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大全新能源是一家以技術創新、數字化管理的多晶硅生產企業,2,100多員工僅23位少數民族,且沒有維吾爾族和哈薩克族。只因企業設在新疆而被列入強制勞動黑名單,企業期待獨立第三方認證求清白。

美國氣候特使約翰·克里專程來中國,對中國防止氣候變化提出合作要求。差不多同時,美國海關扣留從中國公司進口的太陽能電池板,指這些公司從新疆強迫勞動中採購產品。

既要共同應對氣候變化,又要制裁中國,中國政府自然不接受美國的如此安排,克里訪華不歡而散。

不過,中國股市沒有受兩國政治分歧的影響。7月,中國光伏行業協會名譽理事長王勃華表示,因應中國的環保要求,預計今年中國光伏年均新增裝機規模在55-65GW,”十四五”期間中國年均光伏新增規模預計達70-90GW。政策刺激和市場預期下,光伏板塊魔幻般走出綠色能源的高度,時時掀漲停潮。

站在新能源板塊的風口,剛剛回歸上海科創板的新疆大全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股價也一路維持在高位,上市二個月錄得超過30%的升幅。

這是一家太陽能光伏高純度多晶硅製造企業。其產品主要市場為太陽能硅片和下游廠商。公司的硅料產品質量屬於全球一流水準,99%可供單晶硅片使用,目前年產能7萬噸。

新疆大全新能源蒙冤受屈

新疆大全新能源的控股母公司「大全新能源公司」早在2010年起就在美國紐約交易所上市,新疆大全自身於2021年7月在中國上交所科創板上市。不過,僅僅因為是設立在新疆的企業,新疆大全被美國商務部列入強迫勞動、侵犯人權黑名單。蒙受這毫無理由的指控,這家新疆大全要不斷找機會去申訴被冤枉,要討清白。「2,100多職工中,只有23人是少數民族,一個維吾爾族、哈薩克族的員工都沒有。技術、資金密集型企業怎麼會有強迫勞動?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太陽能是中國的新產業。初創時,其原料硅生產幾乎空白。十年前,中國市場硅原料嚴重依賴海外,幾十美金的白菜成本可以賣到幾百美金的豬肉價格。大全新能源為打破海外壟斷,2008年在重慶投資設廠,走出了中國探索多晶硅的第一步。

2012年,大全新能源為應對市場競爭,選擇在新疆石河子成立了新疆大全新能源企業。大全新能源董事會秘書何寧接受訪問時表示,多晶硅生產是高溫高壓的化工提純過程,消耗電力較多,而且技術含量高,需要高質量的人才來支持企業的持續發展。選擇新疆石河子一是因為中國西部電源充沛、價格好。二是因為石河子工業基礎也比較好,此地石河子大學是國家211重點高校,也是國家西部重點建設十四所高校之一,此外還有很多高職業院校,可以給公司發展提供充沛的人才。

少數民族職工待遇好

石河子市是邊疆城市,新疆生產建設兵團上海支疆的重要基地,由上海同濟大學作的城市規劃。雖然地處邊疆,但城市有街角花園、中央廣場噴泉,屬新疆像模像樣的現代化城市,一個可以安家立業、踏實生活的居所。

新疆大全新能源的核心團隊主要來自重慶,基層員工則主要在新疆本地以及周邊的甘肅、寧夏、河北招聘。不過,多晶硅生產為技術密集型,這個產業對職工要求高,要具備化工、電氣或機械方面的專業知識。

新疆大全新能源約2,100多員工,少數民族員工也就23人。因為被無理質疑有強迫勞動情況,因此在接受訪問前,何寧還專門去查證了一下這些少數民族員工的收入。

7月份,全公司員工的平均收入為逾7,600元,其中少數民族23位員工,他們的平均收入是1萬2千元,遠遠要大於公司員工的平均工資。平均收入高的道理很簡單,這22個少數民族員工中,有5個是經理級別的管理人員。

新疆大全還為員工在市區建造了二幢公寓樓,每棟13層,每層17間房,小區還有運動健身場所,上下班都有班車接送。公司收取的租金低於市場價,因為數量有限,一般僅供外地員工申請入住。本地員工大多都在當地購置住房。何寧說,「這樣的工作、生活環境,根本不需要被強迫」。

真正取勝靠的是技術

新能源是技術及資本密集型產業。取勝的秘訣不是勞工,更不需要強迫勞工,靠的是技術,操作的是數字。

如果把太陽能面板比喻為「「麵包片」的話,大全新能源做的是「麵粉」這樣的原材料,通常稱之為多晶硅。高純度的硅料製成太陽能板,吸收光照然後發電。

事實上,和黃金一樣,世界上不存在100%的純材料,就以小數點後多少個「9」來表示純度。多晶硅生產的核心就是提升純度99%左右的工業硅粉,通過化工提純的方式,讓「9」多起來,「9」越多則純度越高。高效率光伏組件使用的多晶硅,其純度要求是7-9個「9」。 (一般說幾個9,並不是僅僅指小數點後面,而是把前面兩個9一起算進去。)

