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承擔歷史重任 率中國跨越五大陷阱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有人說,推崇「空談誤國、實幹興邦」的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正在下一盤很大的棋。但這盤棋滿是險峻,在中國這塊改革開放近四十年的土地上,在這錯綜複雜的大棋盤裏起碼埋有五個陷阱、走在三大十字路口。除了習近平在不同場合規納了中國需要跨越的「中等收入陷阱」、「塔西佗陷阱」、「修昔底德陷阱」、「西化和分化陷阱」等四大陷阱,還有近期不斷發酵的「個人崇拜陷阱」,總計五大陷阱。有專家指,面對重重陷阱,可以清晰看到習近平治理中國的脈絡就是立威、立規、最終立法。

習近平承擔歷史重任
習近平承擔歷史重任

習近平立威、立規、立法
習近平上任,面對的是一個積重難返、內憂外患的國家。政治上,官員腐敗空前,一系列顯赫高官的官場貪腐;經濟上,幾十年的粗放式改革發展,靠濫發貨幣維持的經濟增長留下大量後遺症;社會上,一切向錢看缺少價值觀的混亂取態,令社會精神崩塌。中國走在政治、經濟、社會的三大十字路口。對執政67年的中國共產黨來說,手上的這盤棋路要由習近平走下去,只能贏不能輸。率領中國破解陷阱、走出陷阱,就是這一任執政領袖習近平肩負的歷史重任。
剛剛拉上帷幕的北京兩會,無疑是習近平執政棋盤上一枚重要的棋隻。全國政協十二屆四次會議和十二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召開,恰逢中國「十三五」規劃的開局之年,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決勝階段的開局之年,特殊的歷史階段也賦予了今年全國兩會的重要意義。

兩會過程波瀾不驚
兩會過程波瀾不驚

兩會召開前夕,中國面對著一系列錯綜複雜的社會事件,從股市去槓桿開始的暴跌;A股熔斷機制開始實施,四天後廢除,遭成股市一路持續低迷;1月初人民幣出現一輪快速貶值;官方文件首現「核心」,各地官員紛紛擁習為黨中央核心;央視「春晚」意識形態化,引發社會反感;習近平在三大央媒調研強調黨媒姓黨;國務院關於城市規劃文件提出「拆牆」;網信辦關閉包括任志強在內若干知名大V微博;任志強因網路言論面臨北京西城區委處理;大量帶有個人崇拜色彩的歌曲密集出現。讓經歷了改革開放以來的中國民眾深深陷入迷茫之中。雖然,兩會召開前峰迴路轉,中紀委網站刊登署名文章「千人之諾諾,不如一士之諤諤」,風向開始有變。全國政協開幕,主席俞正聲率先發出「支持講真話、道實情」,習近平在參加民建工商聯組的討論時強調「對民營企業家來說,就是講真話說實情建諍言,遵紀守法辦企業、光明正大搞經營。」即便如此,兩會期間問及任志強事件及中國言論管控時,政協委員們都默默無言。

兩會中的官僚主義
就在大家認為,今年兩會無戲可看時,全國最年輕的黑龍江省陸昊省長一句不欠煤炭職工工資的發言,引爆了雙鴨山煤礦上萬名被欠薪職工群體抗議。3月8日的河北團媒體開放日上,河北省委書記趙克志在點名提問媒體時,照著提示紙條請一位穿深色上衣的女記者提問,不巧的是,該名女記者進場後不久就脫下了深色外套,穿上了白色上衣,全場側目。官僚主義在兩會露臉,讓執政當局極尷尬,卻給媒體報導新的亮點。

上海學者楊魯軍
上海學者楊魯軍

一方面仍然高呼改革開放,一方面卻在不斷製造障礙;一方面共產黨反腐倡新風,一方面官僚盛行「怠政」嚴重。一連串捉摸不透的事件和社會異動,與中國社會對改革開放的預期甚遠,與民眾對執政黨的期待產生落差。正為落實全面小康的中國該何去何從?著名學者楊魯軍對《超訊》傳媒表示,「我們正走在十字路口。」從經濟上看:實體經濟、傳統製造業嚴重萎縮,互聯網經濟打敗了傳統經濟,網購讓實體商店失勢,數百萬人因此下崗失業;中央鼓勵創新趨動,新興產業,但很多研究落後,民營企業根本無法適應轉軌,無法適應大眾創業萬眾創新;傳統製造業失勢,代表新科技新環保的製造產業又一時出不來。楊魯軍說,搞了一輩子服裝的民企,讓他去轉基因,搞生物科技突破,沒有條件嘛。製造業發展迷茫,加上第三產業中的房地產、金融業都不確定。最近出現的又一波房地產高漲,是代表著新方向,還是垂死一博?還是滅亡前的掙扎?未來前景的方向是模糊的。政治上看:意識形態到底往哪裏走?是否如民間有些人所指要往文革走?楊魯軍認為,事實上不可能,但現在的節奏被人認為要往文革走。當然,可能性和必然性是二回事。對任志強的圍剿,批判的語言都是文革式的。前段時期亮劍共產主義,基本否定了鄧小平一切為了經濟建設的總方針。鄧時代以經濟建設為中心,意識形態以模糊方式取代,不要問姓社姓資是為了把意識形式邊緣化,現在又請到舞台上來了。

