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原閣下 您也有今天?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前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多年來得罪了幾乎所有的人,一退下政治舞台,就遭到報復清算;築地市場原本要搬到豐洲, 但豐洲土壤被檢測出有各種污染物, 追查責任追到了石原身上,他必須站到受審席上為自己辯護。

石原慎太郎

這兩個月來日本的傳媒很舒服,不用爲填滿篇幅和時間而犯愁了。因爲同時出現了兩大新聞:大阪府的「森友學園」問題扯上了安倍晋三首相夫婦;東京都議會在清算石原慎太郎,說實話兩大新聞同時出現真是太浪費。

有關森友學園的問題看起來還不能撼動安倍政權,遠不如對石原慎太郎的報復清算有趣。似乎日本人都在幸災樂禍地圍觀:石原閣下,您也有了今天?

東京有個挺有名的食品批發市場叫「築地市場」,主要交易水産品,交易量和金額爲日本最大。市場周圍有一圈很有特色的商店街,可以買到和吃到各種海鮮,這次石原慎太郎被清算就是因爲這個築地市場。現在的築地市場是1935年正式開設的,建築和設備都嚴重陳舊老化,停車場也不足,於是東京都在2001年决定爭取在2012年左右把築地市場搬到一個叫「豐洲」的地方去。

豐洲是一塊東京煤氣公司用過的廢地,有人檢測出土壤裏有苯、砷、鉛和氰化物等各種污染從而反對這個搬遷計劃,但是在石原慎太郎「你們還不相信日本的技術能力能够清除這些污染嗎?」這一句擲地有聲的愛國語言敗下陣來。
現在又查明了那些污染的土壤還在,根本就沒有進行過什麽清除污染,這一下大家就要追查責任了,追查來追查去就追到了石原慎太郎身上:你是批准項目的知事,你要大家相信日本的技術,現在當然你要對這件事負責。於是東京都議會就根據《地方自治法》第100條組織了有實質上法庭效力的「百條委員會」來調查這件事。

其實大家心裏也都知道這件事並不能全怪石原慎太郎。搬遷到豐洲是石原的前任青島幸男任上就定下來了的,最後當然是石原蓋了章,但是在那之前東京都議會已經討論通過了,石原也就是履行一下例行手續,至於愛國演說那是石原標配,就是一場秀。

但是把石原慎太郎拉出來示衆也很自然。石原慎太郎這麽多年來把所有的人都得罪完了,現在有了這麽一個機會,所以被他得罪過的人就不分黨派聯合起來打回頭了。明知道不能追查刑事責任,但只要把已經中過風了的老態龍鍾的石原慎太郎拉到受審席上就解氣。

石原慎太郎爲什麽會那麽遭人恨呢?

石原慎太郎可謂是少年得志,順風滿帆,從來沒有吃過虧。他的「少年得志」和其他二世祖還不一樣,他是一個孤兒自己赤手空拳打出來的天地。可以說在思想的最深處,他看不起任何人。

小時候石原慎太郎的家境還不錯,但他父親在年富力强的時候病逝,留下了19歲的慎太郎和16歲的裕次郎兩個孤兒。

石原慎太郎報考經濟專業强的一橋大學。想當會計師,沒有成功。但是石原沒有偃旗息鼓,改行去當作家。1956年,他在大學三年級的時候創作一部以他弟弟石原裕次郎爲模特兒的小說《太陽的季節》。小說極爲轟動,排在了當年的暢銷書首位。石原本人因這本書而獲第34届「芥川獎」,並且成爲當時最年輕的獲獎者,從而成爲大名人。

同年這部小說搬上銀幕,由他弟弟裕次郎出演主角。石原慎太郎除了寫小說之外,後來又寫起了電影劇本、電視劇本,還當過導演,也都成功了。他弟弟裕次郎除了演電影以外還是很成功的歌手,那時正是日本經濟走向高速成長的黃金時代,裕次郎的歌聲和電影就成爲了「青春」的代名詞,現在日本的爺爺奶奶們幾乎全是裕次郎的粉絲。裕次郎在1987年54歲時患癌症去世,30年後的今天還是人氣不衰,被稱爲「永遠的裕次郎」。

