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回歸前,許家屯被派往香港新華分社任職社長,習仲勳數次與許家屯見面並給予指示, 曾提醒許要注意港澳工作存在「一左二窄」的作法。 

 

習仲勛(右一)在廣東

被稱為革命家、政治家的習仲勳一生,業績輝煌,功勳卓著。其統一戰線工作亦堪稱楷模,還數次受到毛澤東的誇獎。最難能可貴的是,在統一戰線的第一線,可以受到被統戰對象的尊重,得到他們的誇獎,習仲勳做到了。 

中共建國以來,習仲勳長期主持西北黨、政、軍全面工作。1953年9月後,習仲勳先後擔任中央人民政府政務院秘書長、國務院秘書長。1959年4月任國務院副總理兼秘書長,負責國務院常務工作。黨的十一屆六中全會後,習老任中央書記處書記,為撥亂反正、改革開放和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做了很多工作。但習仲勳曾經說過,他百分之七八十的精力和時間都用在了統一戰線工作。 

開明、開放是習仲勳做中共黨的統戰工作的特點。1951年任中共中央西北局第一書記的習仲勳,一生廣交朋友,待人至誠而寬厚,在黨內外被譽為「比諸葛亮還厲害」,說起統一戰線工作,無論是黨內還是黨外,大家都稱讚習書記是「統戰工作的典範」,更有人讚譽他是「統戰大師」。其實,習仲勳的統戰工作就是實事求是,站在人民和正義一邊。 

達賴喇嘛敬重習仲勳 

2012年8月,我到印度達蘭薩拉第八次採訪達賴喇嘛,訪問期間談到習仲勳,雖然沒有具體表示,但達賴喇嘛對習仲勳表示敬重。他說,「1954、55年我在北京時,我和習仲勳見過幾次面,當時他是周恩來的秘書,都說秘書也像總理一樣很厲害。」 

那年,達賴喇嘛年僅19歳,從西藏跋山涉水到北京參加全國人大,並當選為全國人大副委員長。期間見過很多國家領導人,習仲勳是其中一個對他影響深刻的中共領導人之一。達賴喇嘛對我表示,「後來的時間證明,習仲勳是一個非常務實的人,特別在1989年的天安門事件發生時,他是人大副委員長,據說他支持趙紫陽和學生對話,反對武力鎮壓。希望這些對後來者都有正面影響。」 

我曾多次訪問過出走美國的前香港新華分社社長許家屯,訪問會談到許家屯和習仲勳的情愫開始。許家屯興致勃勃地談起鄧小平、習仲勳的治港理念。他認為,習仲勳是一個很開明、開放的官員。 

香港回歸前,許家屯被派往香港新華分社任職社長,受鄧小平賞識,時任中共中央書記處常務書記的習仲動十分關心,在許家屯到香港前後,習仲勳至少三四次與許家屯見面並給予指示。許家屯表示,這對他香港工作是很大的支持。 

許家屯回憶,「習仲勳在廣東的時間比較長,這是我聽說的,就是說,深圳發展的開始是他提議的。我到香港的時候,他是書記處書記,胡耀邦讓他當常務書記,所以他主動找我談話,做了一些指示。」 

當時胡耀邦對許家屯說,現在我們要依靠「一國兩制」,國內搞改革開放,要依靠香港,希望多了解一些香港情況。許家屯去廣東調查,後來也到香港調查。了解到習仲勳是一個很開明、開放的官員。據說,深圳寶安縣大躍進中逃到香港大概有60萬人。習仲勳在處理這些外逃民眾時,都不深究,妥善處理。 

在許家屯赴港上任前,習仲勳把許家屯請到中南海家中,許家屯說,「他說的很簡單,向我介紹,就是讓我注意香港的工作。有不足的地方,用四個字形容,就是『一左二窄』」,許家屯到香港以後經過調查研究證實了習仲勳這種看法是正確的。 

許家屯讚揚習仲勳魄力大 

在許家屯香港調研以後,第一次回北京彙報工作時,就把這種情況彙報上去了,並提出,要港人回歸,首先得需要人心回歸。許家屯指出,習仲勳是開放型的,提出當時的港澳工作「一左二窄」,不是批評人家,是批評整個港澳發展。許家屯讚揚習仲勳在政治上的魄力很大。 

以後有一次,習仲勳把許家屯又帶到家裏,對他說,「香港有人說你是香港的鄧小平。」這是對許家屯的讚揚,讚揚許家屯樹立了香港的改革開放的形象。 

達賴喇嘛二哥嘉樂頓珠曾經在接受我的採訪時,重溫1979年鄧小平透過香港新華社分社社長李菊生主動邀請他去北京訪問的情形。他十多次往來北京和達蘭薩拉之間。鄧小平的豁達、謀求漢藏和諧的真誠感染了遠在印度的達賴喇嘛,達賴喇嘛隨後亦宣佈放棄西藏獨立,尋求解決西藏問題的中間路線。期間,他也和習仲勳會面,和習討論了去藏區的可能性。1990年,他的願望得到了滿足,他數十年後踏足自己的家鄉安多,但他也說,其行程以及行動同時也受到了嚴密的管控。 

深得藏民尊敬和愛戴 

其實,早在習仲勳主政西北局時,就深得藏民的尊敬和愛戴,全因他的務實作風。甘肅南部藏族領袖黃正清,可說是習仲勳的至交摯友。黃正清曾提出兩個問題:一是由於剛解放,牧區比較落後,人民群眾習慣使用銀元寶和銀圓,不相信紙幣,如果馬上發行紙幣,恐怕行不通;二是牧民為防野獸防盜,家家都購置槍支,有的一杆槍要三四百銀圓。槍就是他們的生命,如果現在宣佈收槍,會引起牧民群眾的緊張不滿。 

黃正清提這兩個問題時,不少人都為他捏了一把汗,認為這些話是不該講的。沒想到彭德懷和習仲勳聽了非常高興,認為這些情況很重要。會上當即指示軍政委員會立即通知銀行,在牧區仍暫時流通銀元寶和銀圓,並宣佈在牧區也不馬上收繳槍支。 

1951年12月19日,習仲勳在黃正清的陪同下視察青海塔爾寺。考察中,習仲勳問農牧民群眾願不願意土地改革?群眾異口同聲地回答:「我們不願意。」一位年長者請願說:「領導同志,塔爾寺周圍幾千藏族同胞把生產收獲的麥草供寺院燒火做飯,藏族群眾把供奉寺院麥草看成是他們神聖的義務。土改後,地分到每家每戶了,寺院就沒辦法解決燒火做飯問題,所以請求不要土改。」 

習仲勳了解了這一情況後向中央寫了報告,毛澤東和黨中央非常重視,經過研究同意了習仲勳提出的意見:凡是寺院轄區的農牧民暫不施行土地改革。僧眾們聽到這個消息後非常感激,青海省的黨政領導和人民群眾也非常滿意。    

(Visited 14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