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YMPUS DIGITAL CAMERA

柯文·斯密特教授

柯文·斯密特(Corwin E. Smidt)是美國加爾文學院(Calvin College)的榮休教授,也是科學研究宗教學會 (Society for the Scientific Study of Religion,簡稱SSSR)的現任主 席。該學會成立於1949年,致力於用社會科學的方 法研究宗教,在全球學術界擁有廣泛的影響力。柯 文·斯密特是著名的宗教問題專家,近期也曾訪問 中國,於今年7月13日至14日,出席在北京舉行的 「第13届宗教社會科學年會」,並發表主題演講。

斯密特教授並非獨坐書齋、兩耳不聞窗外事 的學者,而是密切關注時事變化。在今年美國大選 中,面對特朗普的崛起,斯密特教授非常吃驚。爲了阻止特朗普入主白宮,儘管他自己多年來一直是共和黨擁躉,但今年决定投民主黨希拉里一票。斯 密特引述一位神學家的話說,「上帝如果要審判一 個國家,就給它邪惡的統治者(暴君)」。特朗普將是美國的暴君?近日,斯密特教授接受《超訊》記者專訪,以下是訪問摘要:

超訊:過去在美國政治辯論中,比如同性戀、墮胎這類議題非常重要。特朗普出現後,是不 是導致美國政治討論的議題發生了變化?

斯密特:他帶進來的是一種特別的語言風 格。他的語言風格,不同於正常的一般的競選人的 說話風格。爲了吸引人,他故意說一些聽起來投其 所好的話。以前,議題是問題,現在特朗普自己成 了問題。那些問題還是會被爭論,但是最重要的問 題變成了——特朗普有沒有資格成爲一個總統候選 人?

超訊:共和黨很多人不喜歡特朗普,但爲什麽沒能阻止他呢?

斯密特:對於政黨的候選人提名,共和黨和 民主黨的程序不一樣。共和黨的候選人只要得到簡 單多數即可獲得正式提名,而民主黨則是按照選民 比例去算。另外,民主黨有超級代表人,共和黨沒有。如果有的話,超級代表人可能會阻止特朗普勝 出。另外,共和黨有15個人參與競爭,民主黨只有 3個(實際上是兩個)。在共和黨的情况中,正常 的話,選票會在所有競爭者中分攤,但最極端選民 也會把票集中到極端的參選者身上,所以造成現在 這種情况。兩黨的機制是不同,共和黨如果有民主 黨那樣的規則,特朗普應該不會被提名。

超訊:6月份,奧蘭多發生了美國史上最大的 槍擊慘案,對美國輿論影響很大。這個事件對特朗 普的選情,會不會是一種幫助呢?

斯密特:對這個事件本身,特朗普和希拉里 是持兩種回應。特朗普認爲,這就是我們允許很多 這類背景的移民進來的危險,以及美國人本身要持 有更强的自保武器。他的回應是這樣子的。但是希 拉里跟他說的是相反的,說不應該誇大這個危險, 這個危險並沒有那麽大。

超訊:那麽,未來應該用什麽樣的辦法來化 解這種危險呢?

斯密特:特朗普是一種孤立主義的立場。就 是認爲美國應該撤軍,美國之前有過多的介入。希 拉里的觀點是更傾向於介入主義,用武力去解决問 題,就是干涉主義。

超訊:但是從上一届民主黨的政策來看,他 們已經在撤退了。

斯密特:希拉里的介入主義比奧巴馬體現得 更爲明顯。

超訊:相較於美國的恐怖襲擊,歐洲更嚴 重。那麽爲什麽歐洲越來越嚴重,美國相對歐洲來說還沒有那麽嚴重?

斯密特:歐洲有很多國家,所以他們在達成 協議或合作的時候,會有很多疏漏。他們對於這些 危機的回應也不够及時。美國接下來可能還會有類 似事件發生,這只是一個開始。

超訊:您是研究宗教問題的專家,爲了一個更理想的社會,應該如何化解信仰的衝突呢?

斯密特:伊斯蘭教和基督教一樣,內部有很 大的差異性。但不同的是,伊斯蘭他們內部從來不 會彼此批判,很少彼此批判自己的成員。但現在可 能會有一個分裂或分化,會有一些人站出來,至少是反思他們的信仰到底是和平,還是暴力。

超訊:在美國選舉中,宗教團體對選民有什麽影響呢?

斯密特:從歷史上來說,宗教立場對選舉一 直都很重要。比如克林頓的醜聞,還有曾經某個 候選人是否有私生子的問題等等。有時候,宗教信 仰會導致大家對某一個事件的産生不同的態度和回 應。這種態度或回應會影響大選。有一些候選人, 他們爲了拉一些教派或宗教背景的群體,會說一些 話去迎合,使他們爲他投票。各種宗教群體之間會 有一種傾向,有的群體傾向於給這個黨,有的傾向 於投另一個黨,這是一種文化。

這一次大選,讓人非常吃驚的就是,特朗普 像黑馬般出現。但是他的言論證明,他自己並不是 一個有任何宗教信仰的人。從歷史上來說,美國人 都希望他們的總統是一個有宗教信仰的人。他們寧 願選一個穆斯林做總統,也不會選一個無神論的人 做總統。

超訊:針對這一次大選,宗教內部有什麽樣 的分化呢?

斯密特:相比之前的選舉,這次選舉讓美國 人更加分化了。先不談宗教。特朗普的策略是要贏 得所謂的「鐵銹帶」(Rust Belts),也就是美國 的老工業基地選民的支持。後工業化時代,這裏失 業率非常高,以前這裏支持共和黨,但是現在改成 支持民主黨了。特朗普要把這些州的人轉變過來。 宗教上肯定會有一定分化作用。因爲共和黨 裏面有很多是宗教信仰很强的人,他們會覺得很難 投給特朗普。還有一些人,他們可能會因爲不喜歡 希拉里,而去捏著鼻子投給特朗普。特朗普如果當權的話,是一個非常危險的人物,我是不會投給他 的。我會投給希拉里。這次選舉很有意思。就是如果特朗普沒有作爲一個對手出現的話,希拉里將是 歷史上名聲最差的、負面評價最多的一個人;但是 特朗普一出現,在選舉中會出現什麽,反而成了未 知數。

超訊:現在在國際政治中,中國和美國很多 時候分歧很大,甚至被認爲是對抗的。這是因爲理 念的原因呢,還是因爲利益的衝突?

斯密特:更大程度上是國家利益的衝突多於 意識形態上的衝突。可能在某些問題上,價值觀會 不一樣。有一些問題是由意識形態主導的,比如說 宗教迫害,或者是人的自由受限。

(Visited 1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