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金融时报》周二(10月2日)报道,白宫鹰派官员年初曾提议美国总统特朗普停止向中国发放留学签证,但由于考虑到经济及外交冲击,有关建议被搁置。

据报道,三位知情人士透露,在特朗普政府讨论应对中国间谍活动的办法时,白宫顾问斯蒂芬·米勒(Stephen Miller)曾督促特朗普及其他官员让中国公民无法到美国留学。此事经过激烈的争论,其中包括美国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Terry Branstad)的强烈反对。布兰斯塔德从经济的角度指出,限制中国留学生对常春藤名校影响不大,但对很多州的小型学院将产生很大的影响,因为原本数量众多的中国留学生的支出与消费为他们的服务业带来了大量的收入。他指出米勒的建议太过严厉。最终以此成功地说服了特朗普。

米勒在特朗普政府制定强硬移民政策过程中一直扮演着关键角色。8月初,英文媒体NBC曾披露,米勒提出过一项移民法规草案,将使得合法移民获得绿卡、以及绿卡持有者入籍面临更加严苛的挑战。几位熟悉米勒的华裔律师均表示,圈内很多人知道米勒是一位白人至上主义者,对于移民、移民政策等持强硬态度。

米勒一直主张实行强硬移民政府政策

当被问及米勒的提议时,一位中国官员表示,这是「荒谬的」,并且是「非常短视的」。他指出,仅在2017年,中国学生就为当地经济贡献了180亿美元。「将正常的学生交流政治化,关闭交流与合作的大门,不利于全球化趋势,」他表示,「在不伤害美国的情况下,伤害中国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中美之间一根敏感的「神经」

随着近半年来的中美贸易战愈演愈烈,近期中美关系相对敏感。特朗普更是在出席联合国大会上公开声称中国干预美国国会中期选举。

其实,针对中国留学生签证问题,美国政府早已做过一些收紧调整。

去年12月,白宫发布了国家安全战略,称将「检讨签证程序,以减少非传统情报收集者的经济盗窃」,并考虑限制科学相关领域的外国学生。

当地时间5月29日,美国国务院表示,特朗普政府计划将部分发放给中国公民的签证有效期缩短。该政策于6月11日开始施行。

根据新政策,美国领事馆将不会像往常一样签发最长期限,而可能缩短签证有效期。据一位美国官员表示,根据美国领事馆收到的指示,攻读机器人、航空航天和高科技制造等专业的中国学生签证有效期将被限制为1年。美联社报道称,上述专业都是「中国制造2025」计划优先发展的领域。

8月8日,一则「留学生间谍论」的新闻引发了关注。外媒引述消息人士的话,报道了特朗普在私人高尔夫俱乐部举行的晚宴中的一些观点。消息透露,席间,特朗普不点名地表示:「几乎所有来自这个国家的学生都是间谍。」虽然特朗普没有明确提到是哪个国家,但与会者认为明显是针对中国。

此消息立刻引发了美国华裔的不满与抨击。当地时间8月9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诺尔特举行例行记者会,表示,「众所周知,有许多中国留学生都在美国学习,美国与中国政府建立了强大的民间联系。我们与中国建立了牢固的关系,我们欢迎中国学生在美国留学。」

美国是否会全面停止向中国发放留学签证?

国际教育学院(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简称IIE)的数据显示,在2016至2017学年,中国是美国最大的留学生来源国。有超过35万中国公民在美国高校就读。

针对「禁止中国留学生来美读书」一事,华裔律师邓洪认为「不可能」,同时,邓洪强调,这类言论需要警惕,若任其泛滥会影响到政策。

邓洪从经济、法律两个方面对这一事件进行分析说,「杜绝中国留学生,这个是不可能的事情。从经济角度看,目前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有35万左右,仅以南加大一所高校为例,每位中国留学生的学费、学杂费、住宿等费用加起来每年约7到8万美元,而中国留学生在南加大的数量约5000人左右,意味着中国留学生每年带给南加大4亿美元左右的收入。在南加州,无论是加州大学系统(UC),还是州立大学系统(CSU)都很欢迎中国留学生,他们付出的费用比本地学生高出4至5倍,老师的薪水、福利、退休金仅靠本地学生显然不可能,一大部分开支都需要靠招收外国留学生维持。如果不让中国留学生来,经济的损失可想而知。」

邓洪称,「其它州,比如章莹颖生前所在的学校,伊利诺大学香槟校区,整个大学校园内,中国留学生达4000到5000。除去本科生的学费,每年中国留学生中的研究生、博士生、助教等,支撑起很多科研工作。这个说法看起来,很象是『气话』。在法律上讲,真的要取消留学生,明显是歧视。美国是一个平等民主的国家,这种情况之下,也是挑战美国的民主制度。」

(Visited 1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