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能應對挑戰 特朗普或成偉大總統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e7%89%b9%e6%9c%97%e6%99%ae%e5%b0%87%e4%b8%bb%e6%8e%8c%e7%be%8e%e5%9c%8b-2

11月8日的美國大選,震驚了全世界。被認為是美國歷史上最醜陋的選舉終於落下了帷幕,在這一場充滿醜聞、政治暴力、腐敗指控的總統競選,暴露了美國內部的斷層,族群分裂和衝突,而美國主導的全球秩序是否延續,將成為新任美國總統必須面對的問題。

這一結局被主流媒體稱為一場草根「革命」,一場政治「顛覆」。執政黨和在野黨之間的互相傾軋、刁難、抵制,以至抹黑、污蔑、詆毀,政治弊端暴露無遺;與此同時,社會戾氣彌漫,種族情緒、族群矛盾、排外情緒、仇富心態等等毒素橫流。這一切,顯示了美國正走向結構性的衰落,美國人的意識形態呈現出崩塌,而作為一個巨大的帝國,它僵化的體制則加速這一進程。

塵埃落定之後,特朗普將主掌美國這個超級大國。他作為一個華府局外人,作為一個商人他將面臨的最大挑戰是什麼? 他給美國和世界帶來的,是一場顛覆,還是一次改良?是一次成功的變革,使得美國「再次強大」,還是一次失敗的冒險,給美國造成更大的傷痕,如果特朗普能夠修補以下六大方面的裂痕,他騰挪的空間要比奧巴馬大得多,他就有可能成為一個成就大業的總統。

國家裂痕 特朗普要力挽狂瀾

特朗普在贏得大選之後,如何整合自己的票倉,帶領他們實現「大國夢」。目前,美國被硬生生分成了「兩個美國」:一個是「希拉里的美國」,另一個是「特朗普的美國」。特朗普當選之後,將美國內部的「極化現象」被這次選舉將其制度化,顯性化、擴大化了。目前,美國許多地區出現了「希粉」遊行,繼續反對特朗普。「特朗普美國」是草根的,或者是屌絲的美國。「特朗普美國」的選民構成,有「驚恐的中產階級」,「憤怒的白人」,「沉默的鄉下人」。

本次大選,造成的美國撕裂前所未有的。首先是「驚恐的中產階級」:按CNN民調(下同)顯示,特朗普的支持者是男人(與希拉里的支持者對比是53%:41%),老年人(45歲以上的53%:44%),中產階級:收入5萬美元以下選民中,投特朗普的比例是41%比52%,而5萬美元以上,10萬以下的選民中,比例是50%:46%。有趣的是,10萬美元以上的選民,投特朗普和希拉里的比例是接近的(48%:47%)。

美國的民調專家、政治評論家約翰·佐格比(John Zogby)談到,中產階級的失望給特朗普帶來了大量選票。他強調,「中產階級」與其說是一個經濟概念,不如說是一個心理概念。那些本來是中產階級,卻深刻感覺到「我不再是中產階級了」的群體,很多成為特朗普的支持者。這些人也許收入不低,但缺少穩定感,安全感。對未來不確定,這些人多半不是白領、骨幹、精英,可能是一位卡車司機,一位汽車廠工人,在過去,這些人付的起帳單,供的起子女讀大學,現在都成了問號。

再有就是「沉默的鄉下人」:他們居住在廣袤的中西部,遠離繁華的經濟、科技、文化中心,更遠離喧鬧的政治中心。但是,這回他們用選票說話,選擇特朗普作為他們的代言人。 這在選舉人地圖上一目了然:東西兩岸的藍色,而中部是大塊的紅色。

他們沉默、驚恐、憤怒的原因,是認為大量湧入的合法的和非法的移民搶走了他們的飯碗,大量流入的外國商品,尤其是「中國製造」奪走了他們的崗位,他們在美國社會中的尊貴的地位,第一次受到了嚴峻的挑戰。

還有就是「保守的福音教徒」。福音教徒中,壓倒多數投給了特朗普(81%:16%)。每週上教堂一次以上的虔誠教徒中,更多投票給特朗普(56%:40%)。他們對民主黨的自由派政策,越來越生氣:同性戀,墮胎,當然還有宗教自由。

%e7%be%8e%e5%9c%8b%e6%b0%91%e8%a1%86%e4%b8%8a%e8%a1%97%e6%8a%97%e8%ad%b0%e7%89%b9%e6%9c%97%e6%99%ae%e4%b8%8a%e5%8f%b0
美國民眾上街抗議特朗普當選

「希拉里美國」的人口構成,與其相反,是這就不難解釋,華爾街,矽谷這些「資產階級」,美國的「白骨精」:白領,骨幹,精英,還有好萊塢的名星,更有各種膚色的少數族裔,尤其是非裔,這次都投給了希拉里。 他們分佈在東西兩岸的大都會。他們是全球化、自由化、多樣化的受益者。

