選舉前,我每天早晨都能在社區裏碰到一個人,他當時做了很多社區服務工作,給人的印象很不錯,聊天之後才知道,他是來自香港工會聯合會(工聯會)的徐帆。」後來徐帆就成了他的老師,讓他對社區工作產生了興趣,開始成為了一名義工。

在社區服務中感悟人生

陳文偉把自己對於社區工作的熱情都投入到了義工當中,不僅經常幫助徐帆街站(在路邊設立臨時攤檔進行現場宣傳),還積極主動與街坊鄰居溝通交流。後來,工聯會的地區主任找到他,說有個新社區成立,主要服務富泰邨的居民,希望有人能去做服務,今後有機會參加選舉,這在當時21歲的陳文偉看來,是個很好的機會,他便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富泰邨是2000年入伙的一個公共屋邨,位於屯門東北近虎地,陳文偉剛來的時候,富泰邨剛剛建好,入住的居民並不多,很多設施都沒有完善,甚至連一條像樣的路都沒有。陳文偉在工作上也沒有幫手,大多數時間都是一個人扛起所有的事情,偶爾才會從徐帆那裏借義工來幫忙。

隨著不斷努力,陳文偉的工作越來越順利,到了2003年區議會選舉前夕,他已經聚集了100多名義工。然而,面對人生中的第一場選舉,他遭遇了挫折,以300票左右的差距失敗。「2003年的時候發生了七一大遊行,這對當時的政治生態影響很大,但在我看來,更多的是因爲自己缺乏經驗,這一度讓我很沮喪。」陳文偉說。

然而,這並沒有動搖陳文偉服務社區的熱情,跌倒了,爬起來再向前衝。他說,反正還年輕,第一次沒有經驗,那麼第二次有了經驗就能夠成功。果然,功夫不負有心人,2007年,陳文偉當選成為區議員,還成為當時屯門的「票王」。

屯門區議員陳文偉

融入大灣區屯門潛力巨大

如今,陳文偉當選區議員已經有十年的時間,再加上之前的義工經歷,他服務社區已有18年。對此,他笑稱,時間已經足夠讓自己成為「一條好漢」。

不同於每日出沒於鎂光燈下,為人們所熟知的立法會議員,擔任區議員少了一些光環,多了一些默默耕耘,不僅每日要紮根地區,做最基本和務實性的地區工作,還需要更多耐心,能夠經得住寂寞,願意真正盡心實事求是服務市民,這並非易事。

陳文偉加上三名助理,要服務富泰邨二萬多位居民,這時常讓他倍感壓力。有壓力也有動力,陳文偉積極為社區做貢獻,也得到了肯定。今年10月,他獲得了行政長官社區服務獎狀,讓他倍受鼓舞,不過,他認為,這個獎並非屬於他一人,而是屬於包括同事、義工在內的整個團隊,也正因為團隊給力,這個區域才能做得更好。「很多義工都讓我特別感動,他們願意犧牲自己的時間,跑過來做服務,正因為如此我們才能夠取得成功。」陳文偉說。

位於屯門的富泰邨

現在的陳文衛,除了為富泰邨的居民做好服務,更多地將眼光放在整個屯門的發展,在他看來,港珠澳大橋的開通和屯門至赤鱲角連接路的建設,再加上粵港澳大灣區,屯門將面臨前所未有的機遇,其中青年工作更是十分重要。對此,他在接受《超訊》採訪時重點談論了他的觀點。

超訊:與立法會議員相比較,區議員紮根社區,工作是否會很瑣碎?能分享一下您的感受嗎?

陳:立法會議員做的議題比較大,牽涉到社會的方方面面。而區議會本身有限制,區議員的權力不大,這個也是先天問題,區議會畢竟只是一個諮詢機構。所以這些年來,無論是議會還是政府,都曾討論要把區議會的功能擴大,但先不論什麼時候能擴大,在我看來,當區議員有一個特別優勢,就是我們更接地氣,能爲居民提供更直接的服務。

超訊:都有哪些直接的服務呢?能談談您的日常工作嗎?