目前高效光伏組件的轉化效率大概是22%至24%,也就是意味着可以把22-24%的光子轉化成電子,這就是所謂的光伏效應。其實,手機、電腦等高科技產品使用的芯片也需要硅材料,只不過是更為精準的硅料。何寧指,用於芯片的硅料比光伏的還要多2至3個「9」。同理,越精確的硅料,技術含量越高。

作為一家多晶硅材料生產企業,新疆大全已經實現了高度的自動化與數字化,5G技術應用到生產過程中。工廠中的大多數操作都由電腦完成,人工負責監控。

何寧介紹,新疆大全新能源智慧化代表著凡有管道有閥門、所有需要控制的地方,都安裝了感測器,傳遞數據供監測分析。整個工廠有接近2萬個控制節點,每一個節點運行都由數據表達,展示在電腦系統裡,實時監控。

這些,都反映在中央控制室的「中樞神經」中。諾大控制室一整面牆由大屏幕裝點,實時顯示傳感器發來的各種數字、圖表、曲線,各個生產環節由溫度、速度、傳輸數量等數字反映,只要顯示於規定不符,系統就會發出報警。中控室主操作員通過螢幕、滑鼠和鍵盤遠端操控閥門等裝置,簡單卻責任重大。

中國硅料擺脫歐美制約

中國在光伏產業鏈的各個領域均已具備全球領先能力。根據麥肯錫對中美各個產業競爭力對比,光伏是中國唯一具備壓倒性優勢的行業。 所以,美國視中國為最大競爭對手。

硅料位於光伏產業鏈的上游,資金和技術壁壘高、產能擴產週期長。早期硅料生產的核心技術主要掌握在發達國家手中,歐美「雙反」以來,隨著硅料國產化進程的加速,中國已經逐漸擺脫原材料受控的局面。

2008年以前,國內多晶硅產量占全球產量不足10%,中國的光伏產業高度依賴於矽料進口,導致國內光伏產業長期受制海外硅料企業。

2012年歐美「雙反」時期,中國的光伏製造業受到嚴重打擊。此後,多晶硅料的國產化進程加速,國內企業紛紛開始佈局多晶硅產能,通過不斷的探索和研發,逐漸掌握多晶硅料生產的核心技術,並利用企業自身精細化管理,西部地區低電價,低成本等優勢,不斷降低多晶硅料生產成本,帶動國內多晶硅產量及佔比持續提升。

2020 年,中國多晶硅名義產能44萬噸,產量達到39.6 萬噸,佔世界總產量的73%,徹底擺脫了光伏原材料受控制的局面。

雖說中國硅生產整體水準已經提高了很多,但何寧認為,與世界硅技術的最高水平還有距離,需要繼續學習和進步。比如德國瓦克公司,做半導體的芯片硅,純度要多出2個「9」。下一步新疆大全也會建造一個1,000噸產能的半導體硅料生產基地,向硅料生產的最高峰發起衝擊。

即使如此,中國的光伏產業冒頭,仍受到美國的極大關注。2012年,美國、歐洲對中國的太陽能光伏產品要進行徵收反傾銷稅,如今美國又以強迫勞動於以制裁。

背後的原因是中國光伏產業開始逐步取代美國、歐洲的太陽能公司。目前,歐洲幾乎沒有太陽能製造業,只剩消費市場。即使重稅,歐洲也無法阻止中國光伏產業進入歐洲市場。

2018年,歐洲理性的面對現實,放開廉價的中國光伏產品。但美國還沒有完全放棄本土太陽能製造業。美國整體光伏產品消費量目前佔全球15%左右的份額,由於其部分電池組件並不使用硅料,所以硅料消費量佔全球的10%左右。美國意識到太陽面板就是未來的石油,自然不能夠容忍未來「石油」掌握在中國人手中,必然使出制裁殺手鐧。

新疆大全新能源的硅料佔全球市場15%的份額,100%在中國境內銷售。雖然不直接受美國制裁的影響,但美國制裁太陽能面板,嚴格規定不能使用受制裁的硅料和硅粉等原材料,影響的是中國光伏產業的整體供應鏈。

盡管這裡有政治因素,新疆大全新能源願意去積極面對,希望尋找提請獨立公正的第三方做勞務審計,以證清白,也不排除使用法律手段維護自身合法權益。

(Visited 109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