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等保護産權,案例比文件更有效

專訪:原格林柯爾董事長顧雛軍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民營企業家顧雛軍接受《超訊》獨家專訪,對中共中央發布的《關於完善産權保護制度依法保護産權的意見》出台表示樂觀, 指出現在中國有恒産者太多,應依法保護私有産權,企業和老百姓都要保護。應通過糾正冤案錯案來體現産權保護,不搞一兩個案件平反,老百姓不會相信。

顧雛軍出獄後,要求平反他的錯案

在廣東法院網上,2月10日上午,顧雛軍發現他的刑事再審案又被推遲了。這一次,廣東高院把他的案子審限到期日推遲到2017年4月14日。這是自2014年1月17日立案以來的第十五次推遲。上一次的審限到期日,是2017年的1月14日。

作爲中國商界的風雲人物,從2001年到2005年,顧雛軍把虧損嚴重的科龍電器扭虧爲盈,並且變成了廣東順德的第一納稅大戶。與此同時,他個人也迎來了人生的高峰,顧雛軍所掌控的格林柯爾集團旗下一度擁有五家上市公司。但是從2005年開始,到2012年,顧雛軍卻在監獄渡過,他被控以虛報註册資本、違規披露、挪用資金等罪名,判處執行有期徒刑10年。

2012年9月6日,顧雛軍提前出獄,一周後的9月14日,他便開始喊冤申訴,要求平反他的錯案、撤掉對於他的三項判决,依法改判他無罪。

顧雛軍也舉報了四位原佛山市和證監系統的高官,說他們是「中國最邪惡的四個人」,爲了搶奪股權,而製造了他的冤案。這四個人中,包括已因其他案件而落馬的前公安部部長助理鄭少東。根據顧雛軍的舉報材料,所有針對他的調查,最初都來源於一份子虛烏有的「2.76億美元未結清保函」。以此保函立案,將他收押,然後再給他找其他罪名。

 

「中國最邪惡的四個人」

到現在,四年多又過去了,平反還沒有到來。在北京上地的一棟辦公樓裏,顧雛軍對《超訊》記者說:「我一定要平反,我的全部目的就是要平反。只要不把我殺了、不把我關進去,我就要通過一步步的法律程序來爲自己平反。我把一個爛公司拯救成一個好公司,我反而有罪了?那怎麼可能呢?就算到了80歲我都還要為這件事平反。」

現在,顧雛軍對於平反的信心,比以前更足了。在2016年11月27日,中共中央、國務院聯合發布《關於完善産權保護制度依法保護産權的意見》。《意見》特別提到「對涉及重大財産處置的産權糾紛申訴案件、民營企業和投資人違法申訴案件依法甄別,確屬事實不清、證據不足、適用法律錯誤的錯案冤案,要依法予以糾正並賠償當事人的損失。」

 

「不保護私有産權是有問題的」

顧雛軍說:「我是百分之百有信心,因爲我們國家,有恒産者太多了,現在有恒産者不像90年代鳳毛麟角那幾個人。在這種情况下,不保護私有産權是有問題的。」

最近幾年,除了平反,顧雛軍也在完善他的「引資購商」主張。他認爲,如果在未來十年裏,中國資本選擇處於國際頂級水平的國外製造企業爲目標,進行併購,然後將其生産逐步轉移到中國,可以依靠品牌價值、技術以及中國製造的成本優勢,奪得全球市場的行業定價和規則制定權。如此,中國便能實現十幾個行業的産業升級。今年1月份,《超訊》記者在北京專訪顧雛軍。以下是訪問摘要:

順德湧現過多家著名的民營企業

《超訊》:你覺得這個文件能落實嗎?

