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港獨」是長期而艱巨的任務

文/范帥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20161013

新一屆立法會選舉已結束,70個席位中,主張香港前途「自決」及「港獨」的佔6席,取得約十分之一的席位,總票數接近20%,當選人數之多、得票數之高讓人始料未及。旗幟鮮明的反對「港獨」,是維護「一國兩制」、促進香港發展的前提。此次立法會選舉結果表明,反對「港獨」將是一項長期且艱巨的任務。

由香港民間十多個團體共同發起的「愛香港,反港獨」為主題的研討會於2016年8月27日在香港舉行。本次研討會的召開是要發出正義聲音,反對「港獨」以及任何形式的「明獨」、「暗獨」,讓選民明白「港獨」的危害,香港人需要繁榮穩定的香港。這是香港面對「港獨」,以民間團體名義發出反對的最強音。

此次研討會是由香港海外學人聯合會、香港青年聯會、香港內地學生聯合總會、滬港校友聯合會、中國高等院校香港校友會聯合會、香港華菁會、香港退伍軍人協會、香港黃埔軍校同學會、香港姑蘇經濟科技文化協會、香港社區發展促進會等多家香港愛國愛港團體組織共同發起,由超訊國際傳媒集團承辦,由百仁之友新媒體CEO、新聞工作者聯會副主席郭一鳴主持,包括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主席鄧飛、香港城市大學法律學院教授顧敏康等社會各界代表在研討會中發言。

在交流環節中,滬港校友聯合會以及香港華菁會等團體組織的代表發言,再次重申了對「港獨」的零容忍態度,希望香港政府能夠加大行政力度,用法律手段維護國家穩定。

會議的最後,滬港校友聯合會會長高鼎國先生代表研討會所有共同發起方宣布「愛香港,反港獨」共識。高會長表示,我們都是香港人,東方之珠是家園,維護家園的繁榮穩定是我們每一個香港人的責任;不管是「明獨」還是「暗獨」,「港獨」違反《基本法》,撕裂祖國、撕裂香港,其言行將整個香港綁上戰車,危害極大,讓其不斷盛行,最終死路一條,也會將香港推入懸崖;今天,香港社會迫切需要這個主流在社會中發出自己的聲音,旗幟鮮明的反對「港獨」,在社會中形成正確的輿論導向;堅持「一國兩制」,堅持《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維護國家利益、維護香港利益、維護香港人的利益,是我們的共同願望;旗幟鮮明的反對「港獨」,對其零容忍,是我們的長期責任。「我們有共識:愛香港,必須反港獨!」

以下是研討會中各演講者發言的主要內容。

「港獨」起因、特點、危害以及對策

中華海外聯誼會理事、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香港總會常務副會長屠海鳴:「佔中」後,香港很多激進的青年不僅提出激進的「港獨」主張,還採取暴力手段衝擊社會秩序,我主要從五個方面對這個問題進行了研究分析。

%e4%b8%ad%e8%8f%af%e6%b5%b7%e5%a4%96%e8%81%af%e8%aa%bc%e6%9c%83%e7%90%86%e4%ba%8b%e3%80%81%e4%b8%ad%e5%9c%8b%e5%92%8c%e5%b9%b3%e7%b5%b1%e4%b8%80%e4%bf%83%e9%80%b2%e6%9c%83%e9%a6%99%e6%b8%af%e7%b8%bd
中華海外聯誼會理事、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香港總會常務副會長屠海鳴

「港獨」組織的概況:這些激進的青年主要的組織有:青年新政,成立於2015年2月7日,現有成員約150人;香港眾志,成立於2016年4月10日,現有成員大概30人;香港列陣,2016年5月份成立,活躍成員約30人;本土民主前線,大概有10人;香港民族黨,屬於政府沒有批准的黨派,有30到50人;香港進步黨,2015年12月成立,成員67人;此外還有勇武前綫等等。以上這些都是在香港政壇拋頭露面的組織,有些也參與了立法會選舉。