陳:做社區服務,大大小小的事情都需要我們來處理,小到修理水電,大到爭取社會福利,我們都要管,包括居民家裏抽水馬桶堵住了也找到我們,我們需要趕緊找人上門維修;有上了年紀的居民遇到手機問題,也過來諮詢我們;還有家長因為小孩子的教育問題來請教我們等等。突發事件也很多,我們的手機要保持24小時開機,曾經有一次半夜兩點,因為半個社區停電,居民打電話找我們,我們就要立即起床,向特區政府查詢,尋求解決方案。這樣的例子有很多,這也是為什麼辦事處的人氣會那麼旺。

超訊:做社區服務工作那麼多年,面對太過瑣碎的工作內容,您會覺得厭倦嗎?

陳:不會,其實很有意義,我們見證了整個社區的發展,也伴隨了很多居民的成長。有些居民,在小學起就過來參加我們的活動,跟我們認識,到現在讀完書出來工作,成為了我們的義工,幫我們做事。還有很多居民,我們親眼看到是怎樣一步步成家立業,擁有下一代。所以街坊鄰居的關係都非常好,像一家人。我雖然不住在富泰,但是在這裏呆的時間要多於家裏,這裏就像我第二個家一樣。

超訊:服務富泰多年,您最自豪的成就是哪些?

陳:最自豪的是我們的服務。坦白地說,因為政見不同,香港很多NGO和建制派背景的議員之間都會保持一種友好的距離,在富泰不是,大家拋開政見,緊密合作,我們搭建了一個平台,在安老服務、長者服務等各個方面加強溝通,大家沒有距離,都抱著同樣的目的,為更好地服務居民,這和其他地方是不同的。

超訊:在您看來,香港應該怎麼進行青年工作?

陳:過去20年,改革開放帶來了無數機遇,但很可惜,香港青年並沒有很好地抓住機會,現在有了粵港澳大灣區,我們的青年還能不能趕上時代,能不能找到機會?我覺得很關鍵。可以毫不誇張地說,再不趕上這個關鍵時期的話,香港的年輕人恐怕再難有機會。

我覺得,現在不少建制派做青年工作是有問題的,並不是說搞幾個交流團就能夠幫助青年融入國家發展。搞再多的交流團,如果不能讓青年切實得到利益,他們恐怕也不會跟著走,難以對國家產生認同。我認爲,要跟青年講未來,跟他們講他們的未來在哪裏。

超訊:你覺得應該怎麼和青年談未來?

陳:最該講的是創新創業,年輕人會對創新的東西有興趣,要跟他們說什麼是創業,跟青年講馬雲的故事,他們會覺得很受啟發,會覺得有興趣。可以讓他們繼續深入,我覺得也可以邀請大陸的演員,講講他們奮鬥的歷史,這樣年輕人會更容易接受。

超訊:您對現在香港的政治生態怎麼看?

陳:是越來越好的,無論是七一遊行也好,「佔中」也好,根本原因是民生問題沒解決好。因爲民生問題產生了很多怨氣,有怨氣,就集中成一股力量,要反抗政府。林鄭月娥上台之後,這個矛盾有緩和,是因爲反對派覺得她比較好溝通。同時立法會裏面有好幾個議員被DQ了,我們有短暫的優勢,還有就是這兩年經濟還不錯,都有影響。
現在反對派其實也很辛苦,已經想不到有什麼議題可以攻擊政府,連填海都要反對了,還隨便拿個理由來反對,我覺得他們是沒有藉口了。在我看來,只要民生問題搞好了,很多矛盾都能夠迎刃而解。

超訊:您覺得港珠澳大橋開通,對屯門有什麼樣的影響?

陳:在大灣區發展中,屯門具有巨大的潛力和優勢,港珠澳大橋開通和屯門至赤鱲角連接路的建設,大大拉近了屯門前往粵西的距離,屯門還是距離深圳灣最方便的地區,區位優勢明顯。屯門有兩所高校:嶺南大學和珠海學院,還有哈羅國際學校,教育資源十分充足;再加上屯門還有一定的土地資源。我覺得香港政府應該要重視,以前屯門的產業沒有發展好,接下來有很好的機會,完全可將屯門打造成創新創業的一個點。

屯門具有巨大的潛力和優勢

超訊:您作為屯門區議員,未來有怎樣的打算?

陳:我覺得未來的發展應該在青年。我希望能多做工作,從屯門出發,幫助青年更快地融入大局,我會盡力幫助兩地的融合。比如近期就準備組織中小學校去參觀前海,讓他們多看多瞭解創新創業方面的事情,他們會有興趣的。當然,作為區議員,我只算得上是一個「小人物」,但正因為如此,我可以更貼近基層,將屯門發展好。■

(Visited 137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