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幾個月,印度的大國間軍事外交玩的令人目不暇接。在與美國簽訂里程碑軍事協議後,印度又與俄羅斯簽訂了70餘億美元的軍售大單,當下又正與日本舉行5年來首次海上軍演。

據印度新德里電視臺網站10月8日報道,日本與印度的雙邊海上軍事演習JIMEX-18於7日在印度海岸開幕,演習為期9日。報導稱,上一次雙邊的海上聯合軍演還是在5年前。

“加贺”号直升机航母

印日舉行海上聯演,再次瞄準反潛戰

此次聯合演習,日本派出了“加賀”號直升機航母和“電”號導彈驅逐艦參加。而印度海軍派出了三艘導彈護衛艦和一艘潛艇以及補給艦。除此之外,印度海軍的P-8I反潛巡邏機也將參與演習。

演習分為港口和海上實兵演練兩個階段。港口階段在7日-10日舉行,內容包括士兵之間舉行體育賽事、制定海上實兵演練具體計畫等。海上實兵演練內容包括聯合反潛、槍支海上射擊、搜救等。

海軍專家李傑認為,從兩國參演兵力都是反潛能力很強的裝備判斷,參演的潛艇很可能扮演假想敵的角色,而參演的水面戰艦和反潛巡邏機執行搜潛任務,因此,這次聯演的重點是反潛戰,針對性很強。

印度海軍發佈消息稱,此次聯演的目的是提高兩軍協調能力以及彼此的相互瞭解。時隔五年再次重啟JIMEX演習意味著兩國防務關係的深化,兩國將繼續努力密切合作,按照“基於規則的秩序”加強全球公共區域的安全。
近來,印日兩國在防務領域的合作顯現出不斷深化的趨勢。6月7日至16日,由日印兩國與美國共同參加的“馬拉巴爾”聯合演習在關島海域舉行,今年演習的重點在於反潛。去年,美日印航母首次同時參與“馬拉巴爾”-2017演習,日本“出雲”號直升機航母和印度“維克拉瑪蒂亞”號航母一同亮相,引發外界的關注。

“马拉巴尔-2017”演习中,美印日三国航母首次同时参演。

除了海上聯合軍演,兩國計畫今年年底進行首次陸上軍演,並推動舉行空軍聯演。據日本共同社此前報導,兩軍年內在印度東北部米佐拉姆邦,實施陸上自衛隊與印度陸軍的聯合反恐演習。報導稱,演習地點選在米佐拉姆邦,該邦與東南亞接壤,是印度距離中國較近的戰略要衝。日印還在防衛裝備研發方面展開合作,通過主力部隊在要衝實施聯合演習,表明兩國進一步推進密切關係。

日本消息人士透露,演習除了反恐科目外,還包括在印度東北部高溫多濕氣候進行叢林作戰等科目。陸上自衛隊期待通過聯合演習,積累著眼於2020年東京奧運會的反恐經驗。

在軍方高層互動方面,8月20日,日本防衛大臣小野寺五典訪問印度,並與印度國防部長希塔拉曼在新德里舉行年度部長級會晤。據印度新聞資訊局發佈的聲明,印日一致同意加強兩國的戰略、防務和安全聯繫,並就聯手強化在印太地區的軍事影響力達成一致。

而在小野寺五典訪問印度之前,6月19日,印日兩國在印度首都新德里舉行第五輪外交和防務副部長級對話(2+2對話),探索在反恐、海洋安全、防務裝備和技術等方面加強合作。據共同社早前報導,日本政府向印方展開協調,希望將2+2對話的級別由副部長級升格為部長級。

美俄日爭相軍事拉攏,印度成戰略香餑餑?

