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和香港都在積極推動「粵港澳大灣區」發展,灣區城市之間的交流也越來越多。除了建橋修路之外,港人在內地生活的各種不便與限制亦有待打破。

港人在內地生活可以長期居住,但仍存在諸多不便。

請了好多次假,跑了十幾趟,找了六個部門,還是沒有解決「居住證明」問題的港人王先生表示,自己在深圳居住超過30年,有關部門竟然說在「聯網平台」上無法查到相關紀錄,拒絕了他新汽車牌照的申請。王先生表示十分無奈,認為有關部門都在以不同的理由互相推托。在《超訊》記者的追問下,他解釋了整件事件的來龍去脈。

港人深圳生活遭刁難

王先生今年60歲,職業是中港跨境貨運司機。他剛入職時,正值中國改革開放不久,不少港人到內地建立工廠,再通過香港至出口世界各地,中港兩地貨運物流需求巨大。由於工作需要,王先生在上世紀80年代就定居深圳生活,組建家庭。

近日,王先生在深圳購買了一輛新車,需要經過「小汽車車牌更新指標」程序,換領新的汽車牌照。然而,王先生在遞交申請後,卻收到「沒有兩年有效居住證明」導致申請失敗的回覆,這讓他十分不解。為了解決這個問題,王先生做了不少功課,跑了好幾個部門,卻依然屢屢碰壁。

「公安局叫我去下屬派出所,派出所又讓我去找公安局,部門之間互相踢皮球。」王先生抱怨道,「我早就在居住登記受理點申報了,在深圳特區居住服務平台上也有滿兩年的居住紀錄,拿這些證明去對質,他們卻說只承認『聯網平台』的紀錄。」

更讓王先生氣惱的是,派出所甚至質疑王先生是否真正在深圳居住滿兩年以上。「我拿了一大疊出入境證明去理論,派出所一位女性工作人員竟然說:『這些文件只能證明你入境了深圳,誰知道你入境深圳以後,是不是去了東莞居住?』」王先生認為,這些工作人員分明就是在刁難自己,想讓自己放棄車牌,好讓政府回收牟利。

王先生說,若三個月內無法通過「更新指標」,汽車牌照將會被強制回收。

深圳,港人在这里生活仍存在不便。

港人在內地有諸多不便

據香港統計處統計,香港目前約有52萬人長期居於廣東省。截至2016年,赴內地高校就讀的香港學生亦超過1.5萬人,並不是一個小數目。有人認為,內地在諸多方面對港人有所優待,實際上大多局限於在吸引公司以及資金投資方面,對於港人內地生活的細節上,仍然存在不少限制。

港人在內地可以長期生活居住,但在置業、醫療、就業、教育等方面都会遇到一些难题,無法與當地居民享有同樣的待遇。例如,現時內地十分依賴電子平台系統,而使用電子平台需要相應的身份證明,港人只能靠一張《港澳居民來往內地通行證》(舊稱回鄉證),不論是電子支付、購買火車票、租共享汽車或單車等等,都存在一定不便和限制。以互聯網購買火車票為例,回鄉證無法在自動取票機上拍卡取票,必須到人工櫃位排隊,直到近期,深圳和廣州兩地才開始增設相關機器。

內地不少旅館都限制港人入住,將港人歸類為「外賓」,與「外國人」劃分成同一類別。有港人告訴《超訊》,曾與內地親戚一同自駕前往青島旅行,到達預定旅館卻因持回鄉證而被拒絕登記入住,同行持有內地身份證的親戚亦不能代為登記,嘗試城內其他旅館亦遭拒絕,最終要連夜趕到附近城市,才得以獲一家旅館收留。

爭取落實港人「國民待遇」

在2017年3月召開的第十二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上,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正式提出「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大力推動灣區城市之間的交流互通,各地政府亦開始逐步放寬有關限制。

香港人在内地遭遇不同等待遇。

例如,以往港人子女因沒有內地戶籍,不能入讀居住地的公立學校,只能選擇價格高昂的國際學校或者私立的「港人子弟班」,深圳就首先打破此項限制,自2017學年起,港人子女可以透過「積分入學」的途徑,入讀深圳公立學校。

眼下,香港政府及相關人士都在為港人赴內地生活打通更多的政策壁壘。第十三屆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界社團聯會理事長陳勇早前接受《超訊》訪問時表示,在兩會期間建議廣東省先行先試落實16條具體港人國民待遇,包括給予身份證明,看病可享國民待遇,在創業上開放更多非服務業範疇,在就業上豁免就業許可等。

多管齊下促進兩地融合

所幸的是,在記者發稿前,在王先生距離「更新指標」失效限期不足一個月時,他的堅持不懈終於取得了回報:透過投訴,王先生成功要求有關部門在「聯網平台」上,重新錄入並訂正居住信息。他其後告訴《超訊》,自己在前往深圳市政廳諮詢後,才知道原來可以透過局長信箱或深圳信訪局等途徑進行投訴。

就王先生的遭遇,《超訊》採訪了長期在深圳從事跨境汽車牌照業務的顏小姐,在她看來,本次事件可能只是因為派出所缺乏經驗所致。她說,「深圳『更新指標』的政策落實不久,程序亦較為複雜,個別派出所很可能完全沒有處理過相關案例。」

不過,王先生的確受到了言語上的刁難,相關部門亦態度消極,有部門甚至強調這只是深圳人的福利,讓王先生放棄更新,這些都讓他心裏不是滋味。「我在深圳居住超過30年,在這裏工作和消費,為深圳特區發展亦有出一分力,何況政策上也有明確規定,憑什麼說我沒有資格享受深圳福利?」王先生說。

事實上,不止是港人在內地會遇上這種情況,內地居民在港生活,也會遭遇不少無奈,「粵港澳大灣區」讓城市之間的距離變小了,但是跨越两城生活在其中的居民,生活上依然有著许多不便,相互之間有著偏見,這需要透過政府以合適的政策和方式消弭差異,打破隔膜。

雖然王先生的遭遇並非大事,卻是港人在內地都可能經歷到的,小事雖然瑣碎,卻切實影響到港人在內地的生活質量及歸屬感。須知,長期在內地居住的港人並非是小數目,當地政府的有關政策需要加以普及和落實,而香港亦應該考慮在內地設立專供港人諮詢的機構,協助港人瞭解當地規則和辦事流程。大灣區計劃不應只是建橋修路那麼簡單,需透過多管齊下的方式,解決人们日常生活的各項限制,才可真正促進兩地融合。

(Visited 91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