十九大將立權力交接新規矩?
十九大將召開,是風向標晴雨表。楊魯軍問,是按八九年後黨的規定,還是另起爐灶?比如,按規定,執政五年要立儲,讓新的王儲有五年時間便於接班,這是規矩。這關係到未來是按任期制,接班人制還是回到終身制走,或者變相終身制?楊魯軍認為,十九大一是核心問題,二是立儲問題,還有權力交接問題。除了王歧山,常委中四零後五個中起碼四個要退。中共是七上八下九滾蛋。其他人都會退,誰來補?會否成為權力校力的爭鬥,成為政治是非場?

萬眾注目的老王走不走?楊魯軍認為,這關係到反腐會走多遠。「老王比閰王都厲害,貪官都嚇怕了,寧見閻王不見老王,這也是一個風向球。」習近平去年一月說反腐二軍對壘成為膠著狀態,今年又說了,壓倒性態勢正在形成。因為軍改成功了,總體可以掌控。「大家知道,習近平為了斷橋,斷橋是為擺脫老人政治,成為完全獨立的領袖,把老人的權力和影響削弱,遞減化,邊緣化。這些做法是必要的。比如斷橋,擺脫老人政治,反腐、整黨,我們都雙手叫好,黨不整將完蛋了,央視變為腐敗者的後宮,一個貪官百個美女,不整還行嗎?民眾有質疑的,一是意識形態非議最多,大家對文革記憶猶新,怕回朝。二是反腐表現出選擇性特徵,有人不服氣。」

社會層面看:社會覺得任性了,想拆,就要把百姓住家小區圍牆拆了,沒有法律,沒有考慮老百姓的安全問題。楊魯軍指,有些決策太任性,如香港田北俊講了不利特首的話,就把他的政協委員給免了。包括前段時期批李嘉誠,媒體沒有底線的一起上。很多個別事件處理是任性的,沒有一種社會的主體意識,道德評價體系和標準。比如6月1日長江的沉船事件,8月12日天津爆炸事件的處理,老百姓都有不滿的,覺得並不公平。上海的踩踏事件,都處理得較輕。社會惡性事件處理,沒能剎住惡性勢頭。關鍵是處理的社會標準是什麼不清晰,造成社會迷茫。

老百姓對社會發展的價值、目標等缺少方向。從「發展是硬道理」、「三個代表」到「科學發展觀」,都比現在的「中國夢」清晰。楊魯軍指出,有些問題處理不好,社會問題會具爆炸性的。如明年延期退休制;社保基金要讓退休人士交醫保金等,這些涉及老百姓的切身利益,都會在社會上引起強力反應。從正面理解,習近平是要帶領中國走出十字路,需要勇氣和力量,包括應用權力。但負面理解,有可能認為,你用了老百姓不能接受的方式,可能不僅難走出十字路,還會陷入更大的迷茫。楊魯軍說,他希望,衷心的希望是前者,習近平不僅肩負歷史責任跨越陷阱,帶領中國老百姓順利奔小康,而且走向民主發展,充滿文明文化的現代化社會。「習近平是中共最後的希望,現在反對習近平的人已經形成聯盟了,等著看好戲。袁世凱如此英明的人,最後會聽人歪理恢復帝制,結果全國起義,中國千萬不能走這樣的路。」不走老路就要跨越陷阱,但簡單用文革去解釋當時初放型改革結果的現狀,是對現實的不敢擔當。上海市委黨校周東華教授對《超訊》傳媒表示,對習近平執政出現的各種質疑,「挑戰的不是執政黨的地位,而是共產黨執政的模式。一個具備革命黨走向執政黨而且是現代執政黨的模式。這就是習近平十八大以後提出現代治理體系,希望達到的目標。如果挑戰共產黨執政地位那就是革命,我們現在稱之為改革。問題不在簡單的歷史比較,而是共產黨面臨新任務。」

