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選舉中展現的韓國瑜現象,不僅改變了國民黨傳統的選舉文化,更挑戰台灣傳統兩黨政治文化。

台灣剛剛結束的「九合一」地方選舉,最值得關注的是南台灣短期內出現的「韓流」,一舉衝垮民進黨經營多年的綠色高雄,韓國瑜代表國民黨以贏對手十五萬票拿下高雄市長位置,打贏一場原本認為不可能的選戰。這場選場的助選員自然是民進黨,其執政的敗績失信選民而遭台灣選民以選票清算。但不能忽略的是韓國瑜現象對台灣政黨政治的挑戰,如秋風掃落葉般,將台灣兩黨政治對決的傳統陳腐一掃而去。

多數媒體將韓國瑜現象有背於國民黨溫良恭儉讓的傳統、不按國民黨傳統選戰出選,稱作為非典型國民黨中生代。非典型的意思是指不具備原有的特質,說的是韓國瑜打選戰,他是國民黨的人,但不象國民黨的傳統。事實也是這樣,韓國瑜比較著名的話語是批評國民黨溫良恭儉讓,取而待之的是溫良恭儉不讓;他批評國民黨太窩囊,看似都是元帥,他卻要成為一員能取得戰績的戰將。僅僅這些,都涉及到國民黨必須突破傳統,要接受挑戰,國民黨必須面對改變改革。

持續了幾十年的台灣選舉文化,往往被黑金包裹,或者需要大量資金去消耗,更是互相抺黑,在抺黑對手中突顯自身的純樸。韓國瑜不要這些,他要一場乾乾淨淨的選戰,也沒有大量的選舉資金支持,要打一場一瓶礦泉水就能贏的選舉。他更不要國民黨大佬們月台,不需要旅遊車支援拉外地支持者。清一色本土高雄人造起的聲勢,更為真實、更徹底。這樣的選戰,不僅與國民黨不一樣,根本顛覆了台灣的選舉文化。這種不一樣,被稱為非典型也不為過。但僅此而已還遠遠不夠。

事實上,韓國瑜現象不只是非典型那麼狹隘,他的理念理想,他的所做所為,他要由此達到的目標,完全是要樹立一個新典型。要走出一個新領域,才是他的初衷。

改變國民黨、改變高雄,韓國瑜實際上是在這樣一個前提下出征,而打一場不一樣的選戰只是改變的開始。就這個意義上來說,韓國瑜不是國民黨的非典型,而是改造國民黨,改變台灣政治板塊的新典型。在台灣百姓厭惡舊政治,期待新經濟的時代,極具迎接台灣新政治的典型意義。

國民黨百年老店,機器陳舊,運營遲緩,操作者年邁。加上民進黨的追殺,黨產又遭封殺,韓國瑜也是被動來到高雄,不過,靠的是他的個人魅力,刮起一股「韓風」,形成一股「韓流」。

他的典型意義在於,他摒棄水火不容的政黨政治,低調處理及淡化黨的色彩。選舉不需要高舉黨的旗幟,而以台灣及民眾利益替代,以吸引更多的群眾一起參與其中;他不抺黑對手,甚至不批評指責對手,尋求一場講理、議論的對話、對決,在台灣形成新的民主選舉文化;他不講政治,只為民生,以「貨要出去,人要進來,高雄發大財」實在簡樸的語言,給民眾實實在在的生活目標。

韓國瑜以自己的言行告訴民眾,一個市長,不需要高深的理論,只需要心中有老百姓;一個市長不在講的多好,而在如何把講得好,變為做得好,以實際成果為檢驗;一個地方長官不是權貴,他和普通平民百姓所有的區別只在他握有權力,而這個權力還是百姓所給的,這個權力是要為百姓服務的。他說,當官當久了,會脫離群眾,他當了高雄市長,會要求團隊的官員,一個月要住在老百姓家裏一天,瞭解民情,還要寫心得報告,希望官員不能與老百姓脫離。

韓國瑜是台灣一個新典型,他帶起的現象,是改變、革新國民黨的期待;是挑戰台灣傳統政黨政治的開始;是台灣尋求經濟發展至上的實在。

(Visited 58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