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南檢查站的軍警

泰南檢查站的軍警

近日,泰國軍政府派遣Aksara Kerdphol將軍與泰南穆斯林分裂分子進行和談,但雙方仍未達成一致協議。據Aksara將軍說,雙方存在嚴重的分歧。泰國總理巴育表示,既不接受對方提出的條件,更不會承認泰南穆斯林的地位。雙方就這樣僵持不下。

泰南四府包括宋卡 (Songkhla)、也拉 (Yala)、北大年 (Pattani) 和陶公府 (Narathlwat)。四府八成的人口是穆斯林,與泰國人民的宗教信仰不同。穆斯林在泰國僅佔總人口5%,在政治、工作、教育等方面處在邊緣化,失業率偏高,因此經濟也較落後。長期以來,泰國政府的政策不为泰南穆斯林所認可,為了改變現狀,穆斯林製造暴亂,這也成為泰國歷屆政府的一個難題。

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

據歷史記載,18世紀,暹羅(泰國舊稱)多次向北大年蘇丹王國征戰,後將北大年收歸泰王國的直接統治之下。19世紀中葉,泰國和其他國家面臨殖民者侵略。1909年,曼谷王朝被迫與英國殖民者簽署條約,雙方瓜分北大年蘇丹王國,暹羅將吉蘭丹、吉打、丁家奴和玻璃市併入英屬馬來亞,而泰國擁有泰南三府(北大年、也拉和陶公府)和其他兩府(沙墩和宋卡)的統治權。但是,政府換地不換人,所有穆斯林仍居住在這四府。在血緣、文化、語言和宗教差異的情況下,地變,人心卻未變,泰南穆斯林並不接受泰國的統治。他們仍希望泰南四府成為一個獨立的伊斯蘭國家,或併入馬來西亞,這便是泰南問題的根源所在。

據泰國《新中原報》社長林宏說,泰南問題一直無法解決,有一個重要原因,在於利益的誘惑。泰國南部四府地處邊境地帶,又臨近海洋,走私很猖狂。大米、毒品、外匯、石油等,所有能走私的物品都可在邊境交易。據宋卡府合艾市居民說,合艾邊境每天至少有一千萬泰銖(28.6萬美元)的走私油。每公升油30泰銖,其中政府抽稅5泰銖。巨額利潤把走私者與官員捆邦在利益的鏈條上,彼此相互利用。若走私者發現官員厚此薄彼,或遇到阻攔者便殺害。因此,走私也就構成動亂和暗殺。

泰國南部四府

泰國南部四府

另一個利益是針對負責南部動亂的軍人、警察。在頒佈南部處於非正常時期時,這些軍人、警察的特別津貼是正常薪俸的三倍,還有購買武器和其他設備的特別預算。只要他們開口,政府二話不說,立馬批錢。泰語有句話叫「養病」,意思不是治病,而是把病「養」著。如此一來,要解決泰南問題,更是難上加難。就像IS恐怖襲擊,俄羅斯認為是美國縱容IS,美國推脫給俄羅斯。事實上,大家心知肚明,IS對世界上幾個大國的作用在於石油。因此,這幾個國家可以既可以表演罵架,又能合作打IS。老子云:「聖人不死,大盗不止」,話都是出自聖人之口,其他人就只有聽的份。

泰南開始出現民族分離主義運動已歷半個世紀上。80年代,泰國經濟高速增長,生活水平提高,泰國南疆地區的民族矛盾開始趨於緩和。2000年後,隨著伊斯蘭原教旨主義的興起和國際恐怖主義的擴散,泰南的分離主義運動再次暗流湧動。2004年,他信政府時期發生兩件大事,使政府與泰南異動分子的矛盾激化。

第一件事是「庫塞清真寺慘案」。據新聞報導,2004年4月28日淩晨5時30分,100多名武裝分子對泰國南部北大年、也拉、宋卡三府11個警察哨所和軍警辦事處同時發起襲擊。結果,遭到提前得到情報、嚴陣以待的泰國軍警迎頭痛擊。一部分暴亂分子退到北大年歷史最悠久的庫塞清真寺,企圖死守。士兵強行衝入寺內。一陣槍林彈雨過後,1名泰國軍人及全部32名武裝暴亂分子均中彈身亡。分析認為,此事導致日後泰南三府局勢急劇惡化。

泰國當局縱容軍警枉法

另一事件是「榻拜慘案」。據悉,2004年10月26日,一群示威者在陶公府榻拜區與警方發生衝突,軍警召集駐軍,將700名示威群眾雙手反綁,用疊羅漢的方式,把這群人用軍車運到也拉省。60公里路花了兩個多小時才到達,在此過程中造成85名被捕嫌疑犯死亡,而絕大多數穆斯林因軍車擁擠不堪,導致窒息而亡。

在這兩件事情之後,他信政府並沒有對任何造成悲劇的執法人員追究責任,甚至泰國軍隊事後對泰南當地的暴亂分子仍使用法外處置與關押期間死亡、強制失蹤和刑訊逼供等方式對付穆斯林,使得雙方的矛盾徹底激化。
據說,他信政府為了安撫泰南穆斯林,下令泰國空軍在泰南地區用飛機播撒一億多隻白紙鶴,以祈求和平。但是,這一被稱為「白色和平轟炸」的舉動的回覆卻是也拉、北大年和宋卡三府的鐵軌幾乎同時遭到炸彈襲擊。

邊談判邊發動恐襲

泰南問題持續至今,現任軍政府終於有所行動,企圖用和平談判的方式拉攏泰南穆斯林。但似乎仍未奏效,雙方無法達成一致協議。泰南穆斯林採取的策略也是邊談判,邊殺人,僧侶、教師、兒童、老人都不放過。從今年1月份至今,平均每個月發生一起爆炸襲擊案件。

泰南四府要求一個比現在更完整、更獨立的自治,而這是現任泰國政府所無法容忍的要求,也是軍政府堅守的不可打破的基本原則。那麼,難道就沒有一種方法能夠解決南部問題?《新中原報》社長林宏接受採訪時,表示他多次探求一種緩和的、可以打破泰國政府與泰南穆斯林的僵局的方法,但似乎很難。

林社長說,從表面來看,這幾乎是一個盲點。但若是採取緩和的方式,或許政府可以收購南部土地,採用經濟援助的方式,把土地用最低價格租給主流佛教徒到當地生產,用泰國佛教徒來平衡、封鎖回教,同時邊境增派軍隊防守,讓穆斯林不能作亂。這似乎是一個可行的辦法,但是得派多少泰國佛教徒在那裏營生?他們是否願意前往?這又是一個等待解抉的問題。

而據Aksara將軍表示,有人建議設立一個技術小組,確保該地區的安全,以獲得南部邊境地區居民的信任。但對於技術小組如何運作,技術小組的權限範圍,監督機制等問題,軍政府也未給出具體細節,只是說還在談判。如果談判崩裂,南部又得進入爆炸循環。除非,未來的泰國政府有足夠的膽識讓三府擴大自治權,像2006年推翻他信政權的穆斯林總司令頌提上將,採取更為溫和的、寬容的撫慰政策,比如允許在南部地區使用馬來語作為政府部門事實上的工作語言,考慮允許在南部地區實行部分伊斯蘭教法律等,以示較充分的自治,既尊重當地語言、宗教、習俗,同時又能保持中央權力,也許倒可以獲得和平的希望。■

(Visited 102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