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敦義:「一中各表」兩岸各有文件確認

專訪:台灣前副總統吳敦義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九二共識‧一中各表」是兩岸和平的基礎

文/ 紀碩鳴 馬超
(資料整理:鄧焰譯、孟伊凡)

宣佈參選國民黨主席,《超訊》獨家專訪台灣前副總統吳敦義,話題從他曾經取得的政績談起。而吳敦義比較懷念的是他在行政院長職位上所做出的成就。

2009年「八八水災」重創台灣,行政院院長劉兆玄為負起政治責任宣佈內閣總辭,吳敦義臨危受命擔任行政院院長。剛說了幾句,吳敦義起身,特地跑去隔壁辦公室拿來二張紙。民國103年台灣的統計年鑑上清晰記載著,吳敦義行政院長任上完整的2010年及2011年,台灣經濟成長率分別增長了10.63%和3.80%;這兩年的國民所得亦增長了三千多元美金。這兩年台灣在全球的國家競爭力也大幅提升了17位。

而在吳敦義任職國民黨秘書長任上,逆轉了立法院內綠營立法委員多於藍營的生態,並取得了國民黨重新走上執政舞台的歷史性勝利。

曾經有過輝煌的國民黨,如今又跌入低谷,吳敦義重出江湖參選國民黨主席,國民黨只能贏不能輸。問吳敦義是否已經充分準備好了?他瞪大眼睛說:「哪有什麼充分準備好,準備不能說已經充分,但勇敢的將軍,當使命在那裏的時候,就要去拚,以期贏回政權。」

民進黨執政半年多民望卻一直下挫,奇怪的是,國民黨的民望卻不見上升,並沒有受益。吳敦義強調,堅持「九二共識?一中各表」才是維護兩岸和平的基礎,而國民黨最有機會,是台灣最合適的和平維護者。以下是訪問的主要內容。

超訊:有人說,這一次的國民黨主席的選舉啊,是路線競爭,爭什麼?

吳:不能叫爭啊。一中各表,絕對不能改掉。各表拿掉,絕對不可以。真的絕對不可以。

超訊:你的理由是什麼?

吳:我的看法,大陸是看到「一中」才放心。台灣是看到「各表」才安心。而且這個「一中各表」,不是誰可以隨便改的。你要看文件啦。

超訊:什麼時候的文件?

吳:這不能亂說的。請看,中國時報二版,「吳敦義說,九二共識,一中各表,是史實,非一黨一人可以推翻」。我這裏有資料,「九二共識」比較重要的資料在這裏。

超訊:這個太重要了,關鍵是「各表」,是否有歷史資料?

吳:1992年,我們中華民國的海基會,跟中國大陸的海協會展開會談。很多文書要認證嘛。我方的國立台灣大學,拿畢業證書,想升學要認證,他會說,你國立,問是哪一國啊?在那個會議桌上就辯論了嘛。我方當然回答,中華民國啊。「行政院衛生署食品藥物管理局」發的藥證,對方問,這是哪一國的行政院?我方回答,當然是中華民國。海基會則反問,你的國立北京大學是哪一國?他會說,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就變成雙方各講各的啦,沒有共識。回來以後,海基會盤點談判資料,發現他們這六七種講法裏頭,有一種,跟我們的某一個講法接近,所以就把它整理成文字。「兩岸,都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但對於它的涵義,雙方同意,以口頭聲明方式,做不同的表述」。

超訊:這個表述有文件形式確認嗎?

吳:就說兩岸都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但是對於它的涵義,這個它,就是一個中國,雙方同意,用口頭聲明方式,做不同的表述。這就是「一中各表」的緣由,我方海基會簽給李登輝總統批准了。當時他是總統,也是執政黨主席。11月3號,海基會就把它傳真給對方的海協會,海協會電話回覆,收到了,還要報請最高領導核准才可以。

首屆兩岸和平論壇2013年在上海舉行

超訊:最後有核准?

吳:我記得日期。到11月16日,中共中央核准了以後,海協會就回了一個電文說,「貴會有關這個論述,我會充分尊重並接受」。這就是等於換文一樣。所以這個雙方的共識,雖然不是寫在一張協議書上,但雙方都有共識,都同意以口頭聲明的方式,做不同的表述。這就是「一中各表」。簡單講,大陸方面有「一中」才放心嘛,我們則是有「各表」才安心嘛。

超訊:就是大家都有底線?

吳:對,就是這樣。

超訊:當時是考慮兩岸穩定為第一選擇?

吳:兩岸能夠和平穩定發展,兩個支柱最重要嘛。一個就是「九二共識?一中各表」,或者「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識」。然後第二個,就是在中華民國憲法架構下,維持兩岸「不統,不獨,不武」的現狀。「當前明路,和平是最好」嘛。

超訊:你是說「一中各表」是雙方認定的?

2009年,吳敦義臨危受命出任行政院院長

吳:對,因為「九二共識」、「一中各表」是雙方最高當局核定,不是一個黨,一個人可以去推翻的,因為這是史實。是1992年雙方達成的共識,有「一中」,就不會去搞「兩中」,不會搞「一中一台」嘛。而「各表」則使雙方取得一個平衡。雙方也都可以接受。這個平衡現在面臨考驗。

超訊:民進黨執政,講維持現狀,為什麼不包括「各表」呢?

