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未來的發展空間在哪裏?

專訪: 厦門大學台灣研究所副所長李非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李非教授接受《超訊》獨家專訪, 指出金門理論上有機會打造成免稅區、自由貿易區, 但在目前政治形勢下,難度非常大;反而金門將來可做轉口基地,台資企業的産品在大陸生産後運到金門,把外包裝撕掉,就從Made in China變成Made in Taiwan,出口到國際價格就不一樣了。

厦門大學台灣研究所副所長李非

 

近日,有綠營人士透露,在兩岸人士的奔走之下,蔡英文與習近平的會面將有可能成真,會面地點的考量選項有「馬習會」之地新加坡以及有小三通意義的金門。兩岸的領導人是否會有突破性的互動,尚且不得而知。但這則消息也將有小三通意義的金門再次推上兩岸關係的重要舞台上,金門在兩岸交流一直有其相當特殊的歷史意義。

金門,以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及歷史因素,一直扮演著台海的前哨,見證五十餘年海峽兩岸情勢的風風雨雨。連年的炮火熏染,塑造了這片土地與台灣本島所截然不同的人文與戰地風光。金門與一衣帶水的厦門,原本同樣被兩岸當局做爲前線的角色定位,但金門的建設發展早已落後於厦門。

金門的前景在哪裏?他需要什麽樣的發展模式?金門未來在兩岸關係中將扮演什麽樣的角色?兩岸交流停擺,台商何去何從?帶著這樣的問題,《超訊》訪問了厦門大學台灣研究所副所長李非,以下爲訪談內容:

 

《超訊》:目前形勢下,金門有機會打造成一個免稅區、自由貿易區嗎?

李非:把金門作爲一個自貿區來跟大陸進行對接,從理論上是可行的,但是從現實政策上來看,難度非常大。這主要取決於台灣當地,上面不同意,下面就沒辦法做。目前從金門縣政府到議會以及民衆都希望把金門打造成一個更加靈活的免稅區,或資金的中轉地,但都因爲政策限制沒辦法做。我們以前還提了很多建議,比如做金厦大橋,把它作爲一個和平象徵的標誌,這從資金上、技術上都沒問題,關鍵還是在政策上。現在這種詭異的政治形勢下,做這件事情,雖然不是不可行,但是難度較大。

未來如果兩岸關係緩和了,再把金門作爲一個橋頭堡來跟大陸進行對接,先進行經濟上的融合,然後社會的整合,再進行政治上的一些共同治理,還是可行的。

 

《超訊》:過去台灣經濟發展、兩岸經貿交流,主動權還是在大陸這邊,包括農産品、海産品的開放等等,這些都是大陸給了他很多優惠。

李非:對,如果從制度化安排的層面來看,大陸體量大,當然處於主動狀態。但如果從企業的角度來看,兩岸經貿的主體、主要角色的扮演者是台商。台灣人來大陸投資,帶動台灣的産品出口到這邊,然後台資企業産品要出口到國際上去。台商帶動了相關的經貿活動,當然現在這個形勢已經發生了相當大的變化。

變化在那裏呢?由於大陸的生産成本提高以後,台資企業的成本也在提高,中國大陸經濟在轉型,台資企業也在轉型,現在台資企業在大陸面臨的問題就像20年前台商所面臨的問題一模一樣:一個是勞動成本提高,一個是稅率提高。這導致他們在大陸沿海地區做不下去了,如果台商要留在像厦門這樣的東南沿海地區,要轉型做服務業,即「二升三」,第二産業升成第三産業。因爲大陸正在由世界工廠向世界市場轉變,作爲世界市場,就需要有大量的服務業向市場服務,而這正是大陸經濟的短板。大陸現在消費潜力越來越大,人均購買力大,雖然財富兩極分化,但是貧者再貧,基本的生活剛需還是有的。

台資企業在服務業方面還是有能力的,台灣還剩下的唯一有優勢的就是服務業,尤其是生産型服務業。且不說爲大陸企業服務,就爲在大陸投資的9.7萬家台企企業服務,爲2000億美元的資金服務,台資企業就有做不完的業務。

金門風獅爺免稅購物中心

《超訊》:八縣市長訪問大陸,在旅遊業這方面開了個口子。往後如果政治上沒有大的突破,經濟上會不會開一些其他的口子?比如在貿易上給藍營一些優惠條件,或是讓金門有機會做離島免稅之類的貿易,這類會有空間嗎?

李非:我們可以給金門、媽祖一些比台灣本島更大的政策優惠,但是影響面很有限。本島的話,國民黨才五個縣市,花蓮是無黨籍的,再加上金門、媽祖,實際上影響小的可憐。

 

《超訊》:能不能有這樣一個設想,這八個縣市開口子,其他綠營縣市的産品通過這裏出口,拿一個執照的話,大陸也可以接受。這等於對藍營的一種支持,這個體量就會大很多。

李非:這樣也可以,但是違背經濟規律。當然兩岸之間已經超出經濟了,也不講經濟。但你應該對藍綠營一視同仁,不能差別對待。另外,這樣做效果好不好還很難講,就好比當年給國民黨採購清單一樣,付出很大代價,反而把台灣民衆做到我們對立面去了。

 

《超訊》:據你觀察,金厦的交流有沒有受到這次台灣政黨輪替的影響?

李非:當然會有,客流量减少,航班、船舶收入就减少了。所以你很難說,一拳打下去就是要打綠營,你要優惠藍營、壓制綠營,但是往往結果是綠營得好處,藍營受傷害。最好的政策還是面向基層,面向大衆,不要去爭藍綠。

 

《超訊》:金門未來的發展空間會在哪裏?

李非:台資企業的産品,在大陸生産以後出口到金門,然後把外包裝撕掉,就從Made in China變成了Made in Taiwan,然後出口到國際上價格就不一樣了。雖然中國是世界工廠,産品質量也在逐步提高,但是僞劣産品的標簽還沒有徹底撕掉,國際上認的還是Made in Taiwan。將來可以把金門作爲轉口基地,産品簡易包裝,內包裝是Made in Taiwan,外包裝是Made in China。這樣金門的産品出口到世界各地,進門就作爲一個港口,無形中賺手續費、港口費就够了。

 

《超訊》:如果金門變成BVI(維爾京群島)這樣呢?

李非:問題在於,台灣當地不肯把這塊油水給金門。過去金門是戰爭的棋子,現在也是政治的棋子,而並不是一個經濟的棋子。目前它也不再是軍事上的屏障了。不論是國民黨還是民進黨執政,都不會把金門民生作爲考量。甚至這棋子在民進黨看來不重要,隨時可以丟。如果讓他獨立,金門、太平島、東沙、釣魚島都可以不要,所以金門的前途是有限的,只有當一國兩制實施後,大陸給金門的優惠政策他才能得到,就好像大陸給香港的政策也只有香港回歸後才能享受到。

只有作爲厦門的後花園,金門才能繁榮起來。不然它就永遠是兩岸較量的一個棋子,一個被捏在手裏的犧牲品。金門的可憐,正如朝鮮半島直到現在還是東西冷戰較量的場所,金門也是兩岸較量的場所,它的前途不由自己決定。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