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們一起追過的大師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因為王林的死,「大師」在中國又成了一個熱門話題。回到詞源的意義上,「大師」二字是褒意的,用來讚譽那些在某個行業取得巨大成就的人,比如學術大師、繪畫大師、書法大師等等。但在當下中國的輿論場域中,「大師」二字有時候也是曖昧的,經常被用來指代那些據說擁有神秘力量的人,比如陰陽大師、風水大師、氣功大師、宗教大師。

或許由於漫長的中國歷史中,擁有神秘力量的「大師」們留下了太多不堪的記錄,所以在主流知識份子的意見中,他們都是值得警惕的。在鄉間,「大師」是「迷信」的鼓吹者,蠱惑愚夫愚婦,背逆儒家倫常,遊走於社會正常秩序的邊緣;在廟堂,「大師」是權力勾兌的仲介者,是外戚、宦官之外,另一依附於當權者的私「器」。

從中國的第一個皇帝秦始皇開始,「大師」亂政的例子就不枚勝舉。齊國術士拋出的「不死之藥」,令秦始皇耗費巨額財糜海外求仙,埋下亂國之基;長期服用的「仙藥」,更令始皇帝五十多歲便一命嗚呼。漢朝的武帝,其雄功偉業不亞於秦始皇,但晚年仰賴施行巫術的「大師」治國,釀成「巫蠱之亂」,逼死太子和皇后,動搖國本。元朝後宮喇嘛教的「大師」們,更是「淫穢」的代名詞。明朝的大和尚姚廣孝,又是另一位改變歷史的「大師」,他雖身在空門,但布畫陰謀,策動「靖難之變」,讓朱棣奪了皇位。當下,中國雖已進入二十一世紀,但由於中共統治的不透明,圍繞在各大權力巨頭身邊的外戚、家臣、「大師」們,同樣可以在權力運行過程中上下其手。

所以,每當王林一類「大師」曝光之後,人們紛紛緊盯他們與權勢者的關係。王林顯然不是其中唯一的例子。由於王林身處江西,遠離權力中樞,他與劉志軍等大人物的交往模式,甚至也不算當下「大師」在權力勾兌市場中的典型。據說北京一些大人物家裏,已經開始流行供養各式「仁波切」;至於風水大師,就更加氾濫了。 「大師」還會亂政嗎?我們不得而知。

在這個普遍缺乏安全感的時代,擁有神秘力量的「大師」,無論其法力如何,都可以為極度沒有安全感的人帶來一絲寄託。所以,這是一個「大師」遍地的時代。本文試圖介紹幾位當代典型的「大師」,他們都因媒體曝光而知名。但是,還有更多的「大師」並沒有受到媒體曝光,他們留待未來書寫。

 

嚴新

1987年,大興安嶺出現大火災,有媒體報導,當時氣功大師嚴新發功,參與了滅火工作,這一說法,現在依然有人相信。另據中國「體制改革研究會」副會長陳一咨回憶錄所述,1988年4月份,當時的國防科工委副主任張震寰,還專門請嚴新給陳一咨發功治病。由此可見,在八十年代,從普羅大眾到中央的部級幹部,嚴新都有廣泛的信眾。嚴新生於1950年,四川江油人,受過系統的中醫訓練,本是醫師,八十年代開始以氣功知名,現居美國。

 

胡萬林

因著名作家柯雲路的吹捧,胡萬林被認為是當世華陀,一代神醫。相信者眾。結果在他的醫院裏,劣質的手術,造成多位病人死亡,引發醫患糾紛。最後胡萬林以「非法行醫罪」,受到司法機關追捕。目前這位中醫大師還在監獄中服刑。

 

張海

1974年出生的河南人張海,據說曾進過少林寺,在十八歲開始成為「藏密大師」,廣招學徒,四處傳法。1995年之後,轉身又成為資本玩家,因操作「健力寶」並購而名震中國。2005年因職務侵佔罪與挪用資金罪入獄,獲刑十年,經過兩次減刑之後,已於2011年出獄。一向以神秘示人的張海,背後據說有某個著名「紅色門閥」支持,與中國歷史上那些奔走於權貴之門的「大師」們殊途同歸。

 

李一

道士李一,縉雲山紹龍觀主持,曾擔任過中國道教協會副會長和重慶市政協委員之職。號稱有弟子三萬,在中產階級和眾多影視明星中,追隨者眾多。李一被稱為是「養生大師」,要「以道家精神宣導人類新文明」,一度名聲顯赫,各式達官貴人和名流巨賈紛紛以與其結交為榮。但這位只有高中學歷,本名李軍的重慶沙坪壩人,在2010年,因造假而被曝光,接著被挖掘出犯下多起罪行,成為又一個倒下的大師。他的多位追隨者也因之而夢碎。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