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文章,最少人點贊,大家都不同意我認為美國已經輸了的結論。

我的結論是很容易很快得到驗證的:我早說了,新冷戰的勝敗是哪條統一戰線得到支持,所美國忙着要結盟。

美國想通過下毒藥和毒氣等借口,快速建成反俄聯盟。這聯盟要是成功組成,當你看到本文時,特朗普將已出兵敘利亞,大家不妨數一數有多少盟國參加。
另一方面,特朗普要組成貿易聯盟制裁中國,但習大大博鰲演講一發表,全球股市大升,看來他這聯盟也不會成功。

美國失敗的關鍵在於歐洲。

歐洲,光是歐盟減去英國,就有27個國家,此外還有5國在輪候,2國在申請輪候,共34國。情況有點像東周列國,很難一概而論。

像德法等數千萬人口的國家,在我國只是一個中等省的規模,在那裡便是人口大國了。她們因為國家小,難以有作為,走在一起,就是要與美國分庭抗禮。
今天歐盟國家的總GDP,跟美國同一量級,與中國一起,鼎足而立。

歐盟當今要務,是同一化(harmonization) ,這個過程,兩千年前,秦始皇就已經完成了,而在今天的社會,沒有強制的力量,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務。

這樣一來,歐盟成了一個四不像的怪物,既是主權國家,又要行動一致;有共同貨幣,卻又沒有共同的經濟管理,亂七八糟。但是有德國努力生產,希臘等國家努力消費,體內循環,暫時也還各得其所。

這些國家,基本上都曾經是羅馬帝國/東羅馬帝國和勢力範圍的部份,我把它歸類為猶太—希臘文化圈。過去兩千年,她們都在談談打打,外交經驗十分豐富。

歐盟這個第二世界,我們是一定要爭取的,但事實上卻很難。對待歐盟,我們既不能忽視它的存在,和文化上的趨同,但也不能把它看作一個實體,一刀切對待。

而因為我們跟歐盟相隔萬里,經濟上互補性十分強,所以戰略利益衝突不大。

唯一衝突比較明顯的是德國這歐盟工廠,我國工業升級對她形成威脅,再加上種族文化上,德國屬於安格魯—薩克信系,與美英較親近。

通過一帶一路,陸路上貫通歐亞大陸,對於歐盟許多內陸國家帶來很大的機遇,當中還有一些是前蘇聯成員,應該是我們優先爭取的對象。  

(Visited 4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