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解決難民問題 默克爾力求連任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e9%bb%98%e5%85%8b%e7%88%be%e5%ae%a3%e5%b8%83%e7%ab%b6%e9%81%b8%e9%80%a3%e4%bb%bb
默克爾宣布競選連任

德國總理安格拉·默克爾(Angela Merkel)所推行的難民政策撕裂了歐洲,並促成了右翼民粹主義勢力的崛起。她願「時光倒流」,以便「能更好地應對2015年夏末的局面」。爲了名垂青史,這位女總理已把解决難民問題看成其未竟之業,爲此她要力求連任。

2015年,德國接納了近一百萬難民。總理安格拉·默克爾所推行的難民政策由此而成了全球關注焦點。擁護者爲她歌功頌德,反對者則對其橫加指責。但無論如何,應該指出的是,默克爾對接納難民數量不設上限是一步險棋。由於在語言、宗教、文化背景等方面存在著很大的差異,因而對短時間內涌入的大量難民來講,其融入歐洲社會的道路決計不會平坦。融合得好,可形成多元文化社會; 融合得不好,可引發社會衝突,並危及國家穩定。不管默克爾推行其難民政策是出於何種考量,這一點是她必須顧及的。

在歐盟層面上,由於相當數量的歐洲人在難民危機中並未追隨默克爾的難民政策,因而她顯得頗爲孤獨。《明鏡》周刊(Der Spiegel)尖銳地指出: 「其結果是撕裂了歐洲,並無意中給英國的脫歐支持者撑了腰。」 2016年9月16日,在斯洛伐克首都布拉迪斯拉夫召開了沒有英國首相參加的27國歐盟首腦峰會,並達成了「布拉迪斯拉發路綫圖」。但在布拉迪斯拉發峰會上, 東歐和西歐國家在難民問題上分歧依然, 隔閡難消。一年之前歐盟所提出的在歐盟範圍內分配160000難民的方案已經遭到失敗。維謝格拉德集團的四個成員國波蘭、匈牙利、捷克和斯洛伐克仍然堅拒按配額接收難民。至今這個集團只能接受所謂的「靈活性團結」。

%e5%8c%88%e7%89%99%e5%88%a9%e7%b8%bd%e7%90%86%e7%b6%ad%e5%85%8b%e7%89%b9%c2%b7%e5%a5%a7%e7%88%be%e7%8f%ad
匈牙利總理維克特·奧爾班

匈牙利總理維克特·奧爾班(Viktor Orbán)曾指責默克爾推行「道德帝國主義」。他把設置邊境圍墻稱作是抵禦難民和移民的「解决辦法」。這與默克爾要求共同緩和難民危機的主張完全背道而馳。匈牙利10月2日並就歐盟難民配額問題舉行了公投。雖則這場公投因投票率低於法定門檻而無效,但98%的投票者反對歐盟難民配額,這在一定程度上還是反映了匈牙利在難民問題上的民意。

匈牙利表示不會接受難民

匈牙利公投後,歐盟議會主席馬丁·舒爾茨(Martin Schulz)在接受報界採訪時指出: 「匈牙利至今沒有且將來也不會接受難民。」 當然,他對維謝格拉德集團內的捷克和斯洛伐克還寄予期望。他强調: 「不是歐盟,而是若干不講團結的成員國首腦給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正是那些不實施難民政策决議的國家給了右翼民粹主義者有力的支持。」

當然,歐盟領導人在此期間似乎已被迫接受了不能强迫東歐國家接受難民這一現實。歐盟委員會主席讓-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就表示,團結是不能靠命令來達到的,它必須發自內心。因而,看來難民問題已成爲歐盟內部東西歐之間難以逾越的溝壑, 只得先擱置起來, 以後再說。