000_Hkg8079484
習近平立威、立規、立法

2010年是中國的轉折點
共產黨面臨新任務是這個歷史時刻決定的。周東華表示,中國今天的全部問題,源於2010年。這一年,中國進入中等收入國家行列、這一年中國GDP超過日本成為老二、這一年之後,中國的社會各類問題展開了。
由於GDP總量超過日本,人均GDP進入中等高收入發展階段,國內矛盾由個體性衝突轉向群體性衝突。烏坎事件、什邡事件、啟東事件,鎮海事件等全部在這一年以後出現。人們對這個社會的關心由個體利益的動遷、工資、就業等簡單的問題,轉換為環保問題、村民自主問題,民間的視野開始轉換了。就在這一年以後,日本挑起了釣魚島事件,菲律賓挑起了南海黃岩島事件。周東華強調,整個故事就在2010年以後,轉折點就在中國進入了中等收入高收入階段。記憶猶新的是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中國砸下了四萬億,只在2010年迴光返照,GDP反彈增長10%以上,隨後就一路下滑到今天。整個2010年成為轉折點。習近平這一任黨的領導就是在這一歷史時期登場的。

周東華研究習近平思想,他表示,習近平挑明了十八大以後中國面臨的危機,提出了要跨越的四個陷阱,「認識到這四個陷阱就能理解習近平要處理問題的方式。」

進入「中等收入陷阱」
這是中國的現況。「中等收入陷阱」這個說法最早出現於2006年世界銀行的《東亞經濟發展報告》。意思是,一個國家的人均收入達到中等水準後,由於不能順利實現經濟發展方式的轉變,導致經濟增長動力不足,最終出現經濟停滯的一種狀態。

2014年11月10日,習近平在北京出席亞太經合組織領導人同工商諮詢理事會代表對話會時說道。「對中國而言,『中等收入陷阱』過是肯定要過去的,關鍵是什麼時候邁過去、邁過去以後如何更好向前發展。」因此,習近平提出了經濟新常態。周東華說,每個國家在達到中等收入之後,他的傳統經濟模式一定要轉型。原來的優勢喪失,能否轉型成功是中國當下最艱難又是現實的。

進入「塔西陀陷阱」
習近平總書記2014年3月18日在河南省蘭考縣委常委擴大會議上的講話,8月份,中央文獻出版社將習近平總書記的6篇講話編輯成了小冊子向全國發行,書名叫《做焦裕祿式的縣委書記》。在這個小冊子裡,總書記提到了「塔西佗陷阱」(Tacitus Trap)。習近平說:「古羅馬歷史學家塔西佗提出了一個理論,說當公權力失去公信力時,無論發表什麼言論、無論做什麼事,社會都會給以負面評價。這就是『塔西佗陷阱』。」

強勢政府有助於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在中等收入的時候,當經濟下滑,民間的收入不公,兩極分化問題、官民矛盾、腐敗問題等都暴露。政府在民間的公信力毀掉。周東華說,南非曼德拉革命成功,就是這個階段,歐洲二次大戰也是在此階段,政府公信力下降。世界銀行對中等收入國家作過調查,1960到2008年的58年時間中,大約有101個國家進入中等收入發展國家。但58年後,走出中等收入陷阱,進入高收入國家和地區的只有13個,包括香港和台灣。

140730094211388938
貧富差距嚴重影響中國走出「中等收入陷阱」

世界銀行在總結這個國家和地區的經驗時,其中有一條經驗就是,政府的強力干預及威望。周東華說,跨越中等收入階段中,政府軟弱,如拉丁美洲、巴西、阿根廷這些國家,軍人政變繁密,社會變動強力,跨不過去,政府的作用不夠。新加坡可以跨過去,李光耀的強勢力量都起了作用。中等收入階段是一個政府只能強不能弱的時代。歷史同樣證明,哪個國家敢在中等收入階段大規模把原有體制改為民主制的話,這個國家可以實現民主,但跨越中等收入的時間至少往後推遲20年。周東華強調,這是事實。「現實就是這麼殘酷,你是要先解決經濟問題還是先解決民主政治問題?在中等收入階段,民主政治發展優先,經濟轉型會大大拖後,甚至導致社會崩潰。你要解決經濟發展跨越轉型的問題,強政府是必須的。政府的作用和力量必須增加,而此時,政府的公信力又恰恰是最低的。塔西佗陷阱伴隨而至。」

這是習近平面對的一對矛盾。周東華表示,要做事的時候,政府是最沒有威信的時候,都被三十年改革開放中的官僚腐敗毀掉了。老百姓根本不信政府,政府是利益集團,不是公正的代表。「習近平是要重樹這個公信」。

