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故宮背後的機遇與陷阱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港府與北京故宮簽署協議,計劃建香港故宮博物館,這是香港的機遇, 可重塑香港在大中華的地位。但故宮議題缺少諮詢環節,反對派必借此打擊推動香港故宮的林鄭月娥的聲望,引發新的政治執拗。

參選特首的林鄭月娥推動香港故宮建設

故宮的議題,在香港激起巨大爭議,但却也爲港人提供了一個思考中國文化的契機。秦王遷九鼎,書同文、車同軌,從此中國走上了大一統的道路。故宮是什麽呢?就是每代王朝置放「鼎」的地方。只不過,最初禹王鑄的九鼎在秦朝時候已經失落了。後人只能用其他的象徵之物來代替。

在台北的故宮,有一件國寶,幾乎人人都會注意到。那就是置放在三樓正中位置的「毛公鼎」。

1933年,華北危急,日軍進犯北京之前;1948年,黃淮地區易手,共軍即將兵臨城下之際,國民政府會費盡一切力量,把故宮國寶轉移,其中包括象徵政權正統性的「鼎」。

北京故宮

故宮文物,在中國文化中,並非只是一些具有觀賞性的文物與藝術品,而其本身就具有國家正統的象徵性。所以,台北故宮與北京故宮遙遙相對,即便在今天,其背後依然具有兩地爭奪中國文化正統性的味道。

在台北與北京之外,如果能有另外一個地方再建故宮,那無疑,該地在大中華文化圈中,將獲得巨大的地位提升。最近,香港政府與北京故宮簽署協議,計劃在西九文化區興建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長期展出故宮珍藏。這是香港的機遇。

香港在中國的叙事中,從來都是邊緣之地。即便1978年之後的改革開放中,香港爲中國經濟崛起發揮了巨大作用,但那也只是作爲碼頭和平台的工具性作用。如果香港有一個博物館,可以常年展出故宮珍藏,那麽這些珍藏本身,靠其吸引力,就可以讓這裏變成一個文化的中心。

 

把香港變成一個文化中心

近年來,隨著中國崛起,香港在經濟上的優勢衰落。如何重新定位香港,成了新的考驗。如果能够借故宮文物,重新塑造香港在大中華區的地位,讓香港在文化正統性上具有與北京、台北可以鼎足而立的位置。那顯然,將會是香港重新出發的契機。

但故宮文物本身的政治性,以及香港近年來紛繁複雜的政治變動,令香港故宮的構想並沒有那麽容易完成。對香港來說,這既是機遇,也有陷阱。

因爲故宮的政治性,在台灣,傾向台獨的民進黨人一直想消解故宮的影響力。故宮本身就是中國五千年歷史的濃縮,台獨力量則希望與中國歷史切割,建構另外的歷史論述。所以,陳水扁推動在高雄建立故宮南院(國立故宮博物院南部院區),展品上主要展出亞洲藝術品。但後來台灣政黨輪替,馬英九延緩了故宮南院的進度,幾個月前的2016年9月,重新上台的民進黨人蔡英文擴大了故宮南院的試運營。

 

陳水扁想淡化故宮的中國性

進入現代社會以後,中央政權通過人口調查、地圖、博物館等手段,建構「想像的共同體」,實現民族國家的建設。而抗拒中央政權的勢力,也在通過這些手段,建構與之相異的「共同體」。陳水扁想讓故宮南院變成一個聚集亞洲藝術品的博物館,淡化故宮的中國性。其目的並不是想讓故宮去政治化,而是想改寫故宮的政治屬性。

今天的香港,本土認同崛起,面對香港建故宮的問題,很可能有人會基於抗拒中央的目的而反對。但中共不能等同於中國。五千年文明的結晶,國民政府以及過去的歷届政府,都歷經千辛萬苦而保存,香港却要無端拒絕?中央釋法之後,港獨勢力沉潜,但其思潮影響還在,如同台獨一樣,要與中國切割,必然要消解故宮的影響力。

台北故宮

同時,因爲推動香港故宮的林鄭月娥,是下屆特首的熱門人選,但在故宮議題上缺少了諮詢環節。所以,政治反對派必將借故宮議題,打擊林鄭月娥的權勢。以此爲林鄭立下馬威。

另外,作爲一項曠日持久的工程,西九龍文化區的建設,本身就在香港積累了巨大的不滿。現在建設故宮等於要推翻此前的多項計劃,對於西九文化區本身已有冀望的文化界人士,無疑等於被港府再度戲弄了一次。如此政府,怎能孚衆?這也爲香港故宮的構想,招致了敵人。

因此,故宮的建設,很有可能會出現巨大阻力。如果無法化解,其後果,不止讓香港的重新定位自己的機遇白白流失,還可能讓香港陷入新的政治執拗,反而成了香港政治發展的陷阱。目前來看,香港政治近似於要進入惡性循環。朝向最壞的方向思考,更能猜中結局。

治水的夏禹,鑄了九座鼎,然後把它們分置在天下九州。後來集權的王朝,把九鼎歸於一尊,於是中國從分封的時代,進入了中央王朝直接管理的時代。當代的中央政府,同樣高度集權。這一刻竟然同意在香港建故宮,將具有高度政治象徵性的故宮文物,分置一部分到香港。這可謂是巨大的轉變。這也可以看得出,中央對於凝聚香港人心,煞費苦心。

 

香港反對派抗拒故宮的建設

香港的反對派,如果長期抗拒故宮的建設,就算能够收獲戰術的勝利,却可能會讓香港失去戰略的機遇。而來自中央的想法,隨時也在變。香港故宮能否建成,目前還大可懷疑。只是,這是香港的機遇,值得廣而告之。

况且,故宮珍寶本身就是巨大的財富。轉移如此巨大的財富來香港,何樂而不爲?以前,大量珍寶,借香港這個平台交易,隨後被迅速轉移,或者海外文物流回國內。或者,國內文物通過香港流向了海外。香港本身,永遠只是個中介。未來,從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開始,香港本身就應該成爲珍寶聚集以及文化聚集的中心。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