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特案廳與法身寺的對決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今年的泰國可謂是多事之秋,法身寺住持洗錢、佛教界最高领袖僧王職位空懸,首選副僧王涉嫌豪華汽車弊案、老虎廟事件、憲法全民公投結果產生分歧,以及敏感的軍事調動等,每一件事都可以寫一個劇本,保證劇情高潮叠起,看客欲罷不能。其中,泰國法身寺住持與泰國特別案件調查廳(DSI)的貓抓老鼠遊戲尤為引人注目。

%e4%bf%a1%e5%be%92%e7%be%a4%e9%9b%86%e8%ad%a6%e6%96%b9%e7%84%a1%e6%b3%95%e9%80%ae%e6%8d%95%e6%b3%95%e8%ba%ab%e5%af%ba%e4%bd%8f%e6%8c%81

這兩年對法身寺住持來說,可以算是流年不利。自去年捲入收受隆尚信用合作社前社長素帕猜捐贈的一筆總額14億泰銖(約四千萬美元)的資金後,法身寺住持法勝法師便被扣上洗錢罪名,與泰國特案廳屢屢過招,在泰國社會掀起千層浪。

有關法身寺住持洗錢的傳聞得回溯到17年前。1999年,法身寺弟子向泰國高僧委員會舉報住持洗錢,泰國已故的前僧王也曾裁定法身寺住持挪用善款有違佛門清規,要求住持強制還俗。不過,2006年,在法身寺住持交出挪用的欠款和名下的部分土地,計價約3500萬泰銖後,高僧委員會推翻此前的裁定,認為法師沒有違反僧團法,既然法師已交還款項,就不再予以追究,這引起了部分佛教人士的強烈反彈。為此,泰國佛教高僧伊色拉發起反僧侶委活動,並獲得多方響應。伊色拉呼籲政府全面檢討及改革國家佛教團體,尤其是佛教寺廟的財務狀況,避免發生僧侶挪用善款的醜聞,玷污佛教。

2015年,泰國特案廳在調查一起信用合作社款項被侵吞案件時,發現隆尚信用合作社前社長素帕猜於2013年挪用合作社約110億泰銖,其中14億泰銖捐給法身寺廟住持和法身寺。在素帕猜被捕後,於2016年3月承認侵吞款項的事實,被判刑16年。該案至少涉及5名嫌疑人,有3人已認罪。

 

信徒群集不允官員入寺廟

2016年3月29日,特案廳向法身寺住持發出傳喚令,以其涉嫌蓄謀洗錢、洗錢、收受贓款為由,傳喚他配合調查。但法身寺否認相關指控稱未參與洗錢,從素帕猜處收到的捐款均用於寺廟日常開支,此前已經把錢還給信用合作社。特案廳認為,即使錢已歸還,但違法行為依然存在,至此,雙方展開一場持久的拉鋸戰。

在特案廳發出第一道逮捕令前,曾三次傳喚住持,但都以失敗告終。現年72歲的法身寺住持以身患重病、難以行走等理由,拒絕投案接受訊問。特案廳又傳喚給住持開具病重證明的醫生,並試圖派遣一位中立的醫生檢查住持的狀況,但被住持拒絕。5月23日,在傳喚期限終結的前三天,法身寺住持向特案廳表示自己可以被逮捕,但必須能夠保釋。起初,該提議並未得到特案廳的同意,直到6月6日,特案廳終於鬆口,同意給予保釋,但法身寺住持仍未付出實際行動。6月15日,特案廳下一道最後通牒令。16日,雙方終於要正面對仗。在此之前,雙方還就如何逮捕經過協商。

法身寺住持法勝法師
法身寺住持法勝法師

據媒體報導,當天,600名警力與特案廳人員包圍了這個泰國最大最富裕的佛寺,然而,法身寺5000多名信徒「不約而同」地在寺廟內靜坐,以示對住持的支持。上午9點53分,追隨者堅持官員不得入寺逮捕住持,並發布一項聲明,稱只同意在有民選政府後,才容許住持被逮捕,因為他們擔心軍政府侵犯住持的人權。然而,住持的發言人向當局表示雖然住持願意被逮捕,但是追隨者不同意,所以住持不知道如何處理這種情況。經過4個小時的對峙,6月16日下午1點25分,特案廳召開新聞發布會,承認此次逮捕行動失敗,因為住持的追隨者不允許官員進入寺廟。

為了避免流血事件,第二道逮捕令遲遲未下。不過,特案廳並未就此罷手。6月27日,當局宣布,經過調查,法身寺在呵肋府的分部涉嫌侵佔土地。據悉,法身寺開發的世界和平山谷禪修中心的圍欄線佔地900多萊,與政府分配給窮人和無地農民作農業開發的土地重疊了187萊(30公頃),重疊部分的土地所有權文件必須被撤銷。法身寺辯稱,這塊土地係5年前從私人手中購買,用於開發佛法實踐設施,並經過土地局登記。此外,當局也瞄準法身寺的其他分支,包括清邁和大城府的佛法實踐中心。7月13日,當局又宣布法身寺在北碧府的分支的大部分建築侵佔是沙越(Khuean Srinagarindra)國家公園。此後,當局在黎府也查出法身寺佔用當地的幾片森林,面積達45萊(約7.2公頃)。

此前,紅衫軍領袖及為泰黨前民代溫醫師曾在自己的臉書上貼文,表示法身寺是紅衫軍、反獨裁聯盟以及塔信的重要根基力量,社會團體對法身寺及其住持的圍剿行動,就是針對「紅衫軍派民主人士及前總理他信派系」的攻擊。這位溫醫師一語中的,軍政府對法身寺住持「窮追不舍」,有一部分原因就在於法身寺背後的力量是前總理他信。

8月18日,特案廳廳長Paisit Wongmuang表示,法身寺住持面臨兩項逮捕令,第一個逮捕令是有關涉嫌洗錢和接受挪用公款。第二個法院傳票是黎府法院發布的關於法身寺侵佔土地的逮捕令,警方隨時可以逮捕住持。然而,按此形勢看來,即使真要逮捕,估計又會出現各種「意外」事件。總理巴育雖說依照法律行事,但為了避免流血,也得小心翼翼。所以有專家認為,法身寺的問題只能通過雙方妥協解決,也許會以法身寺住持外逃他國告終。就算真的要逮捕,雙方也要事先協商逮捕的細節。根據泰國法律,和尚不得坐牢,在坐牢前必須還俗。因此,即使住持免於坐牢,獲得保釋,雙方對簿公堂,最長也需要6年的時間,到時候住持還有機會應訴與否,還是個問題。

 

法身寺住持該身歸何處?

在眾人靜觀其變之際,9月1日,總檢察長辦公室突然發布一個決定,表示將推遲起訴法身寺住持和Khlongchan信用社合作社有限公司前主席關於洗錢的指控。這道命令讓人錯愕不止。當局與法身寺是否做了何種協商?原本咬定的罪行,為何突然改變口風?這是否當局在為法身寺住持走他信外逃之路做鋪墊?

有人認為,法身寺住持的問題能否解決,得看當局下了多大的決心。因為這對當局來說是一場硬仗,因為關乎的不僅是法身寺住持的個人安危,還涉及背後的政治、商界乃至國外信徒的強大勢力,甚至是泰國佛教界,可謂牽一髮而動全身,當局只能三思而後行。■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