「港獨」組織的特點:第一,這些激進青年組織的成員都參與了「佔中」,認為這些傳統的本土派代表不了他們,於是相繼成立了一些青年組織。第二,這些組織成立之後,雖然人員、政綱、定位有所不同,但是有一個共同點,都是主張「港獨」,主張「自決」。第三,大多數的「港獨」組織和激進青年組織都崇尚暴力,主張以暴力手段進行抗爭,新成立的激進青年政黨組織的暴力程度比以往任何時候的反對派如人民力量等有過之而無不及。第四,這些激進青年組織聲稱自己不屬於泛民主派,要成為香港第三種力量。第五,這些組織成員在個人生活中都出現了失業等很多問題,對香港社會存在著不滿情緒,看不到出路。第六,這些激進青年組織和台獨勢力如太陽花學運的陳偉霆等有密切聯繫。

「港獨」組織成立的歷史和現實原因:第一,8.31人大常委會決定通過香港關於行政長官和立法會選舉的限制性規定,徹底打破了反對派寄望通過行政長官的普選取得香港管治權的圖謀。第二,很多激進青年認為,在體制外搞大型抗爭有不可持續性,會引發所謂政治能量的衰減,應該開闢第二個戰場,搞體制抗爭,成立黨派或組織,由街頭暴力轉向議會政治,積極謀取立法會、區議會的議席。第三,這些組織得到部分市民的支援。在今年新界東的普選當中,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得到了66540張選票,佔總票數的15.38%。第四,民調顯示,約40%的市民沒有極力譴責激進青年的暴力行為。旺角暴亂後,大多數市民同仇敵愾,但民調顯示,強烈譴責的市民只佔45.1%,42.9%的受訪者對事件雖然表示不贊成,但表示體諒。第五,民進黨當選執政黨後,太陽花成員取得台灣立法會的6個席位,對香港激進青年起到「示範」作用。第六,外部勢力和「港獨」組織合作,主要圖謀是擾亂香港,希望牽制中國,把香港作為反對中國、搞「顏色革命」的橋頭堡,從而開闢他們所謂的戰場。

「港獨」組織的發展趨勢:第一,除了立法會選舉,還有特首選委會選舉,以及明年的特首選舉。很多激進勢力在一些地方進行宣傳,有一定政治影響力。第二,這些組織會得到更多的財政支持。每一位立法會議員在任期內會獲得1690萬港幣的薪金和津貼,便於開展地區工作,從而發揮更大的政治能量,依靠這些政治能量又可以吸引到更多的捐款資助,使資源更加充足。第三,他們的社會基礎將有所擴大。在香港政治生態當中,取得立法會議席的政黨會起到助推器的作用,像泛民主派等都是在進入立法會之後使自己的影響擴大,支援他們的市民也顯著增加。第四,激進青年組織聲稱和建制派、泛民主派「三分天下」,這是一廂情願、不成氣候。

%e7%99%be%e4%bb%81%e4%b9%8b%e5%8f%8b%e6%96%b0%e5%aa%92%e9%ab%94ceo%e3%80%81%e6%96%b0%e8%81%9e%e5%b7%a5%e4%bd%9c%e8%80%85%e8%81%af%e6%9c%83%e5%89%af%e4%b8%bb%e5%b8%ad%e9%83%ad%e4%b8%80%e9%b3%b4
郭一鳴

 

香港的教育出了問題

香港海外學人聯合會名譽會長、香港理工大學教授閻洪:香港學生目前有以下幾個特點。第一,他們有比較寬的知識面,但是不深入。第二,從普世價值如環保、自由、自主等方面看具有一定修養,但在大學裏面,相較於一些國際學生,香港學生是比較單純的。第三,他們普遍對前途感到茫然。屠海鳴先生提到的那些激進組織成員其中一個特點就是沒有工作,有工作也是很低層次的工作。第四,有些過於自我,甚至有些自以為是。

%e9%a6%99%e6%b8%af%e6%b5%b7%e5%a4%96%e5%ad%b8%e4%ba%ba%e8%81%af%e5%90%88%e6%9c%83%e5%90%8d%e8%ad%bd%e6%9c%83%e9%95%b7%e3%80%81%e9%a6%99%e6%b8%af%e7%90%86%e5%b7%a5%e5%a4%a7%e5%ad%b8%e6%95%99%e6%8e%88
香港海外學人聯合會名譽會長、香港理工大學教授閻洪

