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情緒抬頭 大馬華人危險指數增加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世界民族主義情緒正在抬頭,對馬來西亞華人是一種危險。因為馬來人佔大馬人口多數,華人佔少數,馬來人所能决定的政治權利遠高於華人,在民族主義情緒對立情况下,華人面對的危險系數遠高於馬來人。

馬來西亞華人公會旗,因為該黨所有黨員皆是由馬來西亞華人和具有華人血統的公民組成,所以定名為馬來西亞華人公會

 

特朗普當上美國總統;歐洲國家右翼勢力正在爭取更多民衆的心;英國在民意所願下,脫歐成功;中國在中華民族中國夢的强力號召下,正在集結,等等,都可看出,全世界民族主義情緒正在抬頭,而這種抬頭,對馬來西亞華人來說,是一種危險。

馬來西亞奉行種族政治,簡單來說,華人政黨負責華人事物,馬來人政黨負責馬來人事物,印度人政黨負責印度人事物,並且華人有華人學校,馬來人有馬來人學校,印度人也有印度人學校;在媒體上,三大族群也有各自不同的媒體;在語言上,雖然國語是馬來文,英文作爲商業用語也比較普遍,但各種族保留並通用著各自不同的族群語言,華人是華語或粵語,馬來人是馬來文,印度人是淡米爾文;在信仰上,華人大部分信佛教或基督教,馬來人信仰伊斯蘭教,印度人信興都教,等等。就在民族主義抬頭的世界大環境下,馬來西亞種族政治受其驅動和影響,必加更具有種族性和宗教性。

首先,受其衝擊最爲直接的就是華人政黨。目前,在馬來西亞,比較有影響力有華人存在的政黨包括馬華、行動黨、民政黨以及公正党,其中馬華是純華人政黨,在馬來西亞建國時,與純馬來人政黨巫統以及純印度人政黨國大黨共同組建執政黨聯盟「國陣」;行動黨,在505大選時,獲得38個國席,是最大在野黨,雖然行動黨稱自己爲多元族群政黨,但實質其黨員絕大部分是華人,並且在505大選中,全國接近封頂的華人都投票給行動黨,所以被稱爲華人政黨比較合理;民政黨,屬執政聯盟「國陣」成員党,最早起源於馬來西亞檳城,歷届都是民政黨黨魁充當檳城首長一職,直到近十年行動黨崛起,使得民政黨落敗,它以建立多元族群政黨爲政黨奮鬥目標,政黨成員包括大部分華人以及小部分印度人;公正黨,在野黨聯盟「希聯」的核心政黨,主要負責協調在野陣營,包括行動黨、誠信黨、土著團結黨以及伊斯蘭黨之間的共同合作關係,可以說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多元族群政黨,政黨成員包括馬來人、華人、印度人,其黨員組成比例也最接近全國各種族的族群比例。

 

種族性政黨越來越受到推崇

而在民族主義崛起之時,越是種族性政黨越會受到推崇,越是多元性政黨越艱難前行,作爲一直以多元族群政黨爲政黨鬥爭理念的民政黨前黨署理主席鄭可楊對《超訊》說:「民族主義抬頭,對多元政黨發展並不是一件好事,民政黨將會更加艱難,但我們不會改變我們建黨初衷,這是理想,希望未來馬來西亞以多元政黨多元政治爲主綫,並不是種族政治」。而馬華、行動黨都屬族群性政黨,代表華人利益,馬華時時刻刻都不諱言地說:「我們是代表華人利益,爲華人群體說話,爲華人爭取權益」。最早馬華總會長陳貞祿爲下南洋從中國來的華人爭取馬來西亞公民權,使華人正式成爲馬來西亞公民,獲得作爲馬來西亞公民所享受的國民權利,從那一時刻開始,華人與馬華就有了彼此依附的關係,但最近10年,馬華在華裔民衆心中的地位已經被行動黨取代。馬華資深元老拿督葉柄漢先生對《超訊》說:「馬華歷經滄桑,始終執政理念是維護華人利益,但近年來馬華不再受到華社支持,轉而支持在野黨行動黨,這就造成馬華在執政黨聯盟『國陣』中的地位每況愈下,所以華人爭取不到權益,不應該埋怨馬華,而應該重新思考自己的選擇」。

大馬純華人政黨「馬華」召開中央代表特別大會

華人越支持華人政黨,那麽馬來人也會越支持馬來人政黨,通常族群政黨會利用民族主義情緒來刺激各種族,從而獲得更大的政治選票及利益,如今這個民族主義興起的時代更是如此,如馬來人政黨會說:「華人應該回到中國去」,「華人威脅馬來人的利益,搶佔馬來人的資源」,「馬來人應該團結,不允許華人欺負我們」,等等,而另外一邊華人政黨也喊得響烈:「我們需要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華人需要和馬來人擁有同樣的權利」。有的華文沙文主義者會說:「看那幫把頭包起來的人,像猪一樣蠢」(把頭包起來的人指的是馬來人,因爲他們信仰伊斯蘭教,戴頭巾與禮拜帽),而馬來西亞馬來人人口佔68%左右,華人佔24%左右,在以馬來人爲主體的馬來西亞,馬來人所能决定的政治權利要遠遠高於華人,在這種民族主義情緒越發對立的情况下,顯然華人比較弱勢, 受到危險的系數也遠遠高於馬來人。

 

大馬華人宣傳「一帶一路」

另外,隨著全世界民族主義抬頭,中國民族主義也在集結,號稱: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共同實現中國夢偉大宏願。部分海外華人也感同身受,中國强大,在國外生活的自己也有尊嚴,作爲炎黃子孫,共同實現中國夢,似乎自己也有責任。而對於大部分馬來西亞華人,在潜意識中,始終都存在中國情節,例如中國倡導「一帶一路」經濟戰略,大馬華人對其鑽研和宣傳最爲賣力。

中國駐馬來西亞大使黃惠康(前右二)到訪唐人街

但同時中國民族主義爲大馬華人也帶來危險。在2015年,中國駐馬來西亞大使黃惠康,在中秋節前夕走訪馬來西亞唐人街,正值馬來紅衫軍舉辦所謂「教訓華人大集會」剛剛結束,黃惠康在唐人街發表演說,他說:「中國政府反對一切種族行爲……茨場街代表了中國在海外的唐人街文化,具有重要的象徵意義……馬來西亞國民要遵循法治,有法必依,違法必追,執法必嚴……華人早期下南洋,馬來西亞首相納吉說:『沒有馬來西亞的華人就沒有馬來西亞今天的成就』……祝願海外華人華僑,中秋節快樂……」,針對黃大使在茨場街發表的言論,引發了馬來西亞一些政府部門或政黨的關注和討伐,如巫統青年團青年勇者隊阿曼阿茲哈發文告說:「請先解决中國內部欺壓維吾爾族穆斯林課題,才來干預他國的事務」,巫統喉舌《前鋒報》促請黃惠康應更關注中國人在大馬賣淫及按摩業」,而馬來西亞外交部官員表示,「馬來西亞嚴正看待他的言論,這形同干涉大馬的內政。」由此可見,中國民族主義有可能給海外華人帶來政治風險。

民族主義抬頭勢不可擋,無論從內政還是外交,都會增加馬來西亞華人生存的危險指數。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