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進民退」還是「國退民進」?

文 | 楊晶貽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地方國企改革的方向近期陸續朝向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 鼓勵民營企業投資成爲現階段國有企業改革的重要課題。但國有企業吸收民營資本,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需要首先解决民營企業的國民待遇問題,重樹民營企業家信心。

在近期召開的地方兩會中,各省陸續將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作爲地方國企改革的方向。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需要吸收民營資本、社會資本,進行市場化兼併重組,因此鼓勵民營企業投資成爲現階段國有企業改革的題中之義。「國進民退」還是「國退民進」?又成了當前經濟改革中的熱門討論議題。

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作爲兩種經濟成分,在國民經濟中的地位和作用不同,兩種企業的發展在不同時期的經濟環境下也出現了不同的局面。

十一届三中全會是中國改革開放的起點,也是國有企業改革和私有經濟發展的開端。此後國有企業經歷擴權讓利,所有權與經營權分離,建立現代企業制度等一系列調整和改革,不斷「鬆綁」,私營經濟也從零星的「個體戶」逐漸壯大。

1992年鄧小平南巡講話和經濟政策環境的改變掀起了一股投資創業的浪潮,但之後幾年的過熱投資導致了大量不良信貸和「銀行破産」的經濟危勢,再加上低效産能累積、國企虧損和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的衝擊,國內經濟在1998年陷入了低迷期。

因此在1998年,「國退民進」政策推出,中國的企業所有制格局出現重大調整。民營資本進入或接手虧損的國企,許多地方政府以全部退出或全部轉讓的方式處理地方國有資産。2002年的《中國私營企業調查報告》顯示,在之前四年裏,有25.7%被調查的私營企業是由國有和集體「改制」而來。1998-2003年,中國國有及國有控股企業戶數從23.8萬戶減少到15萬戶,减少了40%。

 

「國退民進」令國企就業人數大減

「國退民進」開展兩年內,國企的就業人數下降達2200萬人左右。但政府在對落後企業進行兼併破產的同時鼓勵民營企業發展,吸納下崗工人再就業,加快對外開放,加之2001年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中國經濟由此進入2003-2007年的黃金時期。

會計學教授朗咸平,從2004年開始,猛烈抨擊「國退民進」的改制。借助大衆傳媒的影響力,他把矛頭對準當時被稱爲改制典型的科龍,發表《格林柯爾:在『國退民進』的盛宴中狂歡》等一系列文章,帶動網絡民意質疑各地國企改制中的管理層收購模式,「國退民進」的調整出現了逆轉。

朗咸平曾大力抨擊「國退民進」

此後,2008年突然襲來的金融危機,使市場形勢迅速變化。國企和民企不同的性質也注定了它們在這場危機中不同的命運。面對突如其來的危機,政府迅速出台一攬子宏觀調控措施,在兩年之內實施擴大內需的四萬億經濟刺激投資,這些資金幾乎全部注入國企和地方政府,而本能地跟著政府走的近十萬億銀行貸款,也大部分貸給了地方政府和國有大型企業和項目。自力更生的民營企業頓時進入寒冬,貸款日益艱難,許多原本正常盈利的企業,不得不投入財大氣粗的國企的懷抱中。

在這期間發生的標誌性的「劣幣驅逐良幣」事件如虧損國企山東鋼鐵拿下盈利私企日照鋼鐵,巨額虧損的東方航空還能够收購,而民營東星航空却被判死刑,蒙牛吃上中糧的「壟斷盛宴」,山西的煤炭産業兼併重組,許多拿到巨額投資的國企更是財大氣粗,進入房地産行業並取得多地「地王」寶座。

 

 「國進民退」打擊民營企業家

在「國進民退」的大勢下,國有企業一路引吭高歌,民營企業家或放棄控股如鋼鐵梟雄杜雙華,或者鋃鐺入獄如在郎顧之爭中倏然落幕科龍原掌門顧雛軍,幸運者東山再起如再次資産百億的東星蘭世立,不幸者只能放棄事業或逃離海外。

近幾年,國內經濟增長持續放緩,內需動力不足,經濟轉型遇瓶頸。針對這些情況,2013年11月召開的十八届三中全會通過「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决定」,提出必須適應市場化、國際化的新形勢,進一步深化國有企業改革,完善國有資産監管,推動國有企業完善現代企業制度。2016年的十三五規劃綱要中,提出了大力推進國有企業改革,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的要求。同時明確提出建立現在産權制度,依法保護各種所有制經濟權益。

民營企業作爲非公有制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在市場經濟發展中是最有活力的,但與具有行政資源優勢的國企難以實現公平的競爭。長此以往,投資和市場發展的信心勢必會受到影響。改革開放初期,爲了擴大開放吸引外資,政府通過壓低稅收、壓低要素價格對外資企業實行超國民待遇。加入WTO以後,國民待遇意識不斷深入,外資企業的超國民待遇問題得到一定程度的解決。但以民營企業爲主的大量非國有企業缺乏國民待遇的問題還沒有得到有效解决,許多國進民退時期被「充公」,民營企業財產沒有得到法律保護的冤假錯案還沒有昭雪。因此,國有企業吸收民營資本,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需要首先解决民營企業的國民待遇問題,重樹民營企業家的信心。

 

民營企業家的定心丸

近年來,民間投資增速明顯回落,資本外流加劇,這都顯示出民間資本的不安全感。針對這種不安全感和投資信心的缺乏,不久前,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二十七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於完善産權保護制度依法保護産權的意見》,提出加强各種所有制經濟産權保護,妥善處理歷史形成的産權案件。希望《意見》不會像「非公36條」一樣流於形式,能夠真正變成民營企業的定心丸。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