我們的教育出了問題。香港的規矩教的比較少,造成了現在的學生不知道什麼是犯法,不認為在香港暴力會受到懲罰。教育出了問題,我們的社會要負責任,政府要負責任。同時,媒體的炒作也使得「港獨」的影響擴大。

吸食「獨品」,害己害人

城市智庫召集人、觀塘區議會副主席洪錦鉉:大家過去可能有了解到,在過去幾年軟性毒品在學校對學生產生了一定的影響,社會在思考怎樣在學校裏面宣傳、禁止學生吸食軟性毒品。「港獨」的思想就好比軟性毒品,在學校裏面有蔓延的趨勢,這個是必須要關注的。大家都明白「港獨」是絕對不可能,但是當一個人吸收了這個思想之後,對他個人、家人、整個香港以及國家的影響是我們所要關注的。過去軟性毒品在學校裏面受歡迎,是因為可以減肥,可以提神等等。

%e5%9f%8e%e5%b8%82%e6%99%ba%e5%ba%ab%e5%8f%ac%e9%9b%86%e4%ba%ba%e3%80%81%e8%a7%80%e5%a1%98%e5%8d%80%e8%ad%b0%e6%9c%83%e5%89%af%e4%b8%bb%e5%b8%ad%e6%b4%aa%e9%8c%a6%e9%89%89
城市智庫召集人、觀塘區議會副主席洪錦鉉

現在有些人宣傳「港獨」,也是用這一種方式來說,即「港獨」對香港有利,對個人也有好處等等。過去我們打擊軟性毒品在學校蔓延的方式,是全社會都關注,從警方、學校、家長到社區等等,發現一件就舉報一件,無論是哪個學校。家長內部的資訊傳遞是快速便捷的,對毒販壓力很大。最近有很多宣傳資料,說香港有很多人反對「港獨」,所以我們一定要反「港獨」,這個是不對的。不是因為有多少人反對我們就反對,這種資料不能用來宣傳反對「港獨」,無論有多少人支援,我們都要禁止。現在的家長還認識不到「港獨」對孩子的影響,未來我們需要做的是把焦點放在家長和社會人士身上。如果家長和社會人士認識到「港獨」本身對孩子、對家裏是有害的,這股力量凝聚起來,就能在學校裏產生巨大的壓力,對老師也會有巨大的壓力。同時,我們現在必須嚴重打擊,一個也不嫌多,如果香港法律不行,那國家法律是否可行。我們法律上還有空間,去禁止「港獨」的繼續,現在對這些激進組織有些包容,這是不行的。

「港獨」問題加劇校園政治化

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主席鄧飛:「港獨」分子人數不多,僅幾百人卻極大地打擊到政府的權威。「港獨」有三大現象:一是「港獨」口號普及化;二是「港獨」討論常態化;三是「港獨」社團落地化。

%e9%a6%99%e6%b8%af%e6%95%99%e8%82%b2%e5%b7%a5%e4%bd%9c%e8%80%85%e8%81%af%e6%9c%83%e4%b8%bb%e5%b8%ad%e9%84%a7%e9%a3%9b
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主席鄧飛

另外,更值得警惕的是隱性「港獨」。不講「港獨」,講重新修憲,講公投「自決」,「自決」的其中一個選項即是「港獨」,這些對社會與學校的危害更大。

至於「港獨」在校園中的發展,我認為在學校裏大規模地宣傳「港獨」是不可能的,因為超出了18歲青年人的心智。可是如果考試局揮動指揮棒,通識科目出一條題目叫:香港如果要公投「自決」,你怎麼看?這種題目就形同隱形「港獨」,因為學生要答這類題目,老師就要教學生熟悉「港獨」論述,目前這種出題趨勢已經出現。香港的名校學生,以及普通學校的精英學生比較對「港獨」感興趣,因為他們的水準可以進行政治討論。「港獨」對香港中產階級的的子女比較有吸引力。