慎太郎在政治生涯中一直很有效地利用裕次郎人氣。他首次當選東京都知事以後幹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給裕次郎上墳,叫名是向兄弟報告喜訊,其實就是在提醒選民們千萬別忘了他是「永遠的裕次郎」的哥哥。當然石原慎太郎的存在並不僅僅是由於這個原因。石原的存在除了其文學才華之外,還有其鮮明的個性特色。石原慎太郎的特色就是一個字:「反」。不僅反華,而且反美,反韓,反法。想找出他沒有反過的國家不容易。

石原慎太郎熱衷於改革,他也知道像原來關東軍參謀那樣的「下克上」在現在的日本是行不通了,通過執掌「絕對權力」才能實現改革,但是石原慎太郎在政治生涯40年內無論怎麽努力都無法得到他想得到的「絕對權力」。不要看石原慎太郎在民間人氣沖天,可是在决定政策的上層,在國會,政府和內閣中,支持者和盟友却很少很少,幾乎沒有。這是因爲他的個性所致。

石原慎太郎不是走上社會之後去當作家的,而是以成功作家的身份走上社會的。由於自身的經歷和成功,石原是個視自己爲天神的人物。

現在特朗普經常打壓傳媒,但是和石原慎太郎相比,特朗普就簡直可愛了,石原慎太郎才叫「打壓」。記者提了一個石原聽不進去的問題,石原能幫這位記者修改病句,誰的口語裏找不出病句出來呢?大概所有的記者都有過文青夢,而石原慎太郎是所有日本文青的偶像,所以幾乎所有的記者在石原慎太郎面前都結結巴巴地說不出完整的話,永遠能被石原慎太郎找出岔子。

石原慎太郎所需要的「絕對權力」當然就是指執政黨自民党總裁的寶座。石原慎太郎問鼎過這個寶座但沒有成功,那是在1989年8月8日舉行的自民黨總裁選舉。

自民黨是分成各個派閥的,當年更是派閥政治的全盛時期。石原慎太郎就有個派閥的笑話。自民黨裏曾經有過一個「石原派」的。石原進自民黨的時候是在「中川派」,派閥會長是中川一郎。中川一郎於1983年1月去世,會長的位置傳給了石原,派閥的名字也就改成了「石原派」。

可是「石原派」到84年11月就散了架。當時「石原派」被那些不積口德的傳媒們起了個外號叫「大草甸子」,日語中管招人叫「割青苗」,石原派是大草甸子的意思就是誰都可以自由地去那地界拉人。派閥會長應該是個「大哥大」的人物,可石原絕對是目中無人心中也無人的,看誰都是文盲,結果派內議員紛紛被其他派閥拉走了——草被人家割跑了。本來有30人的中川派到了最後就只剩下6個人。石原帶著最後的五個小弟投奔了福田赳夫——石原派被福田派合併了。

韓信說劉邦「不善將兵,而善將將」。但是石原慎太郎正好倒了過來。離他越近就和他關係越壞,這就是石原慎太郎無法得到他心目中「絕對權力」的原因,也是他憤而辭去國會議員,轉而去參選東京都知事,因爲地方行政長官有「絕對權力」。但是那個絕對權力也就僅限於東京一地,無法影響國政,於是在第四任上又辭去知事參選衆議員。有選民的人氣,石原在選舉中一往無前,在政界和言論界幾乎無人敢公開得罪他。但是當石原從政界隱退之後情况就不是這樣了,因爲此時選民的因素已經不存在了。

曾經出言侮辱小池百合子

但是一直以天神自居的石原慎太郎沒有看到這個變化,還是和以往一樣地肆無忌憚。在上次東京都知事的選舉中爲了幫他兒子支持的候選人拜票,石原居然形容小池百合子是「那個臉上厚厚地塗著粉的老女人」。此話一出即嘩然:日本的社會禮儀就是不化妝不能出門,這種人身攻擊太過分了。所以這次不少女性在電視上就公開說,哪怕小池百合子是官報私仇都支持,就憑這句話也决不能饒了石原慎太郎那個老頭。

所以就出現了一個古怪的現象:大家都知道石原在這件事上其實無辜,但就是咬住不放。出來混總是要還的。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