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杭州一名孕婦在微博上控訴稱,因遛狗發生衝突,遭同社區一名為“Saya”的20歲出頭網紅女子辱罵和毆打,不幸致先兆早產。

孕婦已經懷孕32周。9月7日晚,她與丈夫散步期間,一只未栓繩的法國鬥牛犬飛撲過來,丈夫為保護妻子,踢了犬只。其後,狗主人惱怒地沖出,雙方發生口角。鬥牛犬主人對孕婦進行辱罵、毆打。孕婦當場呼吸急促倒地,被緊急送醫。醫生判斷,由於可能引發早產,她被送到省婦保產房待產,期間被院方警告有高風險流產徵兆,丈夫簽下了多張病危通知書。直到昨日,她還沒有脫離高風險早產的徵兆。

社區內目睹該事件的圍觀群眾向記者反映道:“孕婦大概1米6出頭一點,網紅也差不多個子,戴了個金絲眼眶,她罵‘你的孩子就該流產,不應該生下來’類似的話。孕婦都沒說髒話,說‘你們怎麼能這樣子”。

躺在病床上的孕妇遭一名“网红”殴打, 致先兆流产

一位住戶說認識那位孕婦,“事發那天晚上,我下去拿快遞,看到楊某(孕婦)坐在旋轉大門進去左邊一點位置。坐在地上,穿了黑色連衣裙,挺了個大肚子,整個人在大口喘氣,臉色挺難看的。網紅和她媽剛從大門走進來,一邊走一邊罵很難聽的話。”

此時間瞬間引發網友熱議。涉事女子也遭人肉。鬥牛犬的主人是一位擁有300萬粉絲的博主,經營一家淘寶女裝店,生意不錯。事發後,網紅仍在微博宣傳自己的服飾,但評論功能已關閉。事件持續發酵,網友們甚至建了三個微信群聲討這對網紅母女,甚至有人扒出這名網紅的地址,在淘寶上購買花圈、壽衣等殯葬用品,寄往該地址。微博大V王思聰發表評論稱:“美麗的皮囊碰到醜陋的心靈會變得一文不值”炮轟該網紅的行為。

網紅“Saya”毆打孕婦的行為的確應該譴責,“網紅經濟”是互聯網生態孵化的產物,微博、短視頻等為大家提供了表現自己、展示個性的平臺,年輕貌美、衣著時尚、妝容精緻的網紅博主們吸引了大量粉絲,年輕一代紛紛模仿、擁護。但此事件也引發了我們對網紅素質的思考,倘若這群在互聯網上擁有上百萬粉絲擁躉的網紅博主都是這樣的素質,勢必對年輕一代產生惡劣的影響,我們的社會需要更多擁有正能量的網路紅人,給予年輕一代正確價值觀的引導。

網紅Saya 擁有逾300萬的微博粉絲

惡犬傷人事件頻發

另一方面,此事件中雙方發生衝突究其根本是因為一條未拴繩子的法國鬥牛犬。近年來,全國各地城市大型犬只傷人事件頻發,部分城市也出臺了城市禁止飼養大型犬只的管理方法,但執行起來仍然相當困難,以藏獒為代表的大型犬、烈性犬咬人事件屢屢發生。

2013年一年,遼寧3歲女童,被藏獒咬斷氣管死亡;同年,陝西運城8歲女孩被藏獒咬傷;2018年7月,湖北武漢一名半歲的寶寶睿睿被兩條大狗叼走,拖至6、7米遠,隨後孩子被送往急診室,其左耳垂被咬掉,臉部和身體多處被咬傷,讓人心疼不已!

媽媽懷中的睿睿已是血肉模糊

一條咬人的狗摧毀了一個家庭

6月18日,南京童先生兩歲的兒子被泰迪犬咬傷,喝了酒的他之下摔死了咬人的狗,結果一家遭到人肉,四天後,面對漫天的指責,孩子媽媽選擇割完自殺:“他們不是說人不如狗嗎?那我來抵一命,我來給狗償命……..”

童先生家收到的一系列惡意的留言

大型犬只咬傷人事件屢屢發生,每年因被貓狗等寵物咬傷而接種狂犬疫苗的人不在少數,在中國廣大的農村地區,由於防範意識淡薄,有人被貓狗咬傷後,甚至不缺接種狂犬疫苗,最終不幸身亡。

疫苗之思

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疾病預防控制局的統計數據顯示,2017年全國報告狂犬病發病516例,死亡502例,與愛滋病、肺結核、病毒性肝炎等並列死亡人數最多的傳染病種。

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藥品審評專家嚴家新表示:“恐狂(狂犬病)症是中國特有的現象。世界上再沒有第二個國家像中國這樣,舉國上下對狂犬病如此重視。”