我們都想從經濟和教育上消除政治上的激進主義,但「港獨」只是香港激進主義其中一個方面,不是唯一。要振興香港經濟,只有陸港融合及自身發展兩條路。而政治激進思潮透過激進的社運及議員在立法會會議拉布致流會,致使香港經濟發展滯緩。如我們不在青年人方面解決此激進思潮,經濟民生政策過得了立法會,過得了司法覆核,最後也不能實行。政治問題首先要在政治方面打開缺口,否則不能使用政治民生手段,因民生政策根本過不了立法會。

教育方面,香港教育體制跟大陸不同。本港大學是學術自主,中學是校本管理, 所有體制內掌權的人都是中間偏右。香港考評局是高度獨立,不受教育局命令,若出「公投獨立」的題目,大家也無可奈何。宣傳方面,宣傳的機器掌握在傳統媒體和新媒體手上,兩者都是建制派不擅長的。內容方面,「港獨」即使是謬論也是一套有系統的論述,不能攻破。建制派文宣上內容即使合乎歷史現實、理性功利有利,在新舊媒體上也無法傳播出去。

我們在以上三方面都處於劣勢,首先是在法律及執法方面動手,不拘捕那些宣揚「港獨」的人就起不了作用。我們只說「港獨」違法是沒有用的,涉事人如果不被懲罰,他們就會繼續行動。

「港獨」與香港政治制度的關係

香港青年聯會主席吳傑莊:愛香港,反「港獨」,大家都認同。「港獨」出現同政治體系有關係,香港實行比例代表制,只要有5%—10%選票就有立法會議席,月薪9萬多元及20多萬元實報實銷津貼,對年輕人來說是一種吸引;有人認為長毛等人在議會上「投擲物件」的表現不夠激烈,要尋求更激烈的表現,「港獨」思想就出現了;年輕人在社交媒體上交往的都是一些志同道合的人,每天分享同樣的資訊,以為全世界都說同一樣東西,愈來愈偏激,衍生「港獨」思想。

%e9%a6%99%e6%b8%af%e9%9d%92%e5%b9%b4%e8%81%af%e6%9c%83%e4%b8%bb%e5%b8%ad%e5%90%b3%e5%82%91%e8%8e%8a
香港青年聯會主席吳傑莊

我們有三個方向去應對。第一,直接簡單的是宣傳教育,現時政府在電視上每小時有1分鐘作宣傳,卻宣傳《基本法》保有選擇職業的自由,方向錯誤;資源該用在正面推廣「一國兩制」,直接說「香港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說一百次一千次才有效。第二,要搞好經濟。很多市民工資十多年沒加,樓價卻升了幾倍。新加坡沒有民主, 但人民安居樂業。老百姓很簡單,只要解決他們生活的問題, 就會支持政府。第三,法律方面著手。鼓動人做犯法的事,即使沒實際的暴力行動,也是犯法的。香港政府應該有司法覆核、拘捕「港獨」的執法人士。

應以宣傳教育對付「港獨」

在港內地畢業生聯合會主席耿春亞:我們要反對「港獨」,但「港獨」的出現,符合年輕人經歷以及他們的特點。現在主張「港獨」的年輕人不是從政治方面考慮的,他的感受是來自於他接受的教育、經濟、就業、生活方式等各個方面產生的影響,香港年輕人在過去十幾年包括將來肯定要面對就業問題、大學畢業後收入問題、發展方向甚至娛樂問題。給年輕人創造一個良好的平台,這是從社會到學校到家庭都要解決的一個問題。

%e5%9c%a8%e6%b8%af%e5%85%a7%e5%9c%b0%e7%95%a2%e6%a5%ad%e7%94%9f%e8%81%af%e5%90%88%e6%9c%83%e4%b8%bb%e5%b8%ad%e8%80%bf%e6%98%a5%e4%ba%9e
在港內地畢業生聯合會主席耿春亞

