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修例風波自去年六月爆發以來已持續逾半年,局勢仍未恢復平靜。危機之下,社會上的政治紛爭不斷,社會撕裂嚴重,多個行業均受重挫,經濟也有走下坡路的趨勢。而隨着不少港人對於香港前途及未來的焦慮逐漸加深,各大機構的調查數據都顯示,港人的海外移民傾向正顯著增加,新一輪的移民潮悄然來臨,連Google trend都顯示“移民”從過去數月至今已經成為香港地區搜尋關鍵字的大熱。

在香港,如果居民要移民海外,必須首先申請俗稱“良民證”的無犯罪紀錄證明書。而“良民證”的申請數量,向來被看作是社會移民趨勢的一個風向標。而據香港警方數據顯示,過去半年香港居民申請移民所需的“良民證”數字按年激增五成七;其中,12月上半月更是每日平均有125宗申請,數字為全年單月之冠。

而要看到的是,香港新移民潮顯現的背後,其實隱藏着港人處在當前社會困局下複雜又微妙的心理狀態。如果未來香港局勢依舊無法走向明朗化,恐怕香港移民的熱度難以消減,也會使社會面臨持續的人才流失。

加拿大、台灣仍是港人最心儀移居地

隨着政治風波在社會上愈演愈烈,香港不少移民公司都進入了生意最紅火的時刻。據香港本地一家移民顧問的統計數據顯示,自去年5月份起,公司收到的港人移民查詢就拾級而上,連升4個月,其中9月份收到的查詢量,較5月份更是急升達14倍。

而香港本地的移民中介紛紛表示,從去年11月至今,經過多個月的資訊發放及醞釀,港人移民潮也進入了新階段,不少諮詢者已經由最初的查詢及考慮,轉入到付諸行動正式申請。

那麼辭別香港,港人的理想移居地點究竟有哪些地方呢?香港中文大學去年10月發布的一份調查顯示,歐美國家仍然位列港人海外理想移民地榜單的前列,尤其是加拿大、澳洲、美國都格外熱門,而台灣則成為了亞洲範圍內最受歡迎的移民地點。

作為港人喜愛的移民國家之一,加拿大去年就迎來不少移居的香港人。據統計,去年1月至10月,加拿大移民局收到港人的永久居民申請數字為1,425人,期間共有1,315人獲批永久居民身份者。不過,對於港人移民加拿大大幅增長的預測,倒是未顯現。縱觀去年加拿大的永久居民申請數字,與2018年相比並未有明顯上升,而是基本持平。

此外,有本地移民公司表示,在海外移民時,港人多數會選擇英語系國家,其中澳洲就是受歡迎地區之一,其優勢在於社會環境較為安全,與香港時差較小,氣候溫和適宜,而且澳洲地大物博,發展潛力高,加上都是實行英式普通法地區,專業人士較容易在當地就業。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近年來,歐、美國家等港人傳統移民選擇地的移民門檻不斷提高,難度增加,而使部分港人卻步。這也使地理位置相近、與香港文化背景相似、移民門檻較低的台灣,成為香港年輕單身人士以及準備退休人士的移民之選。

據台灣內政部移民署的資料顯示,過去數年每年平均有約四千名港人到台灣居留,而在去年,去年首11月人數已有近五千人移民台灣,單單在去年6月,就有多達92名香港人在台灣定居,較同期增加超過兩成。台灣陸委會更表示,香港對於台灣移民的諮詢人數更是比以往呈現明顯增加。

三種失落心理 促發港人移民潮

其實,回顧歷史,移民潮在香港歷史上並不少見。港人移居海外的歷史悠久,大多數海外移居者的心態無外乎都是尋求更好更有保障的生活和前途。早在上世紀60年代開始,香港就曾出現多次間歇性的移民潮,如1967年、1997年前等,許多港人都移民海外,在取得外國護照後又重回香港繼續打拚。而近期,久久未有平息的政治風波和愈加暴力化的社會氛圍則成為了港人移民的新催化劑。

有專家分析指出,港人移民的背後涉及多種因素,包括生活質量、教育機會、職業發展空間以及社會環境轉變等,但是政治爭拗多、社會撕裂嚴重是此次反修例風波後港人提及最多的移民因素;若現時社會問題沒有改變,令本地市民對香港的中長遠發展和生存環境失去信心,大的移民潮就會再度出現。

