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以核武向美國賭生死

文/金珍鎬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朝鮮以核武向美國挑戰, 如朝鮮得到他們所求的目標,東亞格局會有巨大變化,朝鮮將變成強力的正常國家。如果金正恩賭輸,「白頭血統」的金家是會家亡國破的。

金正恩視察核武部門

朝鮮2006年違背聯合國《核不擴散條約》與《禁止試驗核武器條約》試驗了核武器,隨後世界譴責聲一片,聯合國安理會隨後通過了1718號決議,其中有一條「禁止朝鮮進行一切與彈道導彈發射有關的活動。」朝鮮首次測試洲際導彈發動機是在2016年4月,接著2016年8月朝鮮政府宣佈潛射導彈試射成功,2017年2月新型中程彈道導彈試射成功。這證明發動機測試的成功大大提高了朝鮮飛彈技術。

朝鮮2017年5月聲稱火星12的洲際導彈宣告發射成功,2017年6月表示反艦導彈試射成功。接著,2017年7日朝鮮「火星14」試射之後,美韓相繼承認朝鮮已掌控了洲際導彈打擊能力。第六次核子試驗後,在受聯合國制裁的朝鮮9月15日早晨自平壤向東部又發射導彈,導彈飛過日本北海道,日本政府隨後通過手機和國家電視台發佈了導彈警報。目前,朝鮮的核武和導彈技術讓包括美國的全世界擔憂。

朝鮮9月3日進行了「第六輪核子試驗」後,聲稱「這一試驗實現了朝鮮核武力完成的完結階段目標,非常具有意義」。當天朝鮮只表示了進行的核子試驗是氫彈試驗,並未提及其威力或是核子試驗中使用的原料。但是,這聲明意味著朝鮮核武開發快接近完成階段。朝鮮稱為北部核子試驗場的位置是朝鮮半島的東北部、靠近中國延邊地區的鹹鏡北道吉州郡豐溪里的核子試驗場,這地方離中國邊防非常近,也讓中國人民擔憂核污染影響他們生活環境。據韓國氣象廳等政府部門的測定結果顯示,朝鮮因進行核子試驗而引發的人工地震的規模為5.7級,這是至今為止朝鮮進行的六輪核子試驗中規模最大的一次。2006年10月朝鮮進行第一輪核子試驗時的規模為3.9級,2009年5月的第二輪和2013年2月的第三輪分別為4.5級和4.9級。去年1月和9月進行的兩輪核子試驗的規模分別為4.8級和5.04級。韓國專家認為,從第六輪核子試驗後測定到的人工地震的規模(5.7級)來看,此次核子試驗的威力相當於50-160千噸TNT炸藥的威力。這一威力至少是1945年美國向日本廣島投放的原子彈(當時稱為「Little Boy」的美國核彈威力為115千噸)的三倍威力。韓國政府認為去年9月朝鮮進行的第五輪核子試驗的威力相當於8-12千噸TNT炸藥,而第六輪核子試驗的規模是上一次的10倍以上。韓國政府相關負責人表示,「工作人員現在正在進行精密分析」,「有可能是氫彈」。

韓國防部主張強化軍事應對

朝鮮核子試驗的第二天,韓國文在寅總統在青瓦台主持召開首席秘書官與助理會議,表示「現在的安保狀況非常嚴峻,我們亟需建立朝野政三方常設國政協商機制,以便通過執政黨、在野黨與政府之間的順暢溝通與協商,制定出超越黨派的安保對策,提高定期國會的效率」。他表示「有必要採取不同於以往、可以使朝鮮切實感受到壓力的強有力對朝措施」。韓國國防部部長宋永武在國會國防委員會上表示「在前一天的NSC會議上,我們一致認為,在朝鮮已經進行核子試驗的情況下,比起柏林倡議,政府更應該朝著強化軍事應對的方向傾斜」。關於聯合國制裁方面,很多人或許期待聯合國安理會新對朝制裁決議能夠成為「終極制裁」,但最終令不少人大感失望。

韓國總統文在寅9月17日與特朗普總統通電話時表示「為有效遏制朝鮮的持續挑釁,我們有必要不斷強化韓美聯合防衛能力」。但是,也有觀測認為,由於韓國國內人事問題尚未告一段落,文總統很難完全專注於聯合國大會的活動。文在寅當地時間9月18日上午為出席聯合國大會而離開下午抵達美國紐約。此番首次登上聯大舞台的文總統將在紐約停留四天,為解決朝鮮核導問題四處奔走。韓國文在寅總統、美國總統特朗普、法國總統馬克龍、加拿大總理特魯多、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等人均將出席會議。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俄羅斯總統普京將缺席會議,而朝鮮外務相李勇浩已經向聯合國秘書處表明出席的意願。文總統還將與各國領導人舉行會談。韓美日領導人會談中,文總統將與美國總統特朗普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一起共商朝鮮問題解決方案。

韓國政府重視韓中關係

9月19日聯合國會議第一天,美國總統特朗普在聯合國大會的演講中表達了美國的立場,即若美國與同盟國受到威脅,美國只能選擇徹底摧毀朝鮮。特朗普指出,「朝鮮的火箭男(Rocket Man,指金正恩)正實施自殺行為」。特朗普當天通過在紐約聯合國總部進行的的第一次大會演講,將朝鮮金正恩指為「墮落的政權(depraved regime)」。特朗普稱,「朝鮮正在盲目追求威脅全世界的核導」,「美國已經做好準備。雖然我們有那種意向及力量,但希望沒有這麼做的必要」。這一警告非常強硬,即若朝鮮不斷發動核與洲際彈道導彈(ICBM)挑釁,越過美國所劃的底線,美國可能會發動軍事行動,全面對朝進行報復。但是從他的話中可以聽出來,發動軍事行動是最後的手段,在之前將會首先選擇通過其他方式解決朝核問題。

韓國總統文在寅9月18日在首爾登機前往美國(梁在明攝)

目前在韓國到處都進行有關「朝核問題和韓中建交25周年」的會議暨研討會。韓國政府目前該解決的國內議題極多,但是針對朝鮮的核威脅已成為韓美同盟的最關鍵議題,這就是韓國與世界關係的最大關鍵課題。還有,有關部署「薩德」問題引起的韓中關係惡化也影響韓國部分經濟。韓國新政府的處境變得四面楚歌。處在韓國的立場來說,緩和朝鮮半島的緊張局勢是最重要的生存問題,韓中關係是在地緣政治上不可逆轉的大趨勢。但是,在安保問題上韓國不能忽略美國在包括在東亞的全世界影響力。最近韓國亞洲經濟日報和國會議員辦公室在國會會議廳共同舉辦的有關韓中關係和朝核問題的研討會上,韓國很多國會議員、專家學者和記者們都強調針對朝鮮的韓國安保問題和韓中關係的正常化的問題。中美之間有矛盾時,韓國拿「兩手抓,兩手都得硬」的理想政治是個邏輯上的大矛盾,韓國政府應該追求「實事求是」的方式推進對朝和世界的外交,一面以冷靜地「樂觀其成」,另一面保持「中庸之道」實用外交。

朝鮮向美國挑戰是以核武來賭的生死戰。如朝鮮得到他們所求的目標的話,東北亞格局會有巨大的變化,朝鮮變為東北亞的強有力正常國家。如金正恩的生命賭博在美國高科技和技術的戰略玩耍下輸掉了,「白頭血統」的金家是會家亡國破的。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