其次,對「港獨」本身。在香港,所謂的「自由」是有問題的。執法本身就有個尺度和界限,因為香港是個商業社會,大家都想和氣生財,這種文化個性在界限的部分就會產生問題。另外,香港的法治也存在執法的效率和時機問題,到了什麼情況下必須採取行動,一再出現的情況下如何進行執法,如何進行宣傳教育。香港廉政公署很成功,我相信很大的資源是用在宣傳廉政而不是說到處去抓人。所以關於「港獨」也好,關於極端政治理念也好,應該要宣傳、影響,對年輕人的政治觀念提出一個界限性的討論和定義,不要用恐嚇性、抓人這種態度去面對他們。極端「港獨」的行為是比黑社會還要危險,教育要在政治理念的社會形成過程中發揮作用。

「港獨」的違法性與危害性

香港城市大學法律學院教授顧敏康:現在的「港獨」不僅有組織,有宣傳,還有行動,我們要針對他們的言行提出我們的觀點。

%e9%a6%99%e6%b8%af%e5%9f%8e%e5%b8%82%e5%a4%a7%e5%ad%b8%e6%b3%95%e5%be%8b%e5%ad%b8%e9%99%a2%e6%95%99%e6%8e%88%e9%a1%a7%e6%95%8f%e5%ba%b7
香港城市大學法律學院教授顧敏康

「港獨」組織的危害性。第一,公然違反憲法和基本法,破壞「一國兩制」。第二,惡意否定和篡改香港是中國不可分割的歷史,把香港和中國相提並論。第三,製造思想混亂,尤其是青少年的思想混亂,青少年處於世界觀人生觀的形成時期,很容易受到同伴的影響,被蠱惑時容易引起共鳴。第四,鼓吹無底線抗爭,形成恐怖組織雛形,旺角暴亂有這種跡象。

「港獨」組織的違法性。第一,違反基本法第1條(香港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第二,違反《刑事罪行條例》第9、10條之規定(煽動行為、煽動刊物、管有煽動刊物等),這些規定不是很直接。第三,違反其他刑事法律(如暴亂)。黑社會行為屬於有組織犯罪,「港獨」組織如果是非法的,可以被視為有組織犯罪,這樣警方可以介入。第四,違反其他法律(公司條例、社團條例等反對)。第五,違反《國家安全法》(香港人維護國家安全的義務),立法者出台的時候明確規定現在還不適用於香港,唯一適用的時候是如果「港獨」造成了社會嚴重動亂,宣布戒嚴時,這是我們不希望看到的。

對「港獨」組織的對策。第一,做好宣傳工作,揭穿「港獨」的假面具(言論自由、人權、民主),全世界沒有絕對的言論自由,言論自由必須要受到限制,如果對人身、對名譽構成刑事犯罪是沒有自由的。第二,基本法第23條立法,目前有很大難度,希望繼續推動。第三,香港警方要果斷執法、敢於執法。第四,禁止「港獨」者成為立法會議員,政府要繼續推動法律執行。第五,禁止「港獨」入中學。

「港獨」是死路一條

香港學者、超訊國際傳媒集團副總裁馬超:「港獨」是不可能的,我們要從經濟、政治和文化上說服廣大市民。

%e9%a6%99%e6%b8%af%e5%ad%b8%e8%80%85%e3%80%81%e8%b6%85%e8%a8%8a%e5%9c%8b%e9%9a%9b%e5%82%b3%e5%aa%92%e9%9b%86%e5%9c%98%e5%89%af%e7%b8%bd%e8%a3%81%e9%a6%ac%e8%b6%85
香港學者、超訊國際傳媒集團副總裁馬超

首先,從經濟上來看,香港從來就是對大陸的依附經濟,當內地封閉的時候,香港作為連接世界的主要通道;當內地開放的時候,香港又是紐帶和橋樑。

從政治上,消滅真正獨,以1982年4月到6月的馬島戰爭為例,英國為了維護領土主權,不惜從英倫半島長驅幾萬里,維護領土主權。對於領土問題,最終的底線就是武力解決。而且香港本身也沒有外交體系和外交能力,外交和防務是不可能談的,即使有,脫離了中國,不可能得到國際社會的承認和認同。

軍事上,香港沒有組建軍隊、支撐軍費開支、購置軍事武器的任何條件,不可能有建防務體系的能力。七百萬人口,軍力肯定不足;假設每年七百億港元的軍費開支,平攤到出得起錢的每戶人頭上就是幾萬塊,購買軍事武器可能比這還要多。

