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080403

在新加坡舉行的「香格里拉對話會」(香會)由英國研究國際關係的智庫——國際戰略研究所舉辦。該機構成立於1958年,到今天已吸納來自世界60多個國家的兩千多個會員。國際戰略研究所以軍事戰略研究爲特色,旨在提供合理的政策,以促進世界和平、維護文明的國際關係。

本·巴里(Ben Barry)曾就職於英國軍隊,現在是國際戰略研究所的高級研究員,在現代戰爭和陸軍戰爭領域有突出的研究貢獻。在香格里拉對話會期間,本·巴里接受《超訊》記者專訪,講述了「香格里拉對話」15年來的變化。

超訊:香格里拉對話」今年已經是第15年了。這15年中,會議的規模和關注點有什麽變化?

巴里:2002年「香格里拉對話會」剛開始的時候,規模只有現在一半。今天的「香格里拉對話」有超過600個代表,2000個工作人員和其他團體參加。

同時,隨著亞太地區的政治安全事務在變化,對話的主題和事務也在變化。我第一次參加香會是在2010年,那一届有許多對話引起了注意,智利的國防部部長在第四次全體會議中展開了人道主義和救災主題的演講,當中提到了智利的地震。

超訊:最近幾年有些什麼變化?

巴里:這些年我們看到了安全合作版圖的擴大和中國的崛起。中國的經濟增長非常迅速,軍事戰略也在不斷發展,這表現在每年遞增的軍事國防預算和軍事力量的增强。我們還看到了美國的安全問題。顯然,美國在區域性重建軍事力量,包括參與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戰爭。隨後雖然被ISIS的恐怖活動擾亂和分心了,但美國戰略性地重回地區的傾向是有的。

還有一點我們必須意識到,不管是在東海防空識別區,還是在南海問題上,中國和鄰國之間摩擦在不斷增加。我認爲香格里拉對話非常重要的一點是各方都參與,一起討論關於島嶼的問題。

超訊:您怎麼看今早孫建國將軍的講話?

巴里:我認爲今早的演講和去年的演講非常相似,中國在南海問題上不對任何一點表示屈從,而且非常清楚地表明了關於海洋法的不同的解讀。

超訊:您認為中方應該屈從嗎?

巴里:剛才的會議中有一個代表提出了,中國實際上是簽訂了《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而公約中就包括了保證執行相關條款。但是中國的軍方說了,中國並不承認這個爭論。

IISS國際戰略研究所網頁

IISS國際戰略研究所網頁

超訊:在例如朝鮮問題等地區問題上,除了「香格里拉對話」,您認爲還有什麽其他的方法能解决嗎?

巴里:如果你問世界上的國防部長們,他們會說在朝鮮能够發生的最好的情况,就是遵守在聯合國安理會上的决議,禁止核武器的項目。沒有人否認朝鮮有權利保衛自己的國家,有自己的國防力量。但是聯合國安理會在許多場合都提出了,朝鮮不負責任的行爲已經威脅到了世界和平。

超訊:每屆「香格里拉對話」的話題是怎麼產生的?是IISS自己選擇的,還是代表團投票等其他的方式?

巴里:我們全體大會的話題是從一個大資料庫中挑選出來的,但特別會議的話題是我們邀請的演講嘉賓帶來的。我們不控制代表團的提問,我們也不控制演講的內容。我們在新加坡有一個辦公室,我們調查和觀察了不僅是在東南亞,而是整

個亞洲的發展。有一些話題是全球認同的,比如恐怖主義ISIS。還有一些話題是有爭議的,比如南海問題、朝鮮問題。但我們不逃避,對這些有爭議的話題開展組織性的討論。

超訊:您之前曾就職於英軍,又是非常資深的專家,您爲什麽要選擇IISS供職,能給我們介紹一下IISS的情況嗎?

巴里:在英國有三個研究戰略安全的智庫。IISS比其他兩個智庫加在一起都要大型,而且涉及的範圍更廣。我們的總辦公室在倫敦,新加坡是我們第二大的辦公室。然後是巴林,研究中東事務的辦公室,還有華盛頓,我們也有辦公室。

我們在世界其他地區也有項目,覆蓋了非常廣泛的話題。例如,South Asia Programme(南亞安全項目),旨在推進阿富汗、孟加拉、巴基斯坦和印度等地的安全合作,我也參與了。我們還有一個項目是關於網络安全的,也延伸到了中國這一方。我們也有關於地緣經濟的項目、關於安全和發展的內容,而且我們持續地去發掘和鑒別新領域。

超訊:您提到了新加坡是第二大的辦公室。從您個人的觀察來說,為什麼新加坡這麼重要?

巴里:我們辦公室和「香格里拉對話」峰會都在新加坡,這是我們和新加坡國防部合作的大會,我們有一個合約來組織這項活動,新加坡會爲這次會議付錢。我們確實和新加坡的國防部有戰略上的夥伴關係,但我們在所做的事上是絕對獨立的。

而且我認爲把新加坡作爲演講的場所,是十分敏銳的。不管從地理還是人口上來看,新加坡都是一個小國家。但新加坡的整體環境很穩定,城市建設非常國際化,這依賴於貿易的自由流通和非常有組織的執行管理。我認為在過去15年中,可以看到新加坡國防部在「香格里拉對話中」的曝光。在峰會中,亞太地區的國防代表進行關於安全、穩定和戰略等嚴肅話題的討論,這在目前還沒有一個相似的論壇可以做到。所以在某種意義上,這種國際共識提高了交流程度,而這也和IISS最重要的一個目的有關:通過提供關於安全戰略最好的事實與分析,爲促成戰略性的對話創造機會,讓世界開始變成了一個更安全的世界。

超訊:您認爲與新加坡的合作關係會否影響IISS的獨立性?

巴里:我們是獨立的、中立的。如果沒有新加坡國防部門的幫助,我們沒法舉辦香格里拉對話。我們的代表團中只有一個是新加坡的。這是一個整體的夥伴關係。

超訊:這是否意味著如果其他國家也想與IISS簽訂合約去舉辦這樣的對話,你們也會同意?

巴里:我們確實是時不時地舉辦對話。我們在印度舉辦過國際性的論壇,去年我們在北美洲舉辦了對話,是和哥倫比亞國防部合作。但我們的一個原則是我們是獨立的。

超訊:IISS在巴林和華盛頓也舉辦對話會?

巴里:在巴林有麥納瑪對話,在華盛頓我們還沒有正式的對話峰會。但我們確實在舉辦一些例如「歐盟防擴散和裁軍會議」等其他會議。 ■

(Visited 2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