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以涉及軍事技術為由否決中國福建宏芯基金收購德企愛思强(Aixtron)在美國的分支機構,整個收購要約因此失效。而在對待中企海外併購問題上,德國官方近期言行並不明智;中德均為全球化得益者, 理應携手對抗日趨嚴重的貿易保護主義

德國副總理兼經濟部長 加布里爾

由於長期虧損,德國企業愛思强2016年3月底決定出售其股權。5月,愛思强接受了中國福建宏芯基金向其發出的、總金額高達6.76億歐元的收購要約。愛思强董事會和監事會並推薦該公司股票持有者接受這一價格。德國經濟部隨即審查了該收購案,並於9月8日出具了《無異義證明書》。但因美國的插手,該收購案於今年10月突生變數。

愛思强是一家總部位於德國北威州黑爾措根拉特的機械設備企業, 主要生産製造半導體及其他多成分材料的工業設備。

德國《商報》(Handelsblatt)2016年10月26日稱,美國情報機構告知德國,中國人接收半導體製造設備生産廠家愛思强的計劃可能會使北京獲得可用於軍事目的的技術。另據《明鏡》周刊(Der Spiegel)報導,美國駐德大使約翰·B·埃默森(John B. Emerson)2016年10月下旬在柏林勃蘭登堡門旁的美國大使館內約見了德國若干部委的代表, 說一個中國投資基金收購北威州機械製造商愛思强的計劃將會危及西方的安全利益。美國人向德國官員們出示了有關資料。這些材料表明, 用愛思强所産的設備可以製造出芯片的耐高溫層面。而這種技術也可用於軍事目的。

約見的直接後果是,德國經濟部翌日就通知愛思强,撤銷《無異義證明書》,並宣布將依據德國《對外經濟法》對該收購項目重新進行審查。

德國經濟部的一位女發言人則表示:「對於相關信息的類別或來源我無可奉告。」但當被問及在進行這種評估時外國情報機構的見解是否起作用時,她作了肯定的答覆。

 

奧巴馬出面阻止中企收購

2016年11月19日,《明鏡在綫》(Spiegel Online)以《愛思强的命運取決於奧巴馬》爲題對這一收購案作了跟踪報道。該文援引愛思强前一日晚的通報稱,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已把愛思强收購案的決定權移交給了美國總統奧巴馬。而該機構本身的意見是: 不予批准。兩周後,奧巴馬正式出面阻止了中企對愛思强的收購。美國政府宣布,白宮同意CFIUS的意見,出於國家安全的考量而阻止這筆業務。12月8日,中國福建宏芯基金已宣布放棄收購愛思强,整個收購要約隨之失效。

美國總統奧巴馬出面阻止收購案

雖則因愛思强在美國加利福尼亞設有分支機構,因而CFIUS有權插手此事,但一家中企能否收購這家早已與中國有密切業務往來的德企竟然要由美國總統來定奪,這實在令人匪夷所思。美國對中國圍追堵截真是到了無所不用其極的地步!

 

德國副總理向中國施壓

在中企收購愛思强一案中, 德國副總理兼經濟部長西格瑪爾 ·加布里爾(Sigmar Gabriel)的態度頗爲引人注目。在德國經濟部重啓對該案審查後,加布里爾在2016年10月底啓程訪華前夕提到了在與中國經濟交往中所發生的衝突和遇到的困難。他明確要求中方提供更好的投資條件,並告誡道: 公平不是單行道。同時,加布里爾還敦促歐盟制定更嚴厲的審批程序,以便能使歐方更方便地阻止中方併購此間企業。此前,中企美的集團對德國工業機器人製造商庫卡(Kuka)的收購案也曾鬧得沸沸揚揚。