面對「港獨」,第一,我們要戰略上藐視他們,戰術上重視他們。一定要守住底線,控制蔓延。媒體不要為了吸引眼球而報導,而應當多報導正義的聲音。第二,長遠來看,香港就是要抓準機遇,搞發展,剷除「港獨」的土壤。要改變發展模式和發展思路,發現新機遇,再造新優勢,找到新平衡,探索轉折中的發展道路。相對大陸,香港的體制優勢明顯,正是利用此優勢,造就了香港過去的繁榮發展。

「港獨」是一張空頭支票

滬港校友聯合會會長高鼎國:愛護香港、守護香港,是我們每個香港人的責任,故此我們亦應該站出來,要有捍衛基本法和一國兩制的決心。

%e6%bb%ac%e6%b8%af%e6%a0%a1%e5%8f%8b%e8%81%af%e5%90%88%e6%9c%83%e6%9c%83%e9%95%b7%e9%ab%98%e9%bc%8e%e5%9c%8b
滬港校友聯合會會長高鼎國

首先,全球化是目前世界不可逆轉的潮流,全球化講求區域協作和流動,而推動「港獨」卻是自我孤立,無疑是違背世界秩序。香港之所以能夠成為國際都會,全因這裏是中國的門戶,以及世界的視窗。

其次,香港本地資源貧乏,賴以為生的食物、食水和電力,很大部分由中國購入,這是全球化之下十分普遍的區域分工,畢竟香港在區內是第三級產業的領導城市,第一級和第二級產業的產出不足,就由中國其他地區輸入。

再者,「一夜變天」終歸只是幻想,政權更替其實是一個漫長和痛苦的過程,不只極端困難,也要付出相當沉重的代價,很多國家在獨立後確曾出現長短不一的經濟衰退和政治動盪。事實上,今天的香港,已經是一個發展成熟的國際都會,居民的民生、自由受到保障。由此看來,「港獨」根本是一張空頭支票,獨立後的香港是否明天會變好,完全是未知之數。

最後,部分香港人,尤其年輕一輩,對社會現狀有許多不平不滿,例如貧富懸殊、社會階梯缺乏流動性等等,這份渴望改變的心態,是人類不斷進步的原動力。但是,作任何改變之前,都要經過長時間去凝聚共識,從修正、改革的角度出發,才能減低改變帶來的陣痛,而社會體制才能夠慢慢向更完善的方向邁進。

全國政協委員黃英豪

%e5%85%a8%e5%9c%8b%e6%94%bf%e5%8d%94%e5%a7%94%e5%93%a1%e9%bb%83%e8%8b%b1%e8%b1%aa
全國政協委員黃英豪

近幾年的一些國際事件,可能會使得我們有些青年人頭腦有些混亂。看到英國公投決定是否離開歐盟,西班牙的加泰羅尼亞也想公投離開西班牙,但是沒有法律的規定是不能進行公投的。前南斯拉夫分裂出來的一些小國,經濟很不景氣。我們要真正地面對這些誤區。香港在經濟、歷史、文化上都與中國密不可分,憲法上不允許「港獨」,我們也要在宣傳上理清「港獨」的危害。

新華社亞太分社社長俱孟軍

%e6%96%b0%e8%8f%af%e7%a4%be%e4%ba%9e%e5%a4%aa%e5%88%86%e7%a4%be%e7%a4%be%e9%95%b7%e4%bf%b1%e5%ad%9f%e8%bb%8d
新華社亞太分社社長俱孟軍

蘇聯的解體有很多原因,當時的風氣、思潮,東歐劇變,跟政治、社會、經濟環境都有關係。「港獨」作為一種思潮,這兩年有些加劇,反「港獨」的聲音也隨之變大。香港是不可能獨立的,是沒有條件的,也是不敢獨立的。解決「港獨」思潮的問題,要從各個方面入手。我們要解決香港想獨立、而不是能否獨立的問題,不想獨立更想融合應該是一種更好的解決辦法。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