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追尋的香港民主發展

——香港南區區議員徐遠華(民主黨)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從表面上看,香港還有言論自由,還有示威遊行,但內裏已經發生變化。因為有銅鑼灣書店事件等發生。本土化浪潮出現,各政治派別以及中央都應該反思。

香港南區區議員徐遠華

我作為一個民主黨的代表,有些觀察和前面幾位講者不一樣。幾位講者提到,回歸之後,我們的言論自由沒有出現太大變化,我們的司法獨立沒有出現太大變化。一般而言,就算是溫和泛民,也是不同意的。因為從很多例子都可以看得出來,就像剛才講的言論自由方面,你看銅鑼灣老闆事件、明報主筆被更換事件,還有蘋果日報被圍攻甚至涉及黑社會人士圍攻。然後還有香港電台拿不到撥款事件。很多很多這樣的例子。很多市民是感受到的。但是從表面來看,很多確實是沒有變的。我們的言論自由的確存在,普遍存在,沒有受到很大限制。其他方面,比如示威遊行也是一樣的。但是裏面有什麼變化呢?那就是剛才所講的那些其實已經發生。表面和內裏其實有了很大的不一樣。我想一般泛民的支持者,或者泛民的政黨,對這方面和大家所理解或觀察到的,是有不一樣的。

剛才也講釋法,顧敏康教授講到回歸之後,我們的言論自由是不變的,我們的司法也沒有受到很大衝擊。我可以很大膽地講,不要說是泛民、溫和泛民,我所接觸的一般市民,甚至一些政治冷感的市民,他們也會覺得回歸之後我們的司法受到很大衝擊。你看我們已經有五次釋法。

當然,我完全同意顧教授所講,香港是一個地方政府,我們不是追求一個獨立的政治實體,畢竟追求獨立是非常少的一部分人。我們也不是說完全反對釋法,只要根據《基本法》程序,去尋求人大釋法,這是很合理的。我們也有這樣的先例,例如「剛果案」,完全沒有受到香港市民責備。但是最近,雖然我們反對兩位議員,反對以「支那」辱駡中國人,反對這樣的行為,但由之引伸而來的釋法,我們認為完全違反《基本法》。這是我和剛才幾位講者不一樣的判斷。我在這裏強調,這僅僅是溫和民主派的立場,那自决派、港獨派更不要說了。

回歸20年以來,說政治發展,我們的確有進步,區議會已經完全民主化了,我們的選舉委員會也新增了委員。但民主派所爭取、所追求的雙普選,還遙遙無期。所以,香港才發生了佔中事件,才有了港獨事件出現。其實,大家真的應該去反思。不僅僅是民主派、建制派應該去反思,中央也應該反思。20年來,究竟為什麼令香港發生這麼大型的群眾運動?而且還產生了港獨的潮流!而且變成了一種政治勢力!這樣的政治勢力,對於民主派來講,是一個非常大的一個挑戰。民主黨可以說是泛民政黨裏面,民族情懷最濃厚的,歷史情感也最濃厚。我們甚至被外界責備為「民族回歸派」,說我們是「大中華膠」。

本土化浪潮衝破了道德禁忌

我覺得非常悲觀,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本土化浪潮不僅僅衝破了政治的禁忌,而且是衝破了道德的禁忌。我可以舉一個自己的例子,08年的時候立法會選,我們有上門拜訪選民,大家看北京奧運,那種愛國情懷是非常的明顯,香港人對於中央政府的信任程度也是最高的。但是最近一次立法會選舉,我們去拜訪選民,也是奧運會。我看到,很多市民會取笑中國選手在運動會上面失守,甚至會辱駡,這是一種深刻的變化。

為什麼會有本土化的浪潮,然後港獨事件?一方面很大程度上是有政治的原因,我們追求民主化的過程裏面受到了很大的壓力,主要的壓力我們認為是中央不信任香港,不信任香港人。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