加布里爾表示:「我們在公開市場的祭台上犧牲我們的企業。然後反過來,我們的企業在中國投資時却遭遇到巨大困難。」他要求中國政府給予德國在華企業更好的投資環境。加布里爾表示,德國是最開放的經濟體之一,而中國却給歐洲企業的直接投資造成越來越多的困難,但與此同時,中國却馬不停蹄地在進行併購,以獲得戰略上的關鍵技術。因此,這位經濟部長宣布要更好地防止中國投資者收購德國的關鍵技術企業。他表示,只要那裏有需要,德國和歐洲就會設置機制來保護與安全有關的技術。數周前,加布里爾還爲此提出了「歐盟層面投資審查」方案。按照該方案的設想,一旦投資「在工業政策上受到第三國的影響」或者「通過資助而得到緩解」,則歐洲各國政府就可對這類投資採取行動。

德國企業 愛思強(AIXTRON)

針對加布里爾給外國投資增加難度的做法,德國工商大會主席埃瑞克·施偉策(Eric Schweitzer)在接受《商報》採訪時曾表示:「沒有哪個國家像德國那樣極度依賴於自由市場。我們不能一方面關閉我們本身的市場,而另一方面又期待著其他國家對我們開放市場。」他指出,這關係到我們經濟結構的實質。在談到獲取關鍵技術時,施偉策指出: 「如果一個企業對德國國內安全非常重要的話,德國《對外經濟法》現已提供了合適的機制來阻止非歐盟投資者的進入。」「因此,我要對設置新壁壘的做法提出警告。」他並表示:「世貿組織已經認定,單單在G20成員國中,每個月就在引進二十項新的貿易保護主義措施。人們必須與這種傾向作鬥爭,而不是加劇這種趨勢。」

德國媒體認爲,加布里爾在這次出訪中國前就在奉行一種對抗路綫。這種做法已引發了部分德國經濟界人士的不安和不滿。德國工商大會主席施偉策的上述表態就是一例。畢竟中國是德國最重要的經濟夥伴之一。而對德國汽車行業來講,與中國的關係甚至涉及到其生存問題。

 

中德合作符合雙方利益

2016年10月31日至11月5日,加布里爾率經濟代表團訪問了中國。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强會見了這位德國副總理。據報載,李克强總理在會見時指出,中德兩國應當堅定推進貿易投資自由化便利化,向外界發出反對保護主義的明確信號。加布里爾隨後率團出席了在成都舉行的第十六届中國西部國際博覽會主賓國活動。據《商報》報道,在訪問期間,加布里爾允諾德國總體上將繼續對中國投資者持開放態度。而作爲德國政府經濟政策高參的「五賢人委員會」也提出了同樣的要求。「五賢人」在11月2日向默克爾提交的本年度鑒定書中表示,雖則聯邦政府敦促中國向外國直接投資開放市場的做法是正確的,但即便是德國單方面開放市場也是值得的,這是因爲追加的投資提高了生産率,並導致了工資的上漲。《明鏡》周刊並指出: 「在德國的大多數中國投資者被證明是良好的出資者。」

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强會見德國副總理加布里爾

對於德國企業來講,中國是第五大出口市場。反過來,德國又是中國最重要的貿易夥伴之一,在歐洲甚至是最至關緊要的貿易夥伴。因而,中德合作符合雙方的根本利益。

迄今爲止,在處理國際事務方面,德國政壇是由默克爾唱主角的。但近期來,由於她在難民問題上遭受重挫,因而似有無暇他顧的迹象。乘此時機,加布里爾正在强勢介入,並力圖在該領域中有所建樹,從而爲其在2017年德國聯邦議會大選中能作爲社民党總理候選人參選打下基礎。此前,加布里爾已在爲推動歐盟和加拿大簽署《綜合經濟及貿易協定》(Ceta)一事上顯示出其能量。最近一個階段,他又意欲爲德國甚至歐盟的對華經濟政策定調。當然,德國經濟界代表已指責經濟部在推行國家貿易保護主義。這將會損害兩國間的經貿合作關係。

(Visited 14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