2018年8月的疫苗事件更是將公眾的恐慌、不安情緒再次推向一個新的高點。據新華社8月7日消息,吉林長春長生公司從2014年4月1起違法違規生產狂犬疫苗,摻入過期原液。廣西來賓市在這期間甚至發生了一起假疫苗致死男童事件。

2009年10月21日,來賓市興賓區正龍鄉果塘村一名5歲男童被狗咬傷後到鄉衛生院打狂犬疫苗,一個月多後,注射了狂犬疫苗的男童卻因狂犬病病發致死。家屬隨即向藥監和衛生部門舉報,經化驗,所用狂犬疫苗為假藥。

中國網友用表情包的形式對假疫苗事件進行諷刺、調侃

大型犬只咬傷人事件屢屢發生,每年因被貓狗等寵物咬傷而接種狂犬疫苗的人不在少數,在中國廣大的農村地區,由於防範意識淡薄,有人被貓狗咬傷後,甚至不缺接種狂犬疫苗,最終不幸身亡。

疫苗之思

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疾病預防控制局的統計數據顯示,2017年全國報告狂犬病發病516例,死亡502例,與愛滋病、肺結核、病毒性肝炎等並列死亡人數最多的傳染病種。

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藥品審評專家嚴家新表示:“恐狂(狂犬病)症是中國特有的現象。世界上再沒有第二個國家像中國這樣,舉國上下對狂犬病如此重視。” 

2018年8月的疫苗事件更是將公眾的恐慌、不安情緒再次推向一個新的高點。據新華社8月7日消息,吉林長春長生公司從2014年4月1起違法違規生產狂犬疫苗,摻入過期原液。廣西來賓市在這期間甚至發生了一起假疫苗致死男童事件。

2009年10月21日,來賓市興賓區正龍鄉果塘村一名5歲男童被狗咬傷後到鄉衛生院打狂犬疫苗,一個月多後,注射了狂犬疫苗的男童卻因狂犬病病發致死。家屬隨即向藥監和衛生部門舉報,經化驗,所用狂犬疫苗為假藥。

養狗法規“執行難” 形同虛設

為了維護社會生活秩序,近年來多地先後出臺了城市養犬規定,試圖對各地居民養狗加強管理。

2003年出臺並實施的《北京市養犬管理規定》規定,未經登記和年檢,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養犬。在重點管理區內,每戶只准養一只犬,不得養烈性犬、大型犬。居民應依法辦理養犬登記、年檢手續,並給自己的愛犬注射狂犬疫苗。

哈爾濱市2013年發佈通告要求,居民養犬每戶限養一只,禁止飼養烈性犬和大型犬;凡肩高超過55釐米、體長超過75釐米的純種犬及雜交犬均在禁養範圍內。

江蘇省蘇州市今年公佈的《蘇州市養犬管理條例(修訂草案)》規定,市民外出遛犬,牽引帶必須在2米以內;犬吠干擾他人正常生活,有相鄰3戶以上投訴的,公安機關將給予警告;犬只發生傷人情形2次以上或者一次傷害2人以上的,公安機關將沒收犬只,吊銷養犬登記證,養犬人5年內不得申請辦理養犬。

但類似的規定並沒有得到很好的落實,由於養狗管理工作量大、執法力量有限、養狗人法律意識淡薄等原因都使這些規定的實際執行效果太差。

據央視網9月10日報道,近日,《2018年中國寵物行業白皮書》發佈。報告顯示,2018年中國寵物(犬貓)消費市場規模達到1708億,比2017年(1340億元)增長27%。貓狗人均單只年消費5016元,寵物行業的消費也不斷升級,寵物主人們在寵物消費方面“絕不手軟”。經過測算,2018年貓狗人均單只年消費金額5016元,相比2017年增長15%。中國人每年花了大筆的資金在飼養寵物上,卻不能管好自己的寵物,讓人不禁心寒。

一則網紅毆打孕婦事件能引發我們對諸多社會問題的思考。中國互聯網生態下的“網紅經濟”讓一批草根成了耀眼的明星,通過網路,吸引了大批粉絲,由於缺乏有利的網路監管環境,一些品質敗壞、價值觀扭曲的“網紅”也對社會造成了不可忽略的危害。

再者,城市養犬,惡犬傷人依然是一個亟待解決的社會難題。這不僅是一個政府執法問題,根本上還反映出人們亟待提升的文明素質,在法律責任的框架內,既要明確違法養犬行為發生後的民事責任,也要明確相應的行政責任,對於法律不允許的養犬行為明令禁止。對一些存在巨大安全隱患的“惡狗”“瘋狗”“毒狗”等,管理部門必須事先採取有效措施,防範烈犬傷人的事件發生,構建治理狗患的長效機制

希望有一天,我們走在街上不用擔心一條兇惡的大狗會突然沖出傷人,孩子們可以在草地上自由玩耍,人們不用為接種疫苗而提心吊膽。

(Visited 74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