值得一提的是,相比起之前的移民潮不同,此次傾向出走香港的群體是一批以中產階級和專業人士為主的年輕人,在香港有一定的資金積累,有樓有車。而在社會危機爆發後,他們呈現出的是三種有所迥異的移民心理。

1 香港是跳板,出走為求更好生活

其實,需要看到的是,港人海外移民的心理並不是一時興起,在香港的年輕中產,從來都在為爭取更好的生活而努力奮鬥。其中,更有不少人始終都認為,香港只是走向更高平台的跳板,看重在港工作的高薪,賺夠錢就走人,是他們的普遍心態。此次的反修例風波,也只不過是一個導火索,促使他們加快了移民海外的步伐。

細看這背後,其實也是香港民生問題長期積累的負面效應。香港土地房屋矛盾突出,居住空間逼仄,是眾所周知的現實。與世界上其他一些地區相比,香港生活環境不夠宜居,房價高企,使得不少中產階層望而卻步,喪失信心,無法擁有高質量的生活,因而只要有了足夠的經濟能力,移居海外就成了他們必然會考慮的選項。

2 希望破滅,對未來前途感焦慮

而另一部分想要移民者的心態,卻與此次反修例風波有着直接的關聯。此次政治事件歷經多個月也未能平息,令不少本身想在香港謀求發展的年輕人轉變想法,對未來喪失信心。而港府一直未有拿出行之有效的解決辦法,任由事態發展,不管不問,更使他們的希望完全破滅,進而對自身的前途命運倍感焦慮,無奈之下只好選擇移民。

尤其是此次的暴力事件還蔓延至校園,也使得注重子女教育的一部分中產人士,對香港的教育環境產生擔憂,因而希望與家人子女舉家逃離香港,搬至國外,生活在一個更加穩定、安全、平和的氛圍中。

3 持續觀望,隨時準備歸來

當然,還有一些年輕人,雖然同樣感到失落、焦慮,但是仍對香港的未來持觀望態度。懷着對香港的深厚感情,他們選擇海外移民,只是抱有“暫時避一避風頭”的想法,想着給自己留條後路。

像近年來,不少港人都將首選移民地從距離較遠的歐美國家拉回到較近的亞洲地區,選擇像台灣、新加玻、馬來西亞,以至泰國等地方移民,正是因為離香港近,不僅回來旅遊探親方便,更是因為一旦那些不明朗因素消除,便可以隨時迴流。而他們,實際上對香港的未來還沒有完全絕望,抱着一種香港還可能好起來的希望。

大灣區成港人移居新方向

在局勢影響下,隨着去年粵港澳大灣區規劃的進一步提出,北上擁抱大灣區,也成了目前越來越多港人移民的新選擇。

據港媒報道,業內人士數據顯示,近幾個月來,香港查詢內地物業的准買家,約有六成的人士擬購入樓盤後作移居用途,其中有不少看好大灣區西邊包括中山及珠海等在內的城市。

相比過去往年以年長客源為主,這些准買家不僅有年輕化的趨勢,還大多是集中的家庭客。他們買房都首選有優良校網的地區,盼望在香港政局動蕩的情況下,能在內地覓到更穩定的居住環境。

有內地的房產代理形容,目前港人在大灣區置業的需求大增,現時“幾乎日日都有睇樓團”,已有部分公司將增加人手發展相關業務。

這背後,一方面是因為香港社會事件持續,經濟衰退情況陸續出現,導致市民對局勢信心不足;同時,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領導小組早前召開第三次會議,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會後公布十六項新措施,為港人到大灣區發展提供了諸多便利條件,包括豁免港人於大灣區九個內地城市購買房屋的限制等,開始吸引港人移居內地,也使期望移居內地城市的港人數量急增。

香港新移民潮來襲,表面的現象固然值得重視,但是背後的本質更值得思考和檢視。其實,長久以來,人才都是香港最具競爭力的優勢之一,雖然現階段暫未見到香港大規模的人才流失,但若政治風波進一步造成香港社會環境的惡化,可預見本地的人才將持續外流,而這座城市也會失去其吸引人才的魅力,而現階段港府的當務之急便是正視問題,緩和政治紛爭,修復社會氣氛,重視解決民生問題,才能穩住港人的信心。

如果不能及時恢復港人及外來人才對這座城市的信心,未來在國際人才的激烈比拼中,香港恐怕會失去往日的華彩而黯然失色。

(Visited 1,081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