顧:我認爲會落實的。因爲現在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依法保護産權,不完全是保護企業,老百姓也要保護。以前90年代的時候,在北京買個房子兩萬塊錢。在我被抓進去之前,2000年到2005年之間,北京買個房子也就幾十萬塊錢。那個的話,真不算什麽事,也不算什麽財産。

可是,現在在北京,一個人有兩套房子的話,他就有兩千萬人民幣的財産呀,甚至值三千萬人民幣。1500萬一處房子,兩處房産,就是500萬美金啊。美國有多少有500萬美金的人?可北京有兩套房子的人大把。所以這種意義上,中國已經到了要保護所有有産者的産權。

現在中國有五六億人在大城市了,這些大城市的人不管怎麽樣,他都是有産權的,有財産的,你不保護他肯定是不行。不保護就是已經關乎政權的穩定問題了。所以說,中央這次出這個平等保護産權的意見呢,是比較合理的,我個人認爲力度也是比較大的。

 

《超訊》:但是以前也出現過類似的文件?

顧:跟之前的比,這次還是有很大進步的,至少明確提出了,要「平等保護私有産權」、「私有産權不可侵犯」。我們和美國、歐洲的資本主義國家憲法就差一條,就是神聖不可侵犯的「神聖」兩個字。我們真的是盼了很多年,就盼這句話。

 

《超訊》:這個文件出來以後,很多媒體把你跟其他類似的案子翻出來討論。你怎麽看?

顧:我覺得現在依法治國的環境,比以前要好很多。至少有一條,我告證監會,可以立案了。以前我告證監會,它是不立案的。現在至少更講程序了,這樣程序上的一些權利可以得到保障。

要讓所有民營企業家和老百姓都相信中央保護產權的決心。那麼不給平反,估計是不行了。現在媒體都在提我和仰融,把我們定性爲標誌性的、影響很大的事件。可能還加了一個褚健。就是浙江大學副校長。褚健把一個公司做得很大,只是還不想放棄大學教授的身份,所以掛靠了一下學校的名字,後來也剝離了,實質上跟學校沒有關係。但是最後說他「侵吞國有資産」。這裏的邏輯就是企業辦得越好,褚健的罪行就越大;要是辦砸了,他就無罪了。

《超訊》:依法保護産權的文件,該怎麽執行呢?

顧:怎麽執行的問題,中央也看得出來,不搞一兩個案件的平反,老百姓應該也不相信。所以這次文件也提了要甄別糾正冤案錯案。就是說一個案例頂一百個文件。大家都講的那些冤假錯案,怎麽也要糾正一兩個吧。糾正五個的話,我肯定就在裏面。如果說就是不糾正我,不糾正仰融,不糾正褚健,那這樣的糾正,影響力不夠啊。

現在不糾正的話,那麼中央的意見又成了以前的「非公經濟36條」(《關於鼓勵支持和引導個體私營等非公有制經濟發展的若干意見》)了。36條的時候呢,我們的經濟搞得非常好,所以36條大家不在乎。現在的形勢呢?如果沒有民營企業,就業等等就成問題。中央是非常英明的,這個「意見」洞察力很深,寫的非常好。可是,現在就是怎麽給平反的問題。若不平反,老百姓沒信心啊。

顧雛軍認為「引資購商」可令中國製造轉型升級

《超訊》:你怎麽看對於民營企業家原罪的提法?

顧:我個人是乾乾淨淨,沒有原罪。我的錢是從國外帶回來的。然後我也沒有經過賄賂才上市。格林柯爾是在香港上市。我買的科龍本身是上市公司,在我接手之前已經上過市了,它上市過程中,如果有什麽問題,跟我也沒有關係。所以我手上乾乾淨淨。因爲我買的是上市公司,爲什麽要幹一些非法的勾當啊。

 

《超訊》:香港證監會最近再度裁定你和其他四名格林柯爾前高層人員犯市場失當行爲,繼續凍結12億港元的股份。對此,你有什麽回應?

