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迺強﹕俄國人念舊,講情義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在外交方面,我們國人頗多不滿,我的態度一向較一般論者友善,特別自十八大以來,我們的外交工作有很大的突破,碩果壘疊。

我們很多人推崇普京的硬朗,無疑對外硬朗能贏得民粹的支持,但我們不妨看看實際的成果,俄羅斯勇則勇矣,但得到的好處不多,身上傷痕處處,有苦自家知。

俄羅斯是戰鬥民族,充滿陽剛之氣,但容易「亢龍有侮」。中華民族則一貫崇尚陰柔,講求以柔克剛,悶聲發大財,吃小虧佔大便宜。這是完全不同的家數,我們不用羨慕人家。

因為柔克剛,對待俄羅斯,陰柔大派用場。尤其是當今俄羅斯處於逆境,我完全沒有絲毫看不起你的態度,跟你稱兄弟,講義氣,不會讓你有英雄氣短,要投靠我的感覺,這會讓豪氣的俄國人很受用,高興之下,兩脅插刀,甚麼都可以。俄國人是很念舊,很講情義的。

俄羅斯這兩頭鷹,本來是個亞洲國家,與蒙古關係親密,但是彼德大帝見到歐洲富強,毅然脫亞入歐,至今都一往無前的努力想做一個歐洲國家,但是一直都被歐洲人排斥。

雖然歐洲就代表先進這觀念至今仍然深入人心,不少俄國知識分子依然看不起亞洲,因而看不起中國。但是只要我們以實際成績證明亞洲也可以行的,俄國人除了感情上會喜歡有情有義的中國人,理智上也慢慢會脫歐返亞的。

我們這一套用在本來是俄羅斯一部份的烏克蘭身上,已經證實成功。中國為烏克蘭提供核保護傘,烏克蘭不單把收在床底的好東西都拿出來,兵工廠幾千名航空專家連家屬都一起搬過來重慶,索性做中國人了。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