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愈演愈烈,時不時曝出對中國間諜指控,評論擔心中美关系將面臨嚴重冷戰局面,對此美國曾考慮對中國公民禁发赴美留學签證。

綜合媒體10月4日報道,2018年6月,美國國務院宣布收緊對部分中國留學生的签證,以期降低敏感學科情報被竊取的風險。而据《金融時報》報道,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甚至討論完全禁止中國人去美國留學的可能性。不過,由于一些人對這樣做的經濟和外交影響感到擔憂,該提議遭到擱置。

英國《金融時報》援引圈內人士報道,早些時候在美國有关部門討論如何應對中國間諜時,白宮助理米勒(Stephen Miller)向特朗普和其他官員建議,應禁止中國公民到美國留學。米勒曾在政府制定嚴格的移民法規過程中扮演关鍵角色。

三名在場的消息人士透露說,尽管当時的討論焦點是間諜活動,米勒卻強調,他的計划還將打擊到那些教職員和學生攻擊特朗普的精英大學。他的提議引起激烈的爭論后,這個議題又在2018年春天的一次橢圓形辦公室會議上被提了出來,立即受到很多人的反對,包括原艾奧瓦州州長、現任駐華大使布蘭斯塔德(Terry Branstad)。 据稱,布蘭斯塔德在會議前表示,米勒的計划會對較小的高校,包括艾奧瓦州的大學造成較大的冲擊,而不是資金充裕的常春藤聯盟名校。

美國駐華使館官員也強調經濟方面的考慮稱,美國大多數聯邦州在服務行業享有對華貿易順差,其中一部分就來自中國學生的支出。 布蘭斯塔德得以說服特朗普相信,米勒的建議過于嚴苛。

一位消息人士回憶当時的情形稱,特朗普看著布蘭斯塔德開玩笑地說:“不是每個人都能上哈佛或普林斯頓的,是不是?” 《金融時報》的報道稱,特朗普決定先不采納更為極端的措施,而包括白宮貿易顧問、對華鷹派人士納瓦羅(Peter Navarro)在內的一些官員則繼續力主采取更強硬的立場。 尽管很多官員反對米勒的建議,但美國政府內對來自中國的間諜威脅的擔憂十分普遍,其針對對象也包括美國大學里的中國學生和科研人員。

2018年2月,聯邦調查局(FBI)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表示,他的機構對中國運用“非傳統”的情報人員,包括學生、教授和科研學者搜集情報越來越感到憂慮。克里斯托弗•雷解釋稱,“不只是在大城市,在小城市也是如此……涉及所有學科,”他對參議院情報委員會表示,并指出美國學術界對這一問題的看法“過于天真”。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10月3日指出,拒絕外國留學生將對美國經濟造成巨大損害。

智庫美國對外关系委員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移民問題專家奧爾登(Edward Alden)認為,“美國長期以來一直吸引著世界上最大一部分最有才華的移民,因為他們來這里本就是為了就讀世界最好的大學。如果我們关閉這條通道,美國將變得更窮、更弱。”

喬治城大學教授、曾在小布什(George Walker Bush)政府擔任白宮亞洲事務高級顧問的格林(Michael Green)表示,雖然中國的間諜活動日益令人擔憂,但最好不要反應過度。 当被問及米勒的提議時,一名中國官員稱這是“荒謬”和“非常短視”的,并指出僅在2017年一年,中國留學生就為当地經濟貢獻了180億美元。

据國際教育研究所(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搜集的數据,2016到2017學年,中國是在美外國留學生的最大來源國,在美國高校和大學注冊就讀的中國學生超過35万人。與之相比,上一年度在美的印度學生為18.6万人。 美聯社曾報道,2017年12月,特朗普政府公布的國家安全戰略文件就預示,美國將審議和加強签證程序,“以減少非傳統情報搜集者的經濟盜竊活動。”

2018年6月1日,美國國務院宣布于6月11日起,開始限制中國留學生签證申請,凡是攻讀“敏感領域”的中國研究生只能申請一年签證,之后得年年重新申請。

(Visited 64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