進入2018年以來,印度成為美俄日等世界主要大國軍事上爭相拉攏的對象。

9月初,美印兩國外長和防長在新德里舉行2+2會議,簽署了《通信、相容與安全協議》。該協議允許印軍使用美國裝備上的高端加密通信設施,為印度從美國進口高科技武器鋪平了道路。雙方還在會後的聲明中宣告,美國承認印度是“主要防務夥伴”,美印兩國互相承認對方為“戰略夥伴”,同意加強“防務和安全夥伴關係”,加強國防和安全合作,加強兩國海軍之間的人員交流,加強在西印度洋的海上合作。

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訪問印度期間告訴媒體,這意味著兩國現在可以共用“敏感技術”。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則表示,此項協議是美印關係的一個“里程碑”,象徵美印在防務上的進一步合作。

而就在上周五,10月5日,印度總理莫迪與來訪的俄羅斯總統普京簽署了購買價值70多億美元的軍購大單,其中包括花費55億美元購買S-400防空導彈協議。如果一切進展順利,該系統將於2020年運抵印度。另外一項主要交易是價值22億美元的4艘軍艦,其中2艘直接在果阿建造,另外2艘則從俄羅斯進口。

雙方還發表聯合聲明稱,印俄兩國將在2018年內舉行海陸空三軍聯合軍演。

“俄羅斯是印度的傳統軍火進口國,印度軍隊大部分武器來源於俄羅斯。此次簽訂軍售大單不僅可以增強印軍的裝備水準,還可以維護印俄‘戰略互惠’的關係,各取所需。”軍事專家韓東向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
印俄達成大額軍購訂單協議並不意味著印度外購武器“押寶”於俄羅斯,印度外購武器仍將遵循多元化的原則,並且美國對印度軍售有不斷加大的趨勢。

近幾年來,印度向美國購買軍火花費的資金幾乎超過150億美元,瑞典《斯德歌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今年3月發佈的報告指出,從2013至2017年,印度從全球進口了12%的武器。印度武器進口國主要為俄羅斯(62%)、美國(15%)和以色列(11%),美國的地位上升到僅次於俄羅斯。

印度政府8月26日批准了海軍購買111架多用途直升機和24架反潛直升機的交易。從美國採購24架MH-60R反潛直升機合同總額達18億美元。去年7月,美國國務院已經批准通用原子公司向印度出售22架MQ-9B“天空守護者”無人機及其配屬設備,總價約20億美元。

美國近年來加大了利用軍事技術拉攏印度的力度。俄羅斯莫斯科國立大學亞非學院副教授鮑裏斯•沃爾洪斯基的觀點認為,美國真正的目的是拉攏印度,服務於本國在亞太地區的利益。

在印日軍事技術合作上,兩國一致同意就聯合研究陸地無人車輛展開磋商。據美國《外交學者》網站此前報導,印度可能重啟購買日本US-2水上飛機的交易。印度從2014年起就購買12架US-2水上飛機開始與日本接觸,但由於價格等方面的原因,交易一度停滯不前。

“在美俄關係逐漸惡化和美國積極推行所謂‘印太戰略’的背景下,美國、俄羅斯和日本等大國都在戰略上拉攏印度,” 上海國際問題研究所南亞研究室主任趙幹城表示,“這樣使印度獲得了一個更好的國際環境,可在軍火交易上玩‘左右逢源’,購買到更先進的武器。”

但印度軍購上“左右逢源”的做法也面臨被美國制裁的風險。對於印度購買S-400防空導彈的舉動,美國始終對此持反對態度,稱該協議違反美國《以制裁法反擊美國敵人法案》(CAATSA)。根據該法案,任何與俄羅斯、伊朗等國展開重要交易的國家將受到美國的制裁。儘管美國總統有權對具體國家或具體交易免除制裁,但美國國務院發言人10月4日對印度媒體表示,印度可能無法享受豁免。

《印度斯坦時報》10月5日報道,瞭解印美雙邊談判的消息人士透露,印度政府已經向美國表達了獲得這款俄制裝備的必要性,並期望美國不要對印度實施制裁。這名消息人士表示,“美國是印度最重要的戰略盟友,希望美國能夠理解印度的擔憂,並在購買俄羅斯S-400防空系統和伊朗石油的問題上,為我們破例。”

印度陸軍總參謀長比平·拉瓦特10月7日稱,在預見會受到美國制裁的情況下,仍堅持購買俄羅斯S-400防空導彈系統證明了印度政治的獨立性。他還指出,印度與俄羅斯的合作方式不會結束。

 

(Visited 1 times, 2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