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網路直播亂象:規範管制急需出台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現在的中國街上少不了這麼一群人:他們手持自拍杆,保持自拍的姿勢可嘴里卻絮絮叨叨。如果你認為他們是在視頻通話,那只能算答對了一半。若湊上去仔細一聽,你會發現這群人更像是在主持什麼節目。雖然他們對著手機鏡頭不斷擠眉弄眼,看起來好笑彆扭,講話內容也毫無內涵,卻已經成為了一種新時尚:他們便是如今最流行的網路主播。

網絡主播手持自拍杆直播

高收入的網路主播

在中國,網路直播已經不是一個新鮮的名詞。電腦網頁端的直播自2005年9158視頻社區建立以來已經「火」了很長一段時間。在這些視頻直播活動中,總是需要一個主播來「主持」節目。網頁客戶端的主播主要分為「遊戲主播」與「秀場主播」兩種。

近年來,由於移動手機客戶端的發展,越來越多的直播手機APP出現。通過這些直播軟體,僅需註冊帳號,用戶不僅可以作為觀眾觀看直播,還可以主持一場直播,於是「泛娛樂主播」以更接地氣的姿態大量出現。「泛娛樂主播」直播的成本低、零門檻,吸引了大量年輕人加入其中。

由於直播走紅,各種直播APP也應運而生

在這些直播活動中,吸引人成為主播的不僅是因為受人矚目帶來的自我滿足,更是因為成為主播後,如果有觀眾喜愛,就會收到打賞。這些打賞都能轉變為主播的實際收入。以國內名為映客的直播軟體為例,在直播中,最貴的一款禮物需要花費1314元人民幣,除去APP平臺收取的費用,主播可以賺取494元人民幣。而這只是其中一款禮物的價格,在直播中,會有很多粉絲會為給自己喜歡的主播打賞送禮。

除了打賞的禮物之外,一些有固定觀眾、人氣高的主播還可以通過廣告贊助費或線下活動獲得收入。因此,「紅」的主播通過一場直播甚至可以賺取十萬元以上的收入。

 

網路直播亂象叢生

據北京青年報預計,到2020年,直播行業的市場規模將達到1060億人民幣。中國互聯網路資訊中心發佈的第38次《中國互聯網路發展狀況統計報告》中顯示,截至2016年6月,網路直播用戶規模達到3.25億,占網民總體的45.8%,且這一數據還不斷地呈現上升的趨勢。

隨著直播市場規模的擴張,參與人數的不斷增加,網路直播雖然愈發紅火,但面臨的問題也越來越多。

首先是主播亂:2016年12月29日,一小夥網絡主播因直播吸毒被行政拘留;11月上旬,有人打著「愛國」的旗號跑去當地縣城直播打砸肯德基;同樣是11月初,出現網絡主播為吸睛而進行的偽慈善直播行為。除此之外,還有自虐、淫穢色情等各類網路直播亂象出現在各大平台。

其次是觀眾亂:2017年1月6日,一名九歲男孩打賞網路女主播兩萬多元,其中最高一筆達9999元;2016年12月,有男子為打賞網路主播導致自己欠15萬外債,其後持錘子夜劫金店;同月,一名14歲男孩兩月內敗光父母辛苦一年所攢3萬元,只爲打賞主播。

經濟利益的驅使、行業准入過低以及缺乏監管等原因都讓如今的網路直播亂象叢生。

 

網路直播急需加強管理

類似的事件層不出窮地發生,這與網路直播參與者的人員構成以及監察機構缺乏有效的管理脫不開關系。

在直播人員構成方面,網路主播一般都為20來歲的年輕人,以學生群體或者無業人員為主。他們在線時間長,被網路直播的巨大收益所吸引。為了吸引眼球,獲得更高的點擊,這些主播想出極端的方式來博取點擊量,造成直播內容的粗俗和低劣。同時,觀看這類直播的人群更是低齡化。從觀眾亂象中可以看到,不少網路直播的觀眾還是未成年人,甚至有兒童。低俗的直播內容直接給未成年人帶來了十分不良的影響。

為什麼主播可以肆無忌憚地直播低俗的內容?為什麼沒有判斷力的低齡觀眾會巨額打賞?這都可以歸咎於相關部門缺乏對於網路直播的有效管理。國家互聯網資訊辦公室雖然已經出台了許多管理規定,但對於直播平台、主播或觀看用戶來說都不痛不癢。除了網路直播平台自身應該加強對自己平台的監督,網路資訊主管部門也應該加強對於相關法制法規的完善,加大管控的力度。這樣才能使手機網路直播的娛樂控制在良性的娛樂範圍內。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