吳:蔡英文總統二次選舉都主張維持現狀,她維持的現狀應該是馬英九總統執政八年的現狀,而不是維持陳水扁總統那八年的現狀。

超訊:民進黨執政民望不佳,但國民黨也沒有受益,你覺得原因是什麼?如果說,當選黨主席,你會怎麼做?

吳:在野的時候,你一定要善用監督跟制衡的力量。最重要的三個方向。第一,現在國會有35席,這些是有民意基礎的,而且是有權力可以監督行政部門,就是監督政府的。這些就是我們黨最親近、最重要的夥伴。包括執政的縣市長、鄉鎮長、村里長等及各級的民意機關等,是黨最重要的監督與制衡的能量。第二個也是一樣,黨中央與中常委一定要同心協力。

超訊:中常委的重要性是什麼?

吳:你要做重大的決定一定要跟常委商量、協調,因為依黨章規定,在全國黨代表大會和中央委員全體會議開會期間,黨的最高決策機構就是中常委。黨基本的組織一定要強化。一個是公職的系統,就是從立法委員,縣市長,縣市議員,鄉鎮市長,鄉鎮市民代表會,還有村里長,這是公職,是有民意基礎的。另一個就是黨職人員的體系了。就是黨代表、中央委員、中央常務委員、還有小組長以及各級黨部的人員,這個就是黨的體系。這兩個體系就是黨的兩隻手臂。靠這兩個骨架和血管,能夠靈活有效地吸納所有全民的民意。這就是我講的「民之所欲,長在黨心」。

超訊:一個黨需要有理念,國民黨的理念應該是什麼?

吳:黨的政治目標就是,第一個是建構廉能而有效率、勤快親切的政府與議會,第二是繁榮均富的經濟。在行政院長及副總統任內,我常受邀出席遠見天下文化事業群的頒獎活動,有一次看到董事長高希鈞和執行長王力行女士,頒獎後,我靈機一動說:有遠見,才能得天下;治天下,則一定要王力行(遠見?天下文化事業群發行人)。力行就是力行實踐,力行實踐的最高總目標,就是高希均(遠見雜誌、30雜誌和天下文化出版公司創辦人),大家的所得要高,還要均富。

超訊:還有第三點呢?

吳:第三是公義和諧的社會。大公無私的公,三民主義的義,和諧的社會。這個太重要啦。我發現有時政府很奇怪,制定了一例一休,原來想討好「勞」,後來又想討好「資」,最後搞到物價上漲,而勞工想合理加班加不到,資方也成本大增,弄到三方都輸,都討厭政府。其實勞資一定要和諧的。我過去常跟經營企業的朋友講,我說就算你有資金,信用很好,訂單也拿很多,可是誰幫你掌握機器生產啊?還是要勞工啊。所以,勞資一定要和諧。世代也要和諧。現在搞年金改革,有一些人挑撥世代矛盾,每次開會,大都是吵成一團,這是不合適的;第四個也很重要,兩岸一定要和平穩定發展。

超訊:國民黨還有沒有重返執政的機會?

吳:以民國97年為例,在野的國民黨想重返執政要有四個因緣。第一是要民進黨執政做得很不得民心。現在儘管蔡總統、林院長民調都不斷大跌,但還沒到因緣成熟,翁啟惠涉及浩鼎案,說不定會牽連蔡總統的蔡家。而失去民心的是,雄三飛彈居然像是被當做沖天炮一樣打;漢光演習,坦克車居然會掉到河裏面去,這也是怪異;還有搞同婚還要修民法。都引起廣泛的不滿。這個因緣,正在逐漸加重。

第二就是國民黨要強,不強怎麼會有機會。國民黨現在還不夠強。第三就是泛藍要團結。第四就是那個泛藍軍的領頭羊在哪裏?這個是很重要的。這四個因緣不能俱足,終究理想未能實現。拼圖不能完全,仍只是期待。

吳敦義接受《超訊》獨家訪問

超訊:國民黨失去執政權,在媒體宣傳上也失去了優勢,你有注意到嗎?

吳:文宣是取得政權、掌握政權非常重要的因素。國民黨20年前退出媒體,媒體就被民進黨和它的友人佔盡了。國民黨退出校園,就被民進黨藉教授和社團進入了。這是國民黨在策略上很大的挫折。

超訊:國親合作,國民黨內部的大團結,你會更有條件做?

吳:我一向很欽佩宋楚瑜先生的行政能力,他過去追隨過經國先生,也在李登輝主席、總統任內擔任重要職務。我也很記得他在2000年競選總統前,邀請我做他的競選搭檔。我們不常見面,但有不錯的情誼。但就算我當選黨主席,能否和宋先生有適度的合作,還沒有接觸過,我不能說。

超訊:你有執政的業績,經濟會是你一大優勢,依你看,現在的政策怎樣?

吳:現在的政策當然不好,「一例一休」就是失敗的例子啊。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