這兩個美國勢均力敵,相互對立,相互敵視,甚至是相互憤怒。因此,當結果揭曉,「希拉里美國人」完全不能接受特朗普作為他們的總統。打出了「他不是我的總統」的口號。可以想像,假如希拉里當選,特朗普美國人的反擊只會更激烈,更血性。當希拉里美國人得知,希拉里所得的大眾選民票,甚至超過了特朗普。至少輸在了人為設計的選舉人票上時,這種情緒更為激化。

「兩個美國」是這個國家出現不安、動盪、危機的根源,也使得未來的施政會打上問號。特朗普在當選第一天,就意識到這一裂痕的嚴重性,宣稱要做全體美國人的總統,而不是特朗普美國人的總統。 但是,這種裂痕要修復,說易行難。

因為產生這一裂痕的原因是深層的,光靠說幾句軟話無濟於事。首先要經濟上要繁榮;第二,分配要合理,最主要是中產階級得到保障和提升;第三,社會要平衡,在保守和自由間尋求最佳點。而這些,都不是短期可以看得見效果的。

異數當政 商人總統現身

美國西方學院(Occidental College)的尹曉煌(Xiaohuang Yin)教授在接受《超訊》記者專訪的時候表示,特朗普是個異數(既不是共和黨,也不是民主黨),從無執政經驗。美國的現任總統奧巴馬當過參議員,前總統小布任過州長,前總統克林頓任過州長,老布任過參議員,雷根、卡特均任過州長,尼克森當過付總統。而特朗普為地產商,與政客思維不一樣,行為更易基於公平交易的商業原則,因此將更加具有靈活性。

%e7%be%8e%e5%9c%8b%e8%a5%bf%e6%96%b9%e5%ad%b8%e9%99%a2%e6%95%99%e6%8e%88%e5%b0%b9%e6%9b%89%e7%85%8c
美國西方學院教授尹曉煌

特朗普當選之後,是一個「商人政客」的形象出現,為了掌握政權,向美國異見民眾連續拋出五個不,「不拿總統薪水、不休長假」(言外之意,不排除休短假);「不全盤廢除奧巴馬醫改」;「就是否調查希拉里,自己沒多想,也不優先考慮」;「呼籲自己的支持者對少數族裔的襲擊和騷擾」;「可以接受同性婚姻合法化(即不通過高法任命推翻此前的判決)」;「暫時不修築高大、漂亮的美墨邊境大門,部分邊境會用柵欄式的圍牆代替」。

這是特朗普當選後一周內對諸多爭議和特點議題表達的看法,完全與他在競選期間的措辭不同。最重要的是,他還對大選時民主黨對手希拉里(Hillary Clinton)敗選展現出了「同理心」,提到希拉里當天晚上向他致電表達祝賀對她來說太難。這一切顯示了特朗普的善變,他會成為一個「商人總統」嗎?政治就是妥協。民主政治更是妥協,美國的民主政治更需要妥協,商人的特點就是妥協,特朗普如果能掌握妥協的藝術,就有可能避免在奧巴馬時代的政治僵局,獲得更大的成就。

尹曉煌教授分析說,主要是因為支持特朗普的選民要求改變的決心強烈、傳統媒體在輿論方面影響力在下降以及沒有參與民調的「沉默的多數」在選舉中起了決定性作用。尹曉煌分析說,這次大選按照所有常規現象來講都應該是希拉里贏,主流媒體一邊倒,統計證明美國57家主要報紙支持希拉里,只有兩家支持特朗普,這和羅姆尼當年和奧巴馬競選時的平分秋色不同,而且華爾街大資本、矽谷、大企業都支持希拉里,共和黨100個最有權威的外交官都表態不會為特朗普工作,這是從來沒有的先例,小布希一家三口以及老布希都沒有投特朗普的票,麥凱恩和羅姆尼也沒有投他。尹曉煌教授指出,這次不僅特朗普當總統,共和黨還同時控制參眾兩院,而且在4年之內還至少要任命兩到三個大法官,司法權、立法權、行政權都控制在共和黨手中,等於一路開綠燈。

尹曉煌指出,個人品質也是另外一個因素。儘管特朗普說話離譜,但是更多人覺得他更像真人,這個情況和當年布希上台很相似,儘管當時布希知識面不如戈爾,但他更像普通人,而不是打磨包裝過的精英人士。

族裔裂痕 黨派裂痕

這次選舉的一個鮮明的特點,就是「憤怒的白人」對壘少數族裔。白人為何憤怒?首先,他們佔人口、選民、就業的比例在急劇下降。他們在選民中的比例曾經;第二,他們在社會金字塔的上層所佔的位置在縮小。一個典型例子是,在矽谷的高收入的科技精英中,金髮碧眼者越來越少。白人不僅心理上受挫,健康上也受損。甚至他們的壽命都在縮短。因此,他們有理由憤怒。

