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總理默克爾曾在多個場合,包括7月上旬與中國總理李克強會晤時,聲明德方堅決抵制保護主義,審查並非故意針對中方投資者。但27日媒體突然曝出,德國政府又在一周內攔下兩起中資並購談判。一起是中國國家電網對德國電網公司50赫茲的意向收購,一起是德國機械工具公司Leifeld Metal Spining AG對中國資方的出售意向。

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訪德

中國外交部表示關注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27日在記者會上表示,中方注意到有關報導,並對此表示關注。他說,面對當前保護主義和單邊主義加劇的複雜形勢,中國和德國作為世界主要經濟體,有責任共同維護自由貿易和多邊主義,通過擴大雙向開放助力兩國高水準互利合作,為維護開放型世界經濟注入正能量。希望德方客觀看待中國投資,為中方企業赴德投資創造公平開放的市場准入環境和穩定的制度框架。

德國中國商會憂歧視性壁壘

德國中國商會27日發表聲明,對德國政府阻止中國國家電網公司收購該國電網企業少數股權一事表示極大關注,並對此事釋放出的負面信號表示憂慮。

德國中國商會說,德國《對外經濟法》規定,外國投資者在德投資享受與本國企業一致的國民待遇。外國企業對涉及關鍵基礎設施領域的收購在達到25%或更高股份時,審查才會發生。而此次,德國政府在中國國家電網收購比例不超過20%的情況下,強行進行干預。這不僅違背了基本的“國民待遇”原則,也干擾了市場的公平交易,更是對中國投資者的歧視性做法。

德國中國商會說,在中國逐漸開放能源市場的同時,德國卻反其道而行之,以「安全策略考量」
為由,針對中國投資者設置額外的投資壁壘,不禁使人對德國政府的政策走向產生擔憂。

德媒評論:風向轉變如此之快

《南德意志報》在網站首頁頭條位置刊發評論《現在不要單純地排斥中國投資者》指出:風向轉變如此之快。中國一度是德國經濟與政治局勢的純粹希望,如今,持懷疑論者卻又掌握了發言權。中國(對他們來說)是一個經濟帝國,最好能用盡一切機會去阻止中國人的影響力擴張。

評論稱,故事原本開始得很美好。在一個新興經濟體裏有超過13億的人口,對於依仗出口的德國工業來說,還有什麼能比這更完美呢?因此,許多德國公司紛紛前往中國朝聖,在那裏生產銷售自家產品,急劇推動了德國的增長和繁榮。此外,中國投資者也來到德國和歐洲進行並購,新鮮的資金和技術大受歡迎。

與此同時,特朗普出現在國際舞臺,以美國總統的身份反對自由貿易。在這個時刻,人們曾一度相信中國領導人的主張,相信中國才是當今真正的經濟自由之國。

評論稱,但幸福的春天轉瞬即逝……人們越來越清楚地看出,中國是如何從戰略上以國家經濟在全球構建自己的權力網路的,即便很多時候活躍在海外的都是私營企業。許多中企在德投資的標的行業,都被北京方面視為關鍵領域,這並非巧合。毫無疑問,北京對於政治、民主的理解也與柏林有所不同。

因此,對個案的深入研究是正確而必要的。聯邦政府如今在一周之內叫停兩起並購,也完全沒有問題。在中國臺海集團收購德方萊菲爾德金屬旋壓機制造公司一事上,聯邦內閣有史以來第一次行使否決權,阻止了一家德企被出售給中方。它雖只是北威地區一家相對較小的機床製造商,卻在航空航太與核能的敏感領域充當領跑者。此外,德國聯邦政府通過國有投資銀行KfW阻止德國東部電網公司的出售,防止基礎能源供應落入中國之手,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全球化的經濟需要相互投資。這樣的干預措施必須具體個案具體分析,政策必須在批准和不批准之間明確出一條清晰界限。誰現在還以體制差異為由譴責中國的一切進取,就誇大其詞了。在許多實際情況裏,企業的管理和工作委員會對中國投資者讚不絕口。中國股東幫助企業重新振作,同時他們也尊重企業及所在國的文化,這一點就不同於美國投資者了。

與此同時,全球化的世界經濟也需要相互的投資。經濟聯繫越多,共同利益也就越多,國家之間的衝突就越少。在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訪問美國一事上,也能體會到,特朗普最終也能理解這種經濟體之間的交織與聯繫。

兩年前,柏林的聯邦經濟部裏立起了前社民黨主席、經濟學家卡爾·席勒的半身塑像。他的一句座右銘是「盡可能多的市場競爭,盡可能多的行政規劃」,這是與中國投資者打交道的良好指導方針。

(Visited 23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