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興亞人道災難 增亞洲恐襲風險

文/李永峰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當下緬甸的羅興亞人危機,可能製造新的亞洲難民危機,而來自中東的伊斯蘭激進主義者,已潛入羅興亞人中間。隨著羅興亞人伴隨難民潮,流向東南亞各國,可能令東南亞恐襲風險大大上升。

羅興亞難民,流向東南亞各國

 

最近二十多年來,緬甸的一舉一動,在國際媒體中,都跟昂山素姬聯繫在了一起。現在,昂山素姬作為國務資政,在全國民主聯盟背後,實際操控緬甸政局已經一年多了。昂山素姬的國際聲望,為民盟上台後的緬甸中央政府帶來了眾多助力,但也埋下了新的風險。 

8月25日,緬甸西部的若開邦境內,一支名為「若開羅興亞救世軍」的武裝力量,襲擊了緬甸的員警部門,引發了大規模衝突。緬甸軍警下令反擊,加上民間激進佛教武裝力量也藉此驅逐羅興亞人,事件失控,緬甸的羅興亞人出現了要整體逃亡的態勢。 

如果說,敘利亞亂局,六年多以來,已經為歐洲製造了數百萬的難民。那麼,當下緬甸的羅興亞人危機,也有可能製造新的亞洲難民危機。特別是緬甸周邊孟加拉國、馬來西亞、印尼等伊斯蘭國家,會成為羅興亞難民逃亡的方向。在人道主義面前,任何政府都不該拒絕救助。而來自中東的伊斯蘭激進主義者,已經潛入了羅興亞人中間。「若開羅興亞救世軍」發動8月25日襲擊的策劃者,就是在巴基斯坦塔利班受過訓練的緬甸羅興亞移民。隨著羅興亞人伴隨難民潮,散佈於東南亞各國,可能會令東南亞的恐襲風險大大上升。 

這令世界輿論密切關注緬甸局勢。緬甸中央政府,是否可以在國內化解羅興亞人危機,而避免出現敘利亞那樣的災難,既是人道主義責任,也是維護區域安全的義務。多年以來,由於昂山素姬與緬甸政局高度捆綁在一起,所以,針對緬甸政府的指責,也指向了昂山素姬。雖然昂山素姬在羅興亞人問題上,未必能有多少高明的手段,但是她都成了輿論同仇敵愾的對象。這損害了昂山素姬的聲望,也間接抑制了緬甸政府的聲音。 

事實上,羅興亞事件的複雜性,不讓於中東各地複雜的紛爭。茉莉花革命之後,全球都無力解決中東危機,當下對昂山素姬的指責,同樣也無助於羅興亞問題的處理。羅興亞事件背後,還在於全球文明之間的衝突,這種衝突不止發生在西方國家內部,也發生在了眾多亞洲國家。  

「若開羅興亞救世軍」被緬甸定性為恐怖組織

羅興亞人昔日受英國重用 

被緬甸人視之為孟加拉國非法移民的羅興亞人,是緬甸這個佛教國家內部少有的穆斯林族群。歷史上,他們曾受到英國人重用,用來參與英國對緬甸的殖民統治。昔日作為日不落帝國,英國一向喜歡扶持弱小民族,作為自己殖民統治的工具。日不落的米字旗從世界各地降下之後,英國人並沒有再給予昔日盟友多少幫助。所以,撤離的殖民主義者,留下了一個混亂的前殖民地。 

在亞洲,殖民主義者離開印度之後,穆斯林和印度教徒分立,出現了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間幾十年的對抗與戰爭;在非洲,有中非、剛果等國持續的種族衝突。在緬甸,則是遺留下了羅興亞人。由於緬甸西部的鄰國是世界級的人口大國孟加拉國,羅興亞人與孟加拉人有類似的文化和宗教背景。傳統緬甸人甚至無法區分孟加拉人和羅興亞人,所以,緬甸面對日漸增長的羅興亞人時,擔憂這是孟加拉人有意識的向緬甸滲透。 

特別是對於若開邦的本土佛教徒來說,背靠孟加拉國乃至整個伊斯蘭社會的羅興亞人,漸漸擴大了在若開邦的勢力,侵蝕佛教徒的利益。加上英國殖民統治時代,羅興亞人與佛教徒之間的歷史恩怨,共同激化了若開邦的矛盾。近年來,若開邦甚至出現了激進佛教徒武裝,他們把矛頭指向羅興亞人。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緬甸作為一個民族國家才登上歷史舞台。如同印度一樣,英國殖民主義者進入之前,緬甸並非一個統一的國家。是英國殖民主義者借助現代化的先進武裝力量,造就了一個統一的緬甸。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繼承了英國殖民時代完整領土的緬甸中央政府,只能進行鬆散的統治。在緬甸的北部,還有大量不服從中央政府的少數民族武裝。對於若開邦,緬甸中央政府的權力,同樣也既不強大也不高效。 

幾十年過去了,以緬族為主體民族的緬甸中央政府一直持續建立一個強大的中央政權。多年來對緬北少數民族武裝用兵,最近幾年,至少打敗了果敢的地方武裝,也逼迫克欽等地收縮自己的自治範圍。在緬甸眾多的國內民族矛盾中,若開邦的羅興亞問題並不是唯一,甚至也不是最嚴重的。 

 

極端勢力介入羅興亞難民  

但是,由於羅興亞難民跟全球伊斯蘭大潮結合,也跟緬甸周邊的孟加拉國、馬來西亞、印尼等伊斯蘭國家有關,所以,羅興亞問題,引發了國際輿論巨大的關注。羅興亞問題,現在成了昂山素姬政治生涯的滑鐵盧,由於她沒有化解這一問題,甚至有人提議要褫奪她的諾貝爾和平獎。 

在羅興亞問題上,緬甸的態度固然重要。但是,更要看到,隨著羅興亞人的逃亡,全球恐襲的焦點,確實有可能正在向東擴散。目前據說光孟加拉國,近年來已經接納了近四十萬的羅興亞難民。各種伊斯蘭極端勢力,介入進了羅興亞難民生活,這可能是東南亞未來安全的重大隱憂。 

發動了8月25日若開邦恐怖襲擊的「若開羅興亞救世軍」,是由阿塔烏拉(Attaullah Abu Ammar Jununi)在四年前創立。父親作為羅興亞人的阿塔烏拉,在巴基斯坦卡拉奇出生,後來全家遷往沙特阿拉伯的麥加,以「保衛和拯救」羅興亞人免受壓迫為號召,在羅興亞人中間招募武裝分子。「國際危機組織(ICG)」二○一六年發布一份的報告指稱,該組織很多人都在海外受過武裝訓練。另有媒體報導稱,阿塔烏拉曾經加入過目前已經效忠ISIS的巴基斯坦塔利班。 

隨著美國與俄羅斯武裝力量在敘利亞的介入,敘利亞戰局日趨明朗。極端勢力所主導的ISIS在敘利亞和伊拉克境內,所佔據的勢力範圍越來越小。但實際上,八十年代以來,伊斯蘭激進主義者的主流,已經從理論上堅持「遷徙」聖戰。並不在乎根據地,也不在乎具體的國土,他們樂意去任何需要的地方。所以,打掉ISIS在敘利亞和伊拉克境內的地盤,並不能根絕這股勢力。那麼,他們將往哪裏遷徙呢?羅興亞人問題的興起,也許會為這股極端勢力提供啟示。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