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默克爾這次能否最終成功組閣,她的時代也已走向終結。執政12年的默克爾已錯失合適的離職時機,而她究竟能否按照自己的意願來交班,現在還不得而知。 

薩爾州女州長安內格雷特·克蘭普-卡倫鮑爾


 2017年德國大選結束至今已逾五個月,但安格拉·默克爾(Angela  Merkel)仍然未能組成新政府,她還只是一個看守總理。 

大選結束後,由基民盟和基社盟組成的聯盟黨先與自民黨和綠黨進行過所謂的「牙買加聯盟」談判(這三個黨的官方顏色分別為黑色、黃色和綠色,因與牙買加國旗顏色相同而得名) ,但因自民黨主席克里斯蒂安·林德內爾(Christian Lindner)看衰默克爾,中途宣告談判破裂,從而使默克爾組閣受挫。 

後在德國總統弗蘭克-瓦爾特·施泰因邁爾(Frank-Walter Steinmeier)的干預下,終於把聯盟黨和社民黨拉在一起,先進行了試探性談判,後又展開了艱難的聯合執政談判,並已於2月7日達成了聯合執政協議。當然,逾46萬社民黨基層黨員最後還要對該協議進行表決。這將是大聯合政府能否再續前緣的關鍵所在。 

默克爾時代行將結束 

一旦這次社民黨基層否決上述協議,則默克爾的仕途堪憂。當然,即使默克爾這次最終組閣成功,第四次出任聯邦總理,不管其主觀願望如何,默克爾時代已經開始走向終結, 這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 

對於默克爾而言,要接受這一現實並非易事。德國《明鏡》週刊曾尖銳地指出,「聯邦德國的歷史  就是一部不成功交班的歷史」, 為此並提到了聯邦德國首任總理康拉德·阿登納(Konrad Adenauer)以及二戰以後執政時間最長的前總理赫爾穆特·科爾(Helmut Kohl)這兩位政治家。阿登納1963年最終把公務交到他所憎恨的黨內同僚路德維希·艾哈德(Ludwig Erhard)手中時已達87歲高齡。而科爾在當了16年總理後,仍不願把班交給自己認定的接班人沃爾夫岡·朔伊布勒(Wolfgang Sch?uble), 結果自己在1998年的聯邦大選中受挫,並黯然下台。 

默克爾一直要求由自己來決定交班時間。2016年11月,她決定再次作為基民盟總理候選人投入選戰。當時黨內也的確無人可取代她來擔當這個角色。無論是內政部長托馬斯·德梅齊埃(Thomas de Maizière)、國防部長烏爾蘇拉·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還是被黨內保守派寄予厚望的財政部議會國務秘書延斯·施博恩(Jens Spahn)都無法擔當起這一重任。 

這是因為當時的世界形勢非常複雜。英脫歐、特朗普上台、難民危機等問題,都十分棘手,難以對付。被視作「自由西方最後捍衛者」的默克爾有著「捨我其誰」的使命感,因而再次謀求連任。但這位基民盟主席忽略了很關鍵的一點,那就是隨著她在12年執政期間不斷讓自己黨朝左轉,已在聯盟黨的右邊留下了政治真空,並使她本人成了保守派選民的憎恨對象。 

默克爾所奉行的向左轉政策不僅給右翼民粹主義政黨另類選擇黨騰出了生存空間,使其在去年德國大選中一躍而成為第三大黨,而且還讓自民黨在難民危機中不失時機地定位在聯盟黨右邊和選擇黨之間,從而從聯盟黨那裏奪得了相當數量保守派選民的選票。 

針對基民盟領導人交班的事,《明鏡》週刊一針見血地指出:「如同所有基民盟籍偉大總理那樣,默克爾錯失了由自己決定的合適交棒時機。」 

默克爾

薩爾州女州長有望接班 

在「牙買加聯盟」談崩後,有兩個民調數據頗為引人注目。一項由埃姆尼德研究所所作的民調顯示,一旦舉行重新選舉的話,雖然有55%的受訪者支持默克爾再次作為總理候選人出場,但仍有40%的人拒絕她再次領銜競選。而根據民調機構YouGov公佈的一項數據,如果默克爾重新出任總理,竟有近一半(47%)的受訪者希望這位基民盟主席在2021年任期結束前就離職,只有36%的人願意她做滿任期。由此可見,默克爾的選民基礎已經發生動搖。 

而聯盟黨黨內早就展開了對基民盟主席默克爾接班人的討論。至今,基民盟的基層還支持默克爾。但一旦這次默克爾組閣失敗而不得不舉行重新大選,則要求她交棒的壓力可能會增加。而即使這次大聯合政府再續前緣,默克爾也將會受到各方面的壓力,要求她在其政治生涯的最後階段為交班做好準備。基民盟黨人、石荷州州長丹尼爾·君特(Daniel Günther)就聲稱:「在組閣時,那些在默克爾之後時代擁有前程的人也必須發揮作用。」此間有媒體認為,這位石荷州州長「以此說出了他的許多黨內同僚所想之事」。 

那麼,基民盟基層究竟希望由誰來接默克爾的班呢?根據福爾薩民調機構所作的一份調查,45%的基民盟黨員認為薩爾州女州長安內格雷特·克蘭普-卡倫鮑爾(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是默克爾的合適接班人,43%則選擇基民盟副主席、萊普州基民盟主席尤利婭·克勒克納(Julia Kl?ckner),而至今被人看好的財政部議會國務秘書延斯·施博恩(36% )只排在第三位。雖則施博恩現正抓緊時機,以攻擊默克爾的方式來凸現自己的特色和魅力,但缺乏從政經驗顯然已成了他的短板。 

而默克爾本人則認為她使基民盟實現了現代化,並將這一點視作自己的歷史功績。她還千方百計要讓未來的接班人維護好自己的遺產。《明鏡》週刊稱,為此默克爾要將薩爾州女州長安內格雷特·克蘭普-卡倫鮑爾培養成自己的接班人。該週刊並稱,默克爾特別擔心,施博恩「將會帶領基民盟向右轉,從而會毀掉自已在總理任期內所取得的偉大成績」。而按照默克爾的觀點,安內格雷特·克蘭普-卡倫鮑爾正是眼下最有可能阻止此事發生的人,且這位薩爾州女州長在基民盟黨內人緣也很好,只是還缺乏在聯邦層面上的從政經驗。 

 

2月19日,基民盟主席默克爾提名克蘭普-卡倫鮑爾為該黨總書記; 一周後,基民盟黨代會正式選舉已辭去州長職務的後者為黨總書記。但默克爾究竟能否按照自己的意願來交班,現在還不得而知。 

目前,整個歐洲乃至全球都在關注著德國這個歐盟第一大經濟體的組閣進展。一旦繼續徘徊不前, 甚或出現倒退, 將會對德國的國計民生產生負面影響。而默克爾執政地位的強弱以及最終的去留將會影響歐盟的整體大局。歐盟各成員國必須為此做好準備。  

(Visited 1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