進入「修昔底德陷阱」
一個新崛起的大國必然要挑戰現存大國,而現存大國也必然來回應這種威脅,這樣戰爭變得不可避免。此說法源自古希臘著名歷史學家修昔底德的觀點,他認為,當一個崛起的大國與既有的統治霸主競爭時,雙方面臨的危險多數以戰爭告終。2014年1月22日,《世界郵報》創刊號刊登了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專訪。針對中國迅速崛起後,必將與美國這樣的舊霸權國家發生衝突的擔憂,習近平在專訪中說,我們都應該努力避免陷入「修昔底德陷阱」,強國只能追求霸權的主張不適用於中國,中國沒有實施這種行動的基因。周東華說,中國如何利用這次經濟轉型過程中以一個世界文明國家新興崛起,是面臨的第三個陷阱。習近平意識到了,因為中國是大國,這是世界上其他進入中等收入國家極少遇到的狀況。

進入「西化和分化陷阱」
據報導,在2014年2月17日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專題研討班上,習近平發出警告,要在經濟改革的同時防止中國落入「西化分化陷阱」。他說:「我們不僅要防止落入『中等收入陷阱』,也要防止落入『西化分化陷阱』。」由於中國是當今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的社會主義國家,因而西方勢力從未停止對中國進行「西化」、「分化」的政治圖謀。所謂「西化」,就是要放棄共產黨的領導和社會主義制度,實行西方那樣的壟斷資本操控下的多黨制和私有制。所謂「分化」,就是分裂中國,企圖分而治之。他們意在打贏「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以達到其瓦解中國社會主義制度的目的。

上海學者周東華
上海學者周東華

個人崇拜陷阱所損全黨利益
這個陷阱來自民間來自精英,這個時候往往是這個社會在十字路口往哪走的分水嶺。精英在等待,民間怨聲載道。幹部無所適從,此時分化嚴重。

進入「個人崇拜陷阱」。雖然習近平只講了四個陷阱,但第五個陷阱變得越來越客觀了,這個陷阱,有損的是全黨利益。就在習近平、俞正聲都在支持「講真話、道實情」時,全國政協委員蔣洪接受媒體訪問的「公民表達權利必須要保障」的文章被黑了。有人一方面屏蔽言論,另一方面網開一面讓「左潮」洶湧。海外媒體《明鏡郵報》刊文指,在YouTube上流傳《要嫁就嫁習大大》之類歌曲視頻,微信上轉發「習毛握手」的照片,有人套用《東方紅》舊曲填上新詞,改名為《東方又紅》,將「他(毛)是人民大救星」改成「他(習)是人民大福星」;在2016年3月的北京「兩會」上,西藏代表居然每人胸前都掛上習近平的像章,引人側目。這些行徑,事實上已經在相當程度上實現了扭曲習近平形象的目的。

《明鏡郵報》引述北京接近習近平的人士說,這些東西絕非習近平的本意,除了少數可能是不明事理的民衆自發「創作」,而後被官方媒體推波助瀾,相當一部分有很深的心機。有的是期望通過為習近平歌功頌德而撈到一官半職,有的是自己屁股不乾淨,通過大搞個人崇拜來躲避被查處,更有的是煽風點火「捧殺」,用心險惡地給習挖一個巨大的坑,要看習近平怎麽忘乎所以地跌下去,這就是所謂的「高級黑」。

而這一切,都在習近平了解之中。兩會全國人大會議中,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報告中並沒有提「習核心」,依然是「以習近平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楊魯軍說,中央沒有被忽悠,任志強事件峰迴路轉,說明習的可塑性,並不會一條道走到黑。問題是要有好的智囊,給予準確的信息,提好建議。「我認為,這些變化,不管高層如何妥協、交易,是挽救了黨,挽回了對習近平的印象。起碼對左傾思潮的警醒。他一直講不忘初心,我們的初心都是支持習近平的。」

其實,十八大以來,基於對經濟形勢的判斷,習近平提出了新常態開局, 開始進入新的改革,要轉型。周東華說,四個全面的戰略佈局,內容上講,都不是習發明的,建設小康社會是小平提出的;依法治國是江澤民時代的1997年黨的十五大作為治國方略提出來的;從嚴治黨,明確提出是胡錦濤2010年建黨九十周年講話中提出;深化改革也是在2010年之後,關於改革面臨的難題和問題,最後得出,改革中遇到的問題,要進一步通過深化改革來解決。但是改革一步步走來遇到難題,始終沒有解決,而且日益嚴重。「依法治國,離法治社會越來越遠,從嚴治黨,黨已經走到邊緣,腐敗猖獗,改革無法深化。」