顧:我完全拒絕香港證監會市場失當行爲審裁處對我和格林柯爾公司的全部指控。這些指控所依賴的證據完全是由我所舉報的貪官所提供的虛假證據。佛山公安非法收繳了科龍案的不涉案公司——格林柯爾集團所有公司的全部財務資料,查封和拍賣了格林柯爾旗下公司所有財産。我出獄後,曾多次讓我的律師向佛山公安索要這些財務資料。佛山公安居然說,所有這些財務資料在其保存期間被水淋濕,已銷毀,無法發還給我們。所以,叫我到香港去應訴,我沒有材料去應訴啊。是不是啊?我手上一個文字材料都沒有。所以我只能等,等我平反了,這幾個貪官被抓了以後,我的律師到看守所去找他們,才真有可能拿到對我有利的證據,我在香港方面才有可能打贏這個官司。

 

《超訊》:出獄以後,這四年來你的生活怎麽過的呢?

顧:第一年我就在到處喊冤,喊冤不管用啊。然後我就到「天才縱橫」公司來,當名譽董事長,這些人原來都是我的部下,規模也不大。然後呢,我就寫了本書《引資購商:中國製造2025新思維》,實際上我這本書花了兩年時間,到2016年5月出版。這本書寫完了以後,就到處去講演。這個月還有好幾次講演。我這個「引資購商」的觀點,大家都說好,也有地方政府找我們,我們現在跟十幾家政府在談。我本來是跟某一家地方政府弄了一個「引資購商」的基金,本來已經談好了。去年8月30號,我看到深改組的這個《關於完善産權保護制度依法保護産權的意見》,感覺我能平反。我就想,等我拿到錢,我自己去幹了。我們這些企業家,你讓我給人家打工,最後就當個GP(General Partner,普通合夥人)管理基金,我覺得太難了。有些政府人員,他也不懂,但他說話你又不能不聽,我這個脾氣估計也弄不了。所以我就决定還是我自己去搞,等平反以後拿自己的錢去買(引資購商),可是沒想到又過去好幾個月了。

仰融

《超訊》:你怎麽看中國製造業現在遇到的問題?

顧:在《引資購商:中國製造2025新思維》這本書的第一章,我已經講了招商引資的沒落。招商引資搞了30年了,這個風帆已經把中國的小船弄成大船了,現在船太大了,招商引資不可能招到知識型經濟企業。所以我們現在要轉型升級。像特斯拉(Tesla)電動車,根本沒有必要在中國建廠。人家所有的東西,都是全自動化的,也不要幾個工人。美國生産的這個產品,可能比中國還要便宜。所以特斯拉賺的錢,都是知識賺的錢,根本不是勞動力賺的錢。勞動力賺的錢很小,所以像特斯拉這類企業,招商引資是招不來的。

但是「引資購商」可以幫中國實現轉型升級。等我的案子平反以後,我想幫這個國家盡一份微薄的力量。等平反以後,如果能拿回來的錢少,那我就買一個小行當,某一部分,比如蓄能電池,儲能電池是很便宜的。釩電池也是十三五規劃中國家重點要搞的,在國外買個頂天立地的企業,排名第一的企業。我把這個企業的生產和技術帶回來,那中國在這個行當就可以實現轉型升級了。

 

《超訊》:「引資購商」可行嗎?

顧:這個辦法應該是比較現實的。如果光靠自己去弄專利,這個是不可行的。舉個例子,摩托羅拉搞移動通訊,但摩托羅拉黃了。可是Google依然花了125億美金,去買摩托羅拉在移動通訊領域的26000個專利。那就表明,Google這麽强大的研發隊伍,都沒有能力繞開摩托羅拉的專利,而且可能有的專利還是快要過期了,Google仍然願意花125億。我在國外有49個專利,我坐牢這麽多年,我的專利在國外從來沒被侵犯過。所以我認爲,只有買一家國外公司,它擁有很多專利,然後在這個基礎上再去研發,才能走到世界前面。中國製造要轉型升級,我提的「引資購商」是一個很好的辦法,是一個捷徑。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