在德國國內層面上,默克爾所推行的難民政策造成了右翼民粹主義政黨德國另類選擇黨(AfD)的崛起。繼大聯合政府內的基民盟和社民黨今年3月在巴符、萊普和薩安三州的州議會選舉中遭受重挫後,基民盟9月又相繼在梅前州和柏林兩地的州議會選舉中遭到慘敗。身爲基民盟主席的默克爾面對黨內外的壓力,不得不作了自我批評,認了錯。在柏林選舉後舉行的一次新聞發布會上,她表示: 「如果能够的話,我願時光倒流許多許多年, 以便讓我與整個聯邦政府和所有承擔責任者能更好地應對2015年夏末的局面,當時我們確實沒有做好準備。」 誠然, 正如此間媒體所解讀的那樣, 默克爾的這番表白較少是爲了改變其難民政策, 更多的是爲了應對新的局面, 以平息黨內外的不滿。

此前,在特恩斯市場研究公司(TNS) 受《明鏡》周刊委托所作的一次民調中,82%的德國受訪者要求默克爾改變其難民政策,其中28%的受訪者認爲默克爾必須完全改變其政策,54% 的人則主張對此作出部分修正。只有15%的人認爲她應繼續推行其現行政策。

今年7月, 在德國維爾茨堡、安斯巴赫先後發生了作案者均爲難民的恐襲事件; 10月中旬, 在萊比錫監獄牢房內自殺的恐襲嫌疑犯也是來自叙利亞的難民。這就使人們對難民能否真正融入德國社會産生了懷疑。在來自戰亂地區的難民中, 有相當數量的人受過精神創傷, 並對暴力和武器有著切身體驗。其中少數人是難以融入德國社會的, 並易於受到極端思想的蠱惑。但儘管如此,德國社會還是必須盡一切努力幫助難民和移民儘快融入社會。這是僅2015年一年就接納了近一百萬難民的德國不可推卸的重任。

默克爾打出「組合拳」

面對聯盟黨內外的巨大壓力以及低下的民調值,在難民問題上,默克爾已開始改弦更張,打出「組合拳」。 在國際上,她10月上旬先後訪問了非洲的馬里、尼日爾和埃塞俄比亞,出訪的目的是爲了更好地推動非洲大陸的經濟發展,力求從源頭上鏟除産生難民的根源。

在國內,雖則德國政府已於2016年5月24日就《融入法》草案達成一致。7月8日,聯邦參議院並通過了這項法律。但難民融入社會問題並非只因法律的制定而迎刃而解。 德國預防暴力網絡機構負責人托馬斯·穆克(Thomas Mücke) 指出: 「在德國,我們除了安全架構外還需要教育架構。」只有雙管齊下,才能更好地確保德國的國家安全,並能讓難民和移民更順利地融入社會。現今德國政府正在朝這個方向努力。

爲了平息民衆的不滿,在難民政策上默克爾已開始向聯盟黨內的基社盟靠攏。10月15日,在帕德博恩舉行的聯盟黨青代會上,這位女總理在談及難民問題時顯然換了一種腔調。她强調要傾「舉國之力」來驅逐遭拒絕的避難申請者。此間有媒體評論道: 「看來女總理已告別了歡迎文化。」 言下之意就是默克爾已與其歡迎難民政策訣別。11月3日,默克爾在總理府並與一些難民接收組織及其他相關人士會了面。她呼籲在移民融合爭論中不要掩飾問題。「這樣也就會找到解决絕大多數問題的方案。」

不可否認的是,難民危機已使默克爾聲望大跌,但至今她的民調值仍要比她的挑戰者高得多,且近期又開始回升。從目前來看,聯盟党依然將寶押在默克爾身上。當然,在2017年的聯邦議會選舉中,聯盟黨將很難達到2013年的選舉成績。但對於聯盟黨而言,只要能勝選,只要能繼續掌權,就是一切。

今年第37期《明鏡》周刊在一篇題爲《權力之秋》的文章中曾分析道,默克爾的問題在於她還沒有做出什麽不朽之事。因而, 她也許還將會繼續幹下去。文章寫道: 「阿登納留下的遺産是與西方結盟,科爾留下了統一,而施羅德留下的則是對經濟基地的改革。那麽默克爾的難民政策將會留下什麽呢? 」

看來默克爾已把解决難民問題看成她的未竟之業。這將是她尋求連任的真正動力。

11月20日,默克爾在柏林正式宣布將參加2017年的聯邦議會選舉,角逐第四個總理任期。small-logo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