中國進入全面治理的新時代
這些問題都要在習近平這一屆領導歷史的擔當起來。周東華對《超訊》傳媒表示,習近平提出了四個全面,實際上是指出了前任們提出的問題都沒有解決,他要擔當,立志全面解決。「四個全面,核心都是一個『治』,所以,中國現在實際上是進入了全面治理的新時代。要把四大任務作全面對待,所以稱戰略總佈局。」習近平的全面治理,首先從黨抓起,因此反腐開始。十八大後最得民心的就是從反腐開始,第一次兩會一周後,就把四川的中央後補委員抓起來,這個力度為樹立公信心開路,解決「塔西佗陷阱」問題,逐步走入法治引路。周東華認為,配合經濟改革的路,習近平提出了一連串的設想,從一帶一路到「互聯網+」,再到工業4.0,一直到春節前後的房地產熱。他一直在思考和尋找能夠拉動中國經濟轉型的引擎。「看起來,每一條路都有意義,但短期內都不見效」。

短期內可以見效的就是金融市場。2014年7月開始了的一波中國牛市,資本市場興起,對企業減負,對資金外流都會起到作用。周東華說,沒想到,證券監管包括中央媒體的無知,去煽動一波牛市,鼓吹股市可以上萬點,本來大家覺得股市就應該起來的。2015年春節後主流媒體的干預炒作,一波牛市變為瘋牛,被利益集團利用了。緊接著連續發生股災2.0、3.0。管理層到現在都沒有意識到那波牛市的意義在哪裏?

資本市場在危機中給經濟帶來支撐作用,轉型中起到中硫抵柱。周東華是持牌證券分析師,他認為,對股市要重新認識,根本不是經濟晴雨表,而是經濟發展中的杠桿,監管層不懂股市的戰略意義。「如果股市起來,社會的關注點很容易移到股市上。但股災把這樣的熱情打亂了,把社會撕裂了,消滅了相當一部分中產,是給習近平添亂。那些中產者說,現在手上的這點錢是江澤民朱鎔基時代結累下來的。胡溫階段如果沒買房根本賺不到錢,十八大以來也沒有增加財富的機會。」這麼多年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的價值觀是混亂的。有學者指出,社會發生股災、經濟下滑、民怨四起時,有人為維護所謂的正向力量,有意把意識形態拔高了,造成思想更混亂。周東華認為,要了解習近平先要了解站在的這個時代。他所謂的權力集中、掃清障礙、建立價值觀,都是為了要有凝聚力。中國的問題,一是社會價值觀必須清晰的確立,必須是社會的最大公約數,可以在黨的意識形態引領下的基本公約數,但不能以黨的意識形態來代替社會價值觀,取代這個公約數,畢竟大多數人不是黨員,你要尊重。

有學者建議,天安門城樓最顯眼位置,放現任國家主席的像
有學者建議,天安門城樓最顯眼位置,放現任國家主席的像

天安門城樓應懸掛現任主席像
二是中國社會結構是極不完善的,很不穩定。尤其是中產階層太脆弱了,一旦受到打擊,原來金字塔走向橄欖型又被毁了。這個階層不建立起來,社會的凝聚力沒有的。周東華指出,西方民主制度是在中等收入向高收入跨越的時候,中產階層真正形成和穩定,18歲以上的公民選舉權是1958至1960年產生的,是二戰以後完成的。之前都是強人,法國戴高樂、英國邱吉爾,美國就是羅斯福,都是靠強人帶過去的。但一旦走過這個階段,這個階層不能形成,民主制度就會被綁架,東南亞一些國家就是例子。不像西方有完善的中產階層。民粹主義綁架民主制度。中國作為大國,社會價值觀和社會架構是兩個最大的問題。
亂世用重典,亂世也要強權。對有人提議,樹立國家尊嚴,以現代國家元首制治理模式,包括天安門城樓最顯眼的位置,應該置放現任國家主席的像。在歐美國家,下飛機進入機場領域,迎頭所見的就是該國國家元首的畫像,中國應該效法,體現國家尊嚴。楊魯軍表示贊同,索性講明,立威就是元首決定,大家也能接受,包括明正言順在天安門城樓的最中心位置懸掛現任國家主席像,現在的毛澤東像可以放到紀念館。「我們不能躺在古人身上,我贊成,以利走出政治上的十字路口。」
跨越陷阱走出十字路,那是中國的陽光大道;退回去,萬丈深淵,萬劫不復。依習近平的理想、性格,百姓寧願相信,他可以不負歷史重任! ■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