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國, 華人算是「模範移民族群」,遵法守紀,會經營,生活比其他的亞裔過得好。但是,在法華人並沒有出現高科技移民群體,在主流政治方面,參與度也不足。 

法國政要到巴黎華埠參與春節巡遊活動

旅居歐洲的華人,當屬法國最多。具體有多少呢?這是一個難題。因為法國嚴格禁止有關種族的統計,也非常忌諱在媒體上討論負面性質的種族問題。比如在法國究竟有多少華人、亞洲人或者非洲人、阿拉伯人,沒有人知道,政府也不知道。更別提他們的平均受教育水準、收入水準甚或犯罪比例之類更深入的細節了。 

法華人是「模範移民族群」 

其實僑民來自哪個國家還是有統計。但這和族裔是不同的概念。比如筆者這裏想討論的旅法華人很多都不是來自中國/台灣/香港,而是來自東南亞其他國家。這個相對準確的合計就無法根據國籍數據進行。只有一個被大家認可的大體估算,就是整個法國約有60萬華人,佔全法國人口約1%。其中約一半30萬居住在巴黎及其郊區,佔大巴黎地區人口約4%。如果加上所有的東亞裔,大約有120萬。佔法國人口的2%左右。(注意這裏說的亞裔,就是東亞黃種人的意思,不包括來自亞洲其他地方的人口。)作為比較,這裏的非裔和各種伊斯蘭國家移民人口合計佔整個法國的比重大約10%,是亞裔的5倍,華裔的10倍。 

這裏的華人過得怎麼樣呢?那筆者要給兩個答覆。第一、與歐洲血統的法國人相比,那華人還是外來族群,還在努力追趕的遠遠途中,整體上水平離追上他們還十分遙遠。(這一點與美國的華裔真的是有距離,那裏華人的整體生活水準,據許多統計,已經超過白人的平均值。)第二、比起其他的外來族裔,整體而言,那華人也包括其他的亞裔,那還是混得好得多,所以毫無異議地在這裏贏得一個「模範移民族群」的令名。 

華商壟斷禮品、皮包等行業 

贏得這個令名的第一個原因就是華人在經濟上的自強能力。這裏的華商已經壟斷了禮品、皮包、假首飾和高科技的電腦行業,正在全速向已被猶太人壟斷千年的服裝行業進軍。不出10年,除了高檔定製服裝及附件,華人鐵定奪下這個行業的壟斷權。 

西方陷入經濟危機已經很長時間。比如法國的失業率多年來在10%上下徘徊。但華/亞裔的失業率沒有統計,肯定是非常之低。在經濟困境中,亞裔沒有(像其他移民群體)給法國造成失業壓力,法國當局對此肯定感慨有加。近年由於中國生活水準不斷上升,新非法移民來源不斷萎縮。這裏的華人商舖已經出現嚴重的用工荒,工資水準已經超過同類的法國人。 

但是在法國的華人並沒有像美國那樣一個強大的高科技移民群體。那是拜1970年代以來美國一直執行的高科技移民政策所賜。歐洲沒有這樣的政策,因此也沒有這樣的龐大移民群體。這裏的華人當然也有高知群體,但比例正常。 

讓華/亞裔在法國贏得令名的第二個原因,和美國一樣,就是華/亞裔學子的優異學習成績。這裏的亞裔媽媽也多是虎媽,這裏的亞裔孩子也是在比歐洲人更比阿拉伯人和非洲人的孩子更努力地學習。因此在各地的重點初中高中裏,都群聚著遠比正常人口比重為多的亞裔孩子。據了解,法國第一名校大路易高中裏,亞裔竟然佔到大體25%的比重。不過真的到了法國的高等教育頂尖的五大名校,亞裔的比重就沒有那麼多了,但顯然也遠比人口比重的2%多。這似乎說明,人的努力也是有時而盡。真正的高素質水準天才,還是隨機分佈。可惜我沒有進一步的統計數字。不過這個比例還是遠不及美國。因為那裏頂尖的常青藤名校中,亞裔的比率已經超過20%,而他們在總人口中只佔5%。 

讓華/亞裔在法國贏得令名的第三個原因,和美國一樣,就是他們極低的犯罪率。不是說沒有,而是比率極低。不用跟其他移民族群比,就是和歐洲人比,也低得多。 

舉個例子,法國人愛遊行示威舉世聞名。中國人有樣學樣,遇事也會遊行示威。但場面通常都是文明乾淨,絕不會有打砸搶發生。而歐洲人的遊行髒亂不說,到了結尾,通常都有搗蛋分子尾隨,發生打砸搶。警方則發催淚彈鎮壓,現場經常硝煙彌漫,宛若戰場。 

讓華/亞裔在法國贏得令名的第四個原因,和美國一樣,就是他們的家庭凝聚力。這裏有一個鮮明的對照:如果法國家庭有老人因病住院,子女前去探望的頻次達到一週一次的非常罕見。法國人會表揚他有不同尋常的孝心。相反如果是亞裔老人入院,子女前去探望的頻次一週一次的,也是非常罕見。亞洲人會罵他忤逆不孝。 

春節,中國人受邀到香榭麗舍大街彩妝巡遊

亞裔在政治方面尚需努力 

不過,筆者又不得不承認,在政治方面,亞洲人還實在成就有限。阿拉伯裔和非裔,在法國都有一些人在政府任到內閣一級的官員。當然筆者也常有感覺,他們,尤其是她們,是被照顧進去的。可是亞洲人怎麼沒有得到類似照顧呢?事實上,亞洲人,連一個小城鎮的正職的鎮長職務都沒有人得到過。因為那是要通過選舉的。這方面,亞洲人可真不擅長。 

2014年4月的法國地方選舉中,已經是巴黎十三區副區長的亞裔陳文雄首次當選巴黎市議員。同時巴黎有六位亞裔候選人進入第二輪,可除了陳都惜敗。2017年,還是陳文雄,借馬克龍的前進黨東風,成功當選國會議員。但他還是孤軍一人。看來,在法國,亞裔的從政之路,比起美國還要漫長得多。 

最後來說說巴黎如何過春節。首先要說的,這裏早已不是僅僅中國人自己在過春節,而是中國人和法國人、歐洲人一起過春節。 

每年在巴黎華埠舉行的春節巡遊都吸引著以十萬計的觀眾。法國總統府、國民議會、參議院、巴黎市府通常都會分別舉行規模不等的招待會與亞裔華裔聚會,祝賀農曆春節。春節當日,各界政要都會發言祝賀。2004年春節,中國人甚至受邀到法國的天安門——香榭麗舍大街彩妝巡遊。如同每年,法國巴黎華人和法國友人積極準備,推出不同的慶祝春節的系列文化活動,把慶祝活動越辦越紅火。今年,法國國立圖書館和中國使館文化處有合辦中國電影《麥家》和深圳交響樂團的演出。巴黎愛樂樂團也在巴黎推出「中國週末」迎新春演出,上演陳其鋼譜寫的系列作品和中國經典昆曲節目《牡丹亭》。 

每年國慶和春節,中國駐法使館也會舉辦大型宴會,招待各界法國朋友和旅法華人。每年,中國國務院僑辦都會派出「四海同春」演出慰問團到世界各地僑胞聚集的城市演出。巴黎已經輪到很多次。只是今年不幸沒有輪上。   

(Visited 248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