特朗普正是抓住了這批人的心態,以遣返非法移民,建美墨邊境牆,限制穆斯林移民為訴求。按照特朗普移民政策,驅逐非法移民,會取悅那些白人支持者。因此,大選過後,那些非法移民的子女,穆斯林的子女,都感到了切膚之痛。在選後抗議特朗普的人群中,居然有許多是中學生,這是過去極其罕見的。

特朗普上任後是否有能力搞好與國會的關係,與萊恩等人友好相處,成為關鍵。如同奧巴馬一樣,沒有國會的配合,他宣稱要達到的「變革」只能是一場自彈自唱。 一個是建制派的共和黨,一個是草根派的「特朗普共和黨」。「特朗普共和黨」與建制派在理念、政策、風格上差別極大。如重商的共和黨歷來主張自由貿易,而商人出身的特朗普卻主張貿易保護。

大選過後,美國出現了總統、參眾兩院都是共和黨人擔任或掌控的狀態。然而,在國會上,特朗普面臨著兩面作戰的尷尬:一方面,要與虎視眈眈的民主黨議員合作。另一方面,也要和各懷鬼胎的共和黨議員合作。

美中關係 特朗普的硬骨頭

特朗普時代,美中關係如何去?當今世界上最重要的國際關係,毫無疑問是第一與第二經濟大國之間的美中關係。特朗普的外交主張,一言以蔽之,就是要讓美國回歸「孤立主義」。「孤立主義」是美國建國後很長一段時間內秉承的外交政策,即美國不參與國際事務,尤其是要避免捲入歐洲各國的紛爭之中。美國參加一戰後,「孤立主義」逐漸被「全球主義」所取代。美國也從中獲益非淺。如美國就一直是建立全球自由貿易體系的主要宣導者。

因此,特朗普的保護主義、「美國第一」的競選口號,迎合了美國國內的「孤立主義」情緒。但一旦他坐在橢圓形辦公室,他是很難嚴格按照「孤立主義」原則行事的。

%e7%be%8e%e5%9c%8b%e4%b8%ad%e7%94%a2%e9%9a%8e%e7%b4%9a%e7%bc%ba%e5%b0%91%e7%a9%a9%e5%ae%9a%e6%84%9f-2
美國中產階級缺少穩定感

奧巴馬時代,美中兩國關係整體不錯,但在這兩年,在南海、薩德等問題上,兩國劍拔弩張,幾乎刀兵相見。如同每一位競選人,特朗普在競選期間對中國發了不少狠話。他咒罵中國為「掠奪」或是「世界歷史上最大的盜賊」。要對中國商品加的45%的懲罰性關稅。

同樣,在美中關係方面,特朗普的支票能不能一一兌現,有很大的變數。特朗普當選後,習近平第一時間發了賀電表示祝賀,這說明中國依然非常重視中美關係,依然想要在特朗普時代,跟美國發展正常互惠的關係。

中美現在有六十多個機制保障,涵括安全合作、網路合作、貿易合作、金融合作等多個領域。特朗普難以完全背離過去的歷屆政府發展中美關係的基礎,另起爐灶。

毛澤東說過,他喜歡與共和黨人打交道。美中關係破冰者就是共和黨總統尼克森。而商人出身的特朗普,沒有理由忽視美中合作的巨大商業利益 。

針對特朗普上台對中國的影響,尹曉煌認為,對於中國來言有利有弊,目前特朗普對華政策不明朗,但他很實際,而不是像希拉里一樣會用理想主義原則,因此對台灣、韓國、日本不會很關心;而對歐洲盟國也是表示過如果不出錢就不支持,這是總統候選人中少有的表現;在南海問題上也是不會介入。然而,他會更注重打擊恐怖主義,和俄國改善關係,反恐需要和中國和俄國合作,這就改變了希拉里對中國和俄羅斯的強硬對抗道路。尹曉煌指出,中國不熟悉特朗普,中美雙方這時就有個磨合過程,現在誰當國務卿和國防部長都不清楚,國防部長很有可能是金里奇(Newt Gingrich),也有可能是紐約前市長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因為他們都是特朗普的堅定支持者。

而對中國而言,特朗普當選提供了一個巨大的機會之窗。在經濟領域,令中國不安的TPP可能無疾而終。 而中國已經建立了亞投行,這將部分取代世界貨幣組織(IMF)、世界銀行、亞洲發展銀行的功能。在地緣政治領域, 美國有可能從亞太地區收縮 ,就意味著中國可以在這方面獲得更大的活動空間。從某種意義上說,中國有可能成為本次美國